周一,我又在校医室遇见了他,他的身上依旧添了新伤,不过我看得出他的伤在慢慢减少,一如我不知道这些伤是怎么来的,我一样不知道这些伤为什么在渐渐消失,但是我希望这些伤能够永远不要再出现,当这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的时候,我又在问苍天,真正到了那个时候他还会来这里吗?还会记得我是谁吗?

  他来的时候心情不怎么好,手臂上多了一道利器伤,不过幸运的是应该没伤到血管,伤口也不深所以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我想问他发生什么事了,可是他不愿意回答也便算了。

  这时候大三的金阑被同学送了过来,手背上出现两个大水泡,这已经算是二度烫伤,看样子应该是泡面的时候被烫伤的,伤口并不太干净,与木凡的伤二者相较之下,这个时候我的判断是首先处理金阑手上的伤。

  我让他坐下来看看他的手,他手上的水泡晶莹透明,水泡里面的液体充盈,看上去就知道很痛,我拿上消毒液和注射器一边将渗出液抽出来一边问他:“金阑,你这是怎么伤到的呀!烫成这样看着都疼。”

  “辰,你是在担心我吗?”他一脸笑意的问我,我想都没想就回答:“不然呢?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万一到时候感染了······”

  W@酷;B匠zj网◇永0久#免‘/费+看)4小)?说

  我话还没说完呢!隔壁床上的木凡就已经吼了一句:“担心什么担心,你自己不小心活该你疼。”他说着就往外面走,我急忙过去拉住他没好气的说:“凡,你去哪里?你的伤还没有处理好,这样下去不怕感染吗?坐回去。”

  他不耐烦的反问我:“反正你都没空,你不觉得我在这里很多余吗?这一点小伤放着不管死不了的。”

  多余?这就是他离开的理由吗?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多余呢?难道是因为我先处理金阑的伤?他明明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以前也有这种是啊!他都不在意的,真是越来越不懂他了。

  “得了,我算是怕了你了。”我用力拉他坐下,他并未说什么也没有再闹脾气,我从药柜里拿出烧伤膏和棉签交给金阑的朋友,让他将烧伤膏均匀的涂在消过毒的伤口上避免感染,然后走回到依旧是一脸暗黑的木凡身边,揭开暂时用来保护伤口的无菌纱布,那样的伤口还是令我的心微微的一颤,随即快速的给他处理伤口,他不肯打点滴,我只好让他吃几片消炎药,他每次都是旧伤还没好就又有新伤,所以他吃的药一直都没有断过,有时候我都想化身为泼妇狠狠骂他一顿,可惜的是也许我并没有教训他的资格,我与他非亲非故。

  我用碘伏给他冲洗伤口,也许是因为我下手重了,他少见的吸了一口凉气,急忙停下来问他:“怎么啦?很疼吗?”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笑起来说:“你不是不关心我不管我吗?那你还管我疼不疼?”

  “我哪有不管你,我······”我无话可说了,什么叫我不管他呀?我有不管他吗?我,我真是太冤了我。

  我低下头继续将他的伤口处理好,叫他先休息,然后去将金阑的伤处理好,让他明天再来换药,金阑走的时候想说什么,可是看了木凡一眼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对我摆摆手就先出去了,我有点不明所以,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他好像有点害怕木凡的样子,不过我识趣的没有多问,因为木凡他不会告诉我的,这一点我清楚。

  送走了金阑他们那一群人我默默的坐到木凡的床边问他:“凡,你心情不好吗?发生什么事了······能告诉我吗?”我弱弱的加上后面半句话,木凡听出我语气里的不安定,微微的一愣却还是没打算告诉我,自然的转移话题:“你既然都看出我心情不好了,那就上来陪我睡一会儿吧!我昨晚没有睡觉,现在想睡一会儿。”

  “喂,除了你的名字和你准备考博以外你可什么都没有告诉过我,不正是因为你并不希望我接近你吗?你明明不想和我有过多的接触,为什么我们之间变得那么奇怪?凡,我觉得我越来越不懂你了,陪你就算了吧!我去补医嘱,你自己休息好了就去上课吧!”

  我摇摇头正要走,不想他伸出手拉住我的手腕,一个巧劲将我拉到床上,倾身压到我身上看着我的眼睛问我:“辰,你真的很在乎这件事吗?我一直觉得你了解现在的我,那就够了,我不是不想和你有更多的接触,只是我也有我的苦衷你明白吗?所以,我们就这样不好吗?”

  我不知道该怎样接他下面的话,也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是说我们两个就这样陌生下去就可以了吗?就这样不明不白就可以了吗?因为我们本身就没有更多的交集,他是患者我是校医仅此而已。

  他翻身侧躺在我身边将我紧紧抱住,一个拥抱而已,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会跳的那么厉害,又为什么就像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一般,控制不了的翻腾,我的心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会有这样强烈的感情了?

  “辰,不要紧张,我只是想抱着你睡一会儿而已,放松一点。”他呼出的热气在我的耳边,痒痒的,我竟然就这样奇迹般的放松了身体,放任自己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突然之间明白这是什么感情了,是十八个冬季都未出现过的感情,在第十九个冬季来临之前,这感情来的悄无声息,毫无征兆,悄然的就浸没了我的思绪,当我发现的时候,我想,同时我已经做好了淡漠的准备,因为我十分的清楚,也许没有人期待这样的感情出现,没有人会接受这样一份感情,因为,他可是连他是谁都不愿意告诉我的人啊!

  我抬起头来看着木凡的睡颜,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这个人的睡眠通常都很浅,书页翻动的声音都能轻而易举的把他吵醒,就好像即便是在睡眠的时候也在时刻戒备着。

  然而只要是我躺在他身边他的睡眠质量就会好很多,至少是真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就像是平常的大男孩那样打着哈欠揉揉眼睛,片刻的迷茫,之后才是满眼的笑意,温暖而耀眼。

  他这个人真的是很难琢磨,我明明不懂他,可是他偏偏就要说我懂他,我懂什么我都不知道,他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我懂什么呢?

  看着,看着,他睁开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我,那样的眼神看得我心慌,但是我却奇怪的移不开视线,终于在敲门声快要变成砸门的时候我回过神来挣开了他的怀抱,逃跑似得打开门。

  门口是三个女孩子,她们时不时就会跑到这里来买个药什么的,所以也还算熟悉,我一开门她们就挤了进来,看到里面的木凡激动的发出一声尖叫,那尖叫的意味有些深奥,我表示理解不能,但是在木凡冰冷的目光下她们识趣的没有提起这件事,只是乖乖的拿上药出门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