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中午的时候,杨彩把熟睡中的我叫醒,一脸的尴尬。

  我见她欲言又止这副摸样就想笑:“怎么了?”

  杨彩贴着我的耳边小声说道:“浩子,我想上厕所,你能陪我去吗?”

  袄,感情是杨彩自己不敢去厕所,求我的时候叫浩子,平常就叫我二皮脸,什么人呐这是。

  我指着我们上车的入口:“那就是厕所,你去呗,我得留下来看包跟座位,要是咱俩都走了一会座位就被人占了。”

  “咱俩花钱买票了谁能抢啊?”杨彩一脸的理所当然。

  “是,别人是不能抢,要是老头老太太坐下了或者带孕妇或者带孩子的女人坐下了,你好意思开口让她们离开吗?”我笑着问道。

  杨彩认真的想了想:“如果真是这几种人,让她们坐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我摸了摸杨彩的头:“你还真善良。”

  “嘻嘻。”

  最后我还是陪着杨彩去了厕所,我在门口,每当有人要进去的时候,我都会说一句里面有人。

  我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开门的保安。有的人可能吃坏肚子在外面憋的脸红脖子粗的,说里面怎么那么久。

  我估计杨彩是在上大号,便一脸歉意的说:“她可能是也吃坏了肚子,不好意思啊。”

  过了几分钟,杨彩出来了,她出来的时候差点没吐了。

  “里面的味道怎么那么难闻啊。”

  “这是公共厕所,你当是你家卫生间啊。”

  跟杨彩往回走的时候,已经到了饭点,车厢内的人都开始泡着热腾腾的泡面,杨彩嗅了一下:“二皮脸你说的真对,泡面这东西平日里我们都不稀得吃,怎么在火车里闻起来这么香的?我也想吃了。”

  “那你等我,我去给你泡面。”还好我们的座位没被人霸占,我撕开两桶泡面,对杨彩说道。

  “嗯,你快点儿。”

  “就你这胆子还出国呢,真让我担心。”

  “那你陪我一起去喽.”杨彩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我家可没你家那条件,我才不去浪费钱呢。我能上一所大学就上大学,考不上就下来打工。”

  泡完泡面,我又加了两个蛋放了一根肠,并且告诉杨彩这么吃才好吃。

  后来杨彩告诉我,每当她在国外想我的时候都会在泡面里面加个蛋,放个肠。仿佛这一刻我就在她身边一样,她也就不觉得孤单了。

  等待面好的时候杨彩问我:“你真的打算上大学吗?”

  “嗯呢,能考上我就上呗,听说大学美女可多啦,我得多泡几个,才不枉费我的青春啊。”

  “流氓。”杨彩狠狠的掐了我的腰部一下。

  我突然有些伤感:“你要是走了,以后就没人跟我拌嘴了。”

  “你可以在寻摸一个美女跟你拌嘴啊。”

  我摇头:“不一样,感觉不一样,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你了。”

  杨彩明明很感动缺装作不在乎的样子:“你别整的肉麻,害我都不想出国了。”

  “那就别走了。”

  “不行,我已经答应我爸了。”

  “好吧。”我无奈的耸耸肩。

  吃完面,我把泡面扔了,杨彩抹抹嘴:“真香,明明跟我们平常吃的一样,为什么现在吃就这么好吃。”

  “因为你饿了,还没有别的好吃的,你要是在工地干活,吃馒头都是香的。”

  杨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随后好奇的问道:“二皮脸,你们男生看女生的部位第一眼看哪?胸?腿?还是什么脸?”

  “别的男生不知道,就说我吧,脸蛋一定要好,皮肤一定要白,这是最基本的,我看女生先看小腹那?”

  杨彩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平坦的小腹,问道:“为什么?男生不是都看女生的胸跟腿吗?”

  “我就看小腹,我对胸部没什么兴趣,能摸就行。腿肯定是笔直的白白的好,当然不是那么直也没事,只要不是罗圈腿就行。”

  杨彩一脸的鄙视:“咦,你真猥琐。”

  “谁猥琐了是你问我的,你要这样我不说了。”

  “没,我没说你行了吧,继续说。”

  “就拿咱们班的胖妞李响跟你来说,同样是穿牛仔裤,因为你的小腹平坦,所以穿起来很好看,若是肥一点的牛仔裤,会显得你身材很纤细,若是紧身一点的牛仔裤,会显得你身材更好更性感。但是李想穿起来就有点恶心人的感觉了,当然了我不是说她胖鄙视她,毕竟谁也不想自己胖的,有些人可能天生就这样,但我确实第一眼看得就是女生的小腹,然后看肚子,最后看美腿。”

  “那你看我的行吗?”

  “必须的,看完有种想犯罪的冲动。”

  “滚镀哒,浩子,你摸摸我的肚子。”

  “啊?”我不明白杨彩什么意思,便没敢动手。

  “你摸一下。”

  我擦,还有这种无礼的要求,不过我喜欢。

  “那我摸了啊。”我咽了口口水:“火车上这么多人,摸好吗?”

  杨彩翻翻白眼:“大哥,我让你隔着衣服摸,又没让你伸里面摸,你脑袋里一天想的都是啥啊。”

  呃……这样啊。

  我挺尴尬的摸完,杨彩问我什么感觉,我说没啥感觉啊,就是觉得手感挺好的。如果让我伸里面摸,没准感觉会更好。

  杨彩骂了我句流氓,然后说:“你看咱们班的张弛,她很瘦,长得也很漂亮对吧,但是她肚子那里肉就可多了,我引起为豪的地方就是我的腰,小蛮腰。”

  杨彩嘚瑟的笑了笑:“她们都可羡慕我的腰。”

  “你的身材确实没话说,一级棒,大大地棒。”我对她竖起大拇指。

  “沈梦瑶的身材咋样?”杨彩突然问道。

  “不知道。”我拒绝聊这个话题。

  更新3V最bz快√上酷匠,}网(

  杨彩见我不说,便开始撒娇摇我胳膊,我被她摇的受不了了,就说:“身材好,跟你差不多,活一般般。”

  杨彩直接狠狠的掐我腰:“流氓,我是问她身材怎么样了,谁问你她的活了!!!”

  我跟杨彩一路欢声笑语,打打闹闹。时间过得倒也快,很快我们便到了H市。

  很多人都不理解,在火车上不应该是遇见小偷或者合伙诈骗钱财,我出来英雄救美的吗?

  我很负责人的告诉你,那是小说,那是扯淡。

  也不能说没有,但这样的事确实很好。

  至少我坐火车这么多年没有遇到这样的事。

  我只遇到合伙卖黄牛票骗客人的事。

  08年后的治安一直不错的,火车上要有这种小把戏,早就被当地的警察抓走了。

  话不多说,继续回到我们张浩跟杨彩的身上。

  火车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俩人一致决定先找见酒店住下,明天在开始游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