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几个月,每隔几天就会见到一个叫作木凡的十八岁少年独自跑来这里,大大咧咧的坐到雪白的病床上大呼小叫:“校医换药。”每一次他都随意的把床上的被子扔到隔壁床上去,睡一张床却任性的要弄乱两张床。

  我无奈的拿上碘伏,生理盐水,纱块,医用胶布和垃圾桶到床边把东西一一放好,在他身边坐下。

  他的身上总是会有很多的伤口,我不知道这些伤口是怎么来的,只是这些伤基本都是我帮他处理的,他不愿意去医院,更不愿意让这里的曾经的老医生碰他,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这孩子总是任性的难以理解。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一个在校学生,而且是个几乎每年都跳级的天才研究生,会天天带着伤到这里来,现在看看,那些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有些却还流着血,看着都心疼,我忍不住数落他:“小孩,你怎么天天搞得满身是伤的,你看又裂开了,还好你是不留疤的体质,要不然现在肯定难看死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他身上那些有点凌乱的绷带和纱块,新伤加旧伤,看得揪心。

  他淡淡的笑笑:“辰,这些不是不让你问的吗?你不该知道的,懂?”

  懂,我当然懂,我和他仅仅是校医和患者的关系,有些事情是我不应该过问的。

  我挑眉:“得了!我还不想知道呢!对了!你最近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魔王的人啊,大家把他传的很可怕!要杀一个人不过动动嘴皮子的功夫,就连警察都不敢管他呢!”

  其实传说中的事情还有很多,只是听朋友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木凡,他给人一种不是平凡学生的感觉,即便是他的衣着也好用词也好都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还是会觉得,这个人不是普通的学生,而最不普通的人应该就是魔王了吧!我担心他们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怕在不远的将来我的医术将无法挽回这个人的生命,怕会责怪自己没有过硬的本领回天乏术。

  “你的消息还真是不灵通,那已经是很久以前就开始流传的事情了,怎么?你很感兴趣?听说那个魔王可是黑道上的人物,不是什么好人,你还是别对他感兴趣的好。”他说着,双眼含着意味不明的笑意,虽然是在笑,但是总感觉他并不是很乐意听到关于魔王的消息,或者说是我谈论魔王的方式,于是我也不打算惹他,就摇了摇头说:“也没有啦!只是听学生们都说这个人很了不起,都成了都市传说了,一时好奇而已。”

  他听了似乎有点不满,阴阳怪调的说:“你还是在这里安安心心的给我换药吧!外面的‘火’再大也不会烧到这里来的。”

  我摇头笑笑专心给他处理伤口,碘伏消毒容易留疤,每一次我都等用过了碘伏后用生理盐水冲洗,再涂上非抗生素类消炎药,之后采用无菌纱块把伤口包扎好,本来应该用酒精消碘会快的多,但是酒精不适合撒在伤口上面,太疼。

  好在他也算听话,只要伤口或者是纱块不小心弄脏了他就会过来换药,虽然时间用的多了点,但是他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若是满身都是伤疤那多难看!

  帮他处理完了我就坐在桌前写记录,随手将两张身份证复印件放到一旁的书上,等会儿还要交的,木凡看到之后走到我这儿,拿起身份证复印件瞧着喃喃道:“啧,身份证复印件都好看不到哪里去,等会儿,喂!你不是说你是圣白莲医科大的实习医生吗?就比我四个月?那你凭什么天天‘小孩小孩’的喊我!”

  我看他正指着身份证上的生日一脸的鄙夷,好笑的回嘴:“实习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已经是独立的医生了,也确实是未满十九岁,怎么了啊?就许你跳级不许我跳级?话说我就奇怪了,你一个研究生怎么天天带伤的?”

  他白了我一眼到床上躺着休息,不耐烦地警告:“都叫你别问了,再问小心我揍你。”

  我从小喜欢安静,喜文不喜武,体育成绩都是老师给的人情分,要打架我还不够给他出气呢,还是算了,他不愿说我也不想多问,低头继续写我的报告。

  校医室的报告都是简单的处方而已,很快就写完了,他习惯性的在换完药之后安静的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我从隔壁床上把他扔过去的被子拿给他盖上,他突然睁开眼睛一用力把我拉到床上,我跌进他怀里,气得我大声质问他:“你干嘛呢?等会儿伤口又要裂开了,你不疼啊?”

  他笑,就好像一个天真的大男孩一般,没有往日的深沉和坏脾气,语气轻快的说:“没事儿,不会裂开的,你就这样陪我睡会儿吧!你老在哪里晃悠我睡不着!”

  我摇头笑:“什么习惯?你还是自己睡吧!这里可是校医室,两个大男人有床不睡非挤在一起像什么样子?你快睡吧!我坐着换书不晃悠总行了吧!”

  木凡睡觉的时候总是喜欢抱着什么东西,并且他的要求非常高,不愿意抱被子也不愿意抱枕头,我之前有一次因为通宵看书,所以第二天在校医室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他那时候还没有离开,看到我睡着了就把我抱到病床上去睡,我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木凡,他的手臂揽着我的腰,睡得香甜,从那之后开始,每当他睡不着的时候总是会让我充当他的抱枕。

  我挣开他坐到椅子上去看书,他没说什么翻了个身继续睡,结果半天也没睡着,随即,他“扑棱”一下坐起来叹道:“我说辰,不会有人进来的,你陪我睡一会儿会死啊?”

  我不知道他这句肯定的“不会有人进来”为什么说的那么理所当然,但是这儿怎么说也是校医室,总归来说是不好的,我想方设法的想要岔开话题,看了看钟也快下班了,就问他:“我快下班了,你吃饭了吗?要不······一起?”

  他像个大孩子一般,立马笑着说:“行啊!地点我来选,你快点换衣服,到点就可以走人了。”

  晕死,他到底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我表示非常的怀疑。

  最K&新章8节f上酷Q匠zb网,

  很快下班时间到了,我一边收拾一边喃喃几句:“奇怪了,为什么你每次来都没有人过来看病,平时就是上课都有那么几个人跑过来,是不是你长的太过面凶,把人都吓跑了啊?”

  “也许吧!”他抽走我手上的东西拉起我的手催促:“别收拾了,先去吃饭,我快饿死了。”

  我无语看看被他握住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将手抽回,傻愣愣的跟着他,他总是会带着神奇的“魔力”,即便知道那是他的任性,还是没来由的放任他,跟随着他的意志,完成本来不会想到去做的事,就比如在大街上这样牵着手。

  知道这小子绝对不是平凡人物,没想到吃个午饭而已,他竟然还选了J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却极少有人能进的来的西冷公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