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杨彩和好了,并肩行走在都市的夜里,我很难想象,未来的日子里,没有杨彩的陪伴,我自己走在这条孤独冷清的街道上会是什么模样,那时候我还会笑的像现在这般开心满足吗?

  杨彩捋了捋耳边发丝,眼带笑意问道:“什么叫不想缺席我以后的人生?”

  我认真的看着杨彩:“我已经习惯有你的陪伴,习惯跟你斗嘴的日子,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你了,我想我会不习惯,就好像我已经习惯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呼吸一样。”

  “傻瓜。”杨彩笑着说了一句,然后抬头发现,原来已经走到她们家楼下的小区里。

  杨彩站住了,摸了摸我的脸颊:“那天打你,疼吗?”

  “疼。”

  “对不起。”

  “主要是心疼。”

  “其实,我打完你,我也后悔了。只是你真的太气人了。你生气了吗?恨我了吗?”

  我摇头。

  杨彩对我这么好,我为什么要生她的气,如果说当时生她的气,那是因为我们吵架,但说到记恨,那绝对谈不上,如果能够让我不失去杨彩,别说一个嘴巴,就是十个我也愿意挨。

  别问为什么,老子就是这么贱。

  “你会答应做沈浪的女朋友吗?”憋了半宿,我还是问出来了。

  “你想让我答应吗?”

  我摇头:“当然不想了。”

  杨彩笑了笑,没有回答我,而是说了句太晚了,我回家了,然后跟我拜拜了。

  我在原地琢磨半天,也没明白杨彩这笑容是什么意思,抽了根烟,发现杨彩在窗户看我呢,我对着她摆了一个潇洒帅气的动作,换来的是杨彩呕吐的场面,我对她竖起中指,表示不满。

  之后,我回到台球厅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一点多了,刘鹏跟叶老大已经睡了。

  跟杨彩和好了,我的心情很是高兴,所以有点睡不着,便躺在床上玩贪吃蛇。

  最O新章.%节e3上s酷$a匠4¤网*

  突然我来了一条短信,陌生号。

  这么晚了谁能给我发短信呢?

  我小声嘀咕一句,然后把短信内容打开了:“山无棱,天地和,才敢与君绝。”

  虽然不知道她是谁,反正我也睡不着,便逗她:“海可枯,石可烂,激情不能断。”

  那边回道:“尔康。”

  我回她:“紫薇。”

  “是你?”

  “是我。”

  “借点钱。”

  “不是本人。”当然我回完这句话的时候那头便没有在回我短信了。

  我心想,哪个煞笔半夜不睡觉跟我借钱。

  后来迷迷糊糊中,我也睡着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给叶老大买好了早点。

  蓬松着头发,打着哈欠,叶老大从屋里出来了,出来第一个动作便是伸懒腰。

  看着胸前挺起的样子,我忍不住叹道:“我去,这么大?”

  “小se狼。”叶老大笑着骂我一句:“有机会给你看看静静的,那才叫一个大。”

  “好啊好啊。”

  “瞧你内猪哥样、走,今天别上学了,陪我逛街去。”

  我拒绝了:“我不去,你让刘鹏陪你去吧,我还得学习呢。”

  “学屁,我去你们学校,每次看你都是在睡觉。”叶子喝着豆浆说了一句。

  我就在想,等哪天非得给她喝点咱自己产的豆浆。

  我有点好奇:“你来我们学校干嘛?”

  “找你陪我逛街啊,给你发短信你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的。后来看你实在困的得乐呵的就没叫你。”

  “我今天也困呢。”

  “困屁,昨晚睡的不挺香的么。”

  在叶子的淫威下,我只能跟着她去逛街。

  跟她逛街实在太痛苦了,看见吃的买,看见漂亮的衣服买,看见电影城就想去看电影,那模样跟小孩子进了游乐园没啥两样。

  “叶老大,这都秋天了,你还穿着短裤,露大白腿,不冷啊?”

  “还好啦。”叶子手里捧着冰淇淋,诱惑的舔了一口,问我吃不吃,我拒绝了。

  ……

  我们又逛了一会,叶子接了一通电话,然后说:“把包跟吃的放车里吧,陪我去看看房子。”

  “你要买房子啊?”把车锁好后,我跟叶子来到了一栋新建的高层楼房。

  “我爸盖的,我寻思找一间敞亮的留着自己住。”我跟叶子进了电梯,她随意的说道。

  看着琳琅满目的高楼,我羡慕的说道:“你爹真有钱。”

  “还好啦。”叶子搂着我的肩膀:“跟老大我好好混,保你不用上大学也可以荣华富贵怎么样?”

  “你要包我?”

  叶子看了我胸部一眼,我连忙护住,生怕漏点。

  “我是你老大,跟我混有钱赚,说什么包不包呢,真是的,太俗了。”叶子对我抛了一个媚眼,顺手又摸了我屁股一把,麻痹的,我被一个女人调戏了。

  跟叶子说说笑笑我们来到了二十一楼的位置,楼房里的面积很大,一百三十多平方,三个卧室,一个厨房,一个卫生见,诺大的客厅要是光住叶子,会显得很冷静。

  装修工人正在里面装修,见到叶子后,他们喊了声叶老板。

  叶子点点头,带我来到阳台处:“从这里看H市,美吗?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有没有一种称霸H市的感觉。”

  此时我就一种感觉,麻痹的,我恐高。

  我问:“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不觉得空旷吗?”

  叶子摇头:“谁说我一个人住了,静静暂时会过来跟我一起住的,以后在台球厅你住我那屋就行了。”

  一想到静静我下面就有点反应了:“静静不是有房子么?”

  “她打算跟她老公离婚,把房子卖了。”

  我是一个不喜欢八卦的人,静静为什么跟她老公离婚我也能想到,静静还年轻,才二十三岁,老公就进去了,等他在出来的时候已经三十岁了。

  先不说在事业方面上她老公还能不能有所作为,养活静静,维持她现在的消费水准。

  就说年纪上,也大了点。

  静静一个如花似玉的年纪,长相身材工作都很好,为什么要用青春等待那一个未来看不到希望的人呢。

  或许大家觉得静静现实,可偏偏这就是现实。

  叶子说:“过两天咱们去帮静静收拾东西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再年轻了说:

追书涨的好慢,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写单机一样没什么动力,看本书的朋友在书评区留个言,让我知道你们的存在。给我点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