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用了三天时间把L市能玩的地方,能看的地方都玩了个遍,感觉跟H市差不多,后来无意间,我们看到了一团去乡下旅游的团队便报名跟着一起去了。

  这个旅游团有二十多人,杨彩几乎在车上睡了一道。

  我轻轻的拍了拍熟睡中的杨彩:“马上到了。”

  杨彩迷迷糊糊的说了声哦,然后继续躺我腿上睡觉,自从我们恋爱后,杨彩对我很是依赖。同时,更加的野蛮了,稍微说点她不愿意听的,直接上手便开揍。惹得车上的人都哈哈大笑。

  说来也奇怪,以前杨彩打我,我只是感觉疼,现在打我,我竟然有一种特幸福的感觉,用杨彩的话说,我这就是贱,就是受虐型的。

  对此我表示默认。

  乡下的路挺难走的,车子只能开到村门口那里,还要往里走一段路才能到。

  很多情侣手牵手一路欢声笑语往里走,杨彩走到一半突然不走了,说累,这公主病又犯了,没办法,我只好蹲下去:“太后,上马。”

  杨彩照我屁股狠狠的拍了下:“小浩子,被朕出宫。”

  “出宫,上厕所吧你。”

  杨彩顺手折起书上的一根柳树:“你丫的别废话,找抽呢是不。”

  我们的行为惹来了旁人羡慕的眼光,不一会便有好几对情侣背着对象走,导游一边介绍风景一边给我们拍照,大家玩的不亦乐乎。

  走了班个多小时的路,终于来到了乡下。

  这里的空气真心棒,比起城市的污染来说,这里的空气最纯净。

  白天,男人们扛着锄头下地务农,妻子便在家洗衣做饭看孩子,闲暇时便约几个女人在一起一边打着麻将一边叽叽喳喳,讨论谁家的女人不守妇道了,谁家的男人又赌博输掉多少钱,谁家两口子又干仗,谁家的孩子又靠高分等等,反正村里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用不上一个小时全村的都能知道。

  晚上在当地人热情待客下,我们一帮人吃了小院农家菜,便安排各自的房间休息,都是那种砖房土炕。

  我怕杨彩睡的不习惯,便多她铺了两层褥子。

  “你怎么就铺一层?不怕隔停吗?”杨彩好奇的问我。

  “以前啊,我在我奶家的时候,最愿意睡炕了,尤其冬天冷的时候,把炕烧的热乎乎的,躲在被窝里,再来跟雪糕简直是人间美味啊,不信啊?等着我。”

  我跑到村里的小卖店,买了几根雪糕,之后又把炕烧的很暖和:“炕头热乎,你睡炕头,喏,拿着,你吃雪糕,看看什么感觉。”

  杨彩舔着一口雪糕说道:“二皮脸,你一天从哪研究出这些吃法的。”

  “我跟你能一样啊,你从小就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可不懂我们这些穷小子的生活,不过我觉得虽然我们小时候穷了点,却比你们过得要快乐。”我把没烧完的柴火给人家抱了出去,洗了把手钻进被窝里,同样拿了一根雪糕吃了起来:“你看啊,咱们现在虽然住了楼房,但就跟住监狱没什么两样,小时候,我在我奶家跟周围的小伙判玩藏猫猫,丢口袋,踢毽子,跳绳,弹溜溜,扇pia几,下象棋,游泳,掏鸟窝,可有意思了,不像现在,饿了便在其中一家吃饭,累了的话几个小伙伴就挤在一张床上,不像现在,连对面家是谁都不认识。”

  “现在的我们,虽然一点点长大了,可快乐却越来越少了……”

  “其实像他们这样生活也挺好的。”杨彩说:“白天,你就去出去农忙挣钱,我呢,就系个围裙在家给你做饭,隔三差五的我就跟几个小媳妇打打麻将,之后我们在生一个乖宝宝,长得一定像我这么漂亮的,对了,你喜欢男孩女孩?”

  我想了想:“我喜欢女孩,都说女孩跟爸爸好。”

  “就你那色不溜丢的样,我敢生女孩吗?”

  “我怎么就色了。”

  “你就是色,你不色摸我大腿干嘛。”

  “我不仅摸你大腿还要跟你嘿咻呢!”

  “哎呀,流氓!”

  我跟杨彩聊到很晚,畅想了很多未来美好的日子,直到公鸡打鸣,天蒙蒙亮的时候,杨彩才沉沉睡去。

  中午的时候,我们离开了乡下,回到了L市。

  晚上,买完车票,我们准备回去了。七天的假期,即将结束,又该面临学海无涯的生活。

  这一次坐火车我们没有坐硬座,杨彩的新鲜感过去了,我们直接坐的卧铺。

  坐了一夜的火车,我们终于回来了。

  我先是把杨彩送回家,然后我美美的补了一天的觉,睡醒之后,洗了个澡,吃了点东西,就回台球厅了,放假这几天,打台球的人很多,都是秦然跟刘鹏在忙,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鹏鹏,我回来啦,想我没呀,然然看见浩哥还不来个大大的拥抱。”一进屋,我便龇牙说了一句:“看看我给你们买什么礼物了。”

  “算你有良心。”秦然接过我给她带的当地小特产,挺高兴的说了一句。

  叶子从屋里出来了,揪着我的耳朵:“感情你这几天是去潇洒了,你不跟我说你让你爸妈给你困屋里了吗?”

  酷匠u》网正版\◇首发

  我只能用厚脸皮干笑着,最后我把给叶子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并且保证给叶子捏一个月的肩,叶子这才放过我。

  我搂着刘鹏的肩膀说:“这几天辛苦你了,你跟秦然去玩吧,晚上我自己来就行。”

  “哥们就等你这句话呢。”刘鹏高兴的牵着秦然的手就走了,我估摸着是啪啪啪去了。

  叶子不乐意了:“张浩,这里你说了算还我说了算?你一个打工的还能给刘鹏放假了?”

  “你看刘鹏忙了这么久,我这出去潇洒旅游去了,心里这不是过意不去嘛,今晚的活我自己干了。”

  “问题是你摆台球,谁给我捏腰捶腿?”

  “一会的,一会没人的时候行不?”

  忙碌了三个多小时,店里的人只有零星几个人打台球,我正给叶子捶腿呢,叶子问我:“你明天就开学了吧?”

  “嗯呢,怎么了?”

  “你回学校的时候帮我打听一个叫叶正的小男孩,他是我姨家的弟弟,老喜欢惹事了,上学也不寻思别的,一心到晚想要扛高中大旗,你帮我照看点他,谁欺负他,你就给我干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再年轻了说:

  小时候我们很快乐,此章献给我们逝去的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