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沈浪没买礼物。”秦然不乐意了:“浩子,你不说你给杨彩买礼物了么,拿出来给他们看看。”

  刘鹏跟着说:“浩子送的礼物你们肯定都比不了,一定是最特别的。”

  沈浪把身子靠在椅子上:“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我看了眼杨彩,发现后者正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如果我拿出来,不仅跟沈浪的礼物撞衫,而且还远远不如他的。一定会被取笑死的。

  如果不拿出来,定然还会被取笑。

  我心里恨死沈浪这个王八蛋了,玛德,有机会老子还得干他一顿。

  在杨彩,秦然她们期待的眼神中,我低头说道:“我没买。”

  沈浪的小弟突然就笑了,一脸的嘲讽:“都说你跟杨彩最好,人家过生日你都不准备礼物的?”

  秦然不乐意了:“准不准备关你叼事?”

  沈浪的朋友蹭的一下站起来了:“你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秦然针锋相对:“张浩愿意准备就准备,不愿意准备就不准备,用得着你冷嘲热讽?”

  刘鹏直接把衣服脱了,李封更明显,直接问秦然:“然姐,干不?”

  沈浪生气的对着他朋友说:“今天彩过生日,你们要干出去干,别再这里,OK?”

  沈浪说完,大家都沉默了。

  杨彩这时候笑着说道:“没事,张浩人来就行,对于我来说,张浩能来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听完后,我羞愧的低下了头。

  随着一段挺尴尬的小插曲后,大家开始喝酒,说笑,吃蛋糕,不一会,气氛又好了起来。

  期间,我问杨彩:“我没送你礼物,你生气不?”

  杨彩摇头:“不生气。我以为你会生我气,都不来的呢,没想到你还是来了。”

  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我说了一句动情的话:“我不想在你的人生中缺席。”

  我的话说完,杨彩一脸泪水的愣在那。

  我又喝了一杯啤酒,对着杨彩勾勾小手,示意她过来,我跟她说点悄悄话。

  杨彩把耳朵贴了过来:“其实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但是我想等他们都走了,就咱们两个的时候在送给你。”

  杨彩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她一下子就很开心很开心了。

  我也开心了,切了一块蛋糕,把奶油直接抹在了杨彩的脸上,杨彩说我烦人,又拿了一块奶油抹我脸上。

  我俩闹了一会,发现刘鹏偷偷牵秦然得手,一脸认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估计是趁着酒劲表白说情话呢。

  “彩,敢不敢拿蛋糕呼刘鹏脸上。”

  杨彩有点犹豫:“刘鹏是不是跟秦然表白呢?你看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时候打扰他是不是不好?他揍我怎么办?”

  “有我在呢,怕啥。”

  杨彩坏笑着点点头,拿了一块蛋糕直接呼刘鹏脸上了。

  刘鹏刚想发怒,看见是一脸笑意的杨彩,只能悻悻的憋了回去。

  “完犊子。”秦然骂了一句刘鹏不争气,然后拿起一块蛋糕:“好你个杨彩敢欺负我家刘鹏,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呦呦,这么快就你家刘鹏了啊、”杨彩一边笑一边往我身后躲。

  秦然一块蛋糕直接飞了过来,把我命中了,弄的我全身都是。

  我不示弱,用手抓了一把奶油直接呼在了秦然的脸蛋上。

  “妈的,欺负我媳妇。”刘鹏从凳子上飞了过来,直接把我扑倒了:“媳妇,干他。”

  P(更新-最:2快%上{酷2匠%网

  秦然咬着牙,拿着剩下整个大蛋糕对着我直接呼了过来,我哀怨的嚎了一声,杨彩就在一旁看热闹,也不帮我,她说她害怕一会弄得她全身都是。

  我只能把目光投向赵心:“赵心,卧槽尼玛,别J8跟瑶瑶聊天了,还不来帮我。”

  “好类,我来了。”赵心瞬间加入了战争。

  可是面对他的是秦然的脑残粉李封:“赵心,要想欺负秦然,先过我这一关。”

  “过你妈蛋。”我从地上抓起一个蛋糕冲着李封飞了过去。

  “我草,老子新买的耐克,我特么跟你拼了。”

  场面混乱成一团,最后杨彩跟瑶瑶都加入了闹剧里,只有沈浪一脸尴尬的在一旁看着。

  我们闹了很久,大家都挺开心的。

  之后大家又去KTV唱歌。

  玩到后半夜的时候,大家醉醺醺的走了出来。

  刘鹏送秦然回家。

  赵心,李封搭伴回去。

  沈浪,沈梦瑶一起回家。

  我则是负责送杨彩回家。

  本来沈浪要一起送杨彩回家的,杨彩说有点事要单独跟我说,沈浪吃了闭门羹,只好带着瑶瑶走了。

  杨彩今天没少喝:“二皮脸,你说你怎么这么虚伪。”

  “怎么我就虚伪了啊?”

  “你不说你没有让女生喝酒的习惯嘛,干嘛今天又是灌我酒,又是跟秦然沈梦瑶喝酒的。”

  我抬头看着夜空:“其实我也想通了,咱们这群人,今天能坐在一起喝酒吃肉,就是一件很幸福很难得的事,我干嘛要阻止你们呢,况且,那天我不想让你喝酒主要就是看你刚出院,我怕你胃受不了。”

  杨彩眼圈红了:“你还是关心我的。”

  “那必须的。”

  杨彩把漂亮的小手伸出来:“喏,你说送我的礼物呢?”

  我从兜里把礼物拿出来:“其实我的礼物跟沈浪的一样,不过没他的贵,我就没好意思拿出来。”

  杨彩几乎是把礼物抢过来的:“二皮脸,你啥时候成了那么物质的人,你觉得我杨彩是在乎钱的女人嘛?”

  “我知道你不是在乎钱的女人,但是我就想跟沈浪比,我不想比不过他。”

  杨彩拆开礼物,看着白金项链,特感动:“二皮脸,这是我收到过最好的礼物,我要一直戴着它,你帮我戴上好不好?”

  我轻轻得给杨彩戴上项链,觉得她美极了:“我说句心里话啊,虽然我的项链没有沈浪的贵,但是我觉得这种细细的白金项链特别符合你的气质,就沈浪那种金黄色屎一样的项链,配你那是糟蹋你,跟暴发户似的。”

  杨彩笑了,这一笑,倾国倾城。

  杨彩说:“礼物贵重不要紧,最重要的是送礼物的那个人他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