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烧烤店,我疯了一样的狂奔起来,下雨了,我便在雨中狂奔,我要让这雨把我心中的难过,委屈,全部冲刷掉。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累了,便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冰冷的雨水让我的脑袋越来越清醒,我知道,杨彩要离开我了。

  我心里难过的要死。

  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是喜欢杨彩的。

  我对杨彩已经有了依赖,我的生命中最不想失去的那个人。

  从前那个陪着我笑,陪我哭,陪着我斗嘴的女人,就要离开我了,她就要属于别人了,我害怕,我不忍,我不愿意。

  杨彩,我不想跟你吵架,我不想对你吼,我只是害怕了,心里真的怕失去你。

  我哭了,哭的很伤心。

  还好老天能明白我,让雨水来掩饰我的泪水。

  一把雨伞挡住我脸上的雨水,叶子挺诧异的说:“马仔,你哭了?”

  “我没哭。”

  “我都看你在地上哭半天了。”

  “我就是没哭。”

  “好好,你没哭行了吧,走,跟我回家。”

  叶子把我拽回了台球厅,我说我要喝酒,她说行,就把店关了,陪我喝酒。

  我说我没有让女生喝酒的习惯。

  她说她是女人。

  我就笑着说,没有第一次的才能被成女人。

  她说我本来就没有了。

  之后叶子陷入了回忆,说她在十七岁的时候,也就是我们这个年纪的时候遇见了他,两个人日久生情,之后在一起了,可是毕业后就各奔东西了,现在也见不到了。

  她就说我不应该为情所困。我们这个年纪相遇了就要对对方好一点,喜欢谁就要勇敢去追,因为日后一旦毕业了,那个人消失在人海的时候,你就会后悔当初为何没有全心全意的去付出。

  当你过了那个年纪,你在想付出却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愿意让你付出了。

  每天晚上叶子睡觉前,我总是会给她讲我的故事。

  所以她对于我身边的这些人,这些事也都很了解。

  我又把这几天的事跟她说了一遍。

  她说看我这几天闷闷不乐多半就是因为女人。

  我就挺委屈的问她凭什么杨彩因为沈浪跟我吵架啊,还给了我一嘴巴。

  叶子听完很理智的告诉我:“因为你完蛋。”

  我问为什么。

  她说我傻,并且把我理清了思路,沈浪追求杨彩,杨彩喜欢你,所以杨彩不希望让沈浪看轻你,这时候你做的不应该是跟杨彩吵架,也不应该害怕失去杨彩而做出这些不理智的举动,你应该表现的大度,完美,浪漫跟臭不要脸的精神来追求杨彩。

  没有一个女人希望自己爱的男人在他人面前丢脸,而且还是她拒绝的男人。

  虽然杨彩打了我不对,但是如果那时候她不抽你,我不定怎么发疯呢。

  这都是叶子告诉我的。

  后来我们都喝多了。期间电话响了好多遍,我也没接。

  之后我倒在床上便睡。

  第二天醒来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有点疼。

  借酒浇愁愁更愁。

  我应验了这句话,喝完酒不仅没有让我心中的烦恼除去,反而更闹心了。

  再加上昨天淋雨,我感冒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学校,离的老远我就看见沈浪,杨彩他们围在一起不知道聊什么呢,但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我的心一痛,告诉自己别去看他们,别去管他们,杨彩有她的自由,她愿意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我无权干涉。

  回到班里,桌子上依然有牛奶,实在没胃口,便放在那没喝。

  快上课的时候,刘鹏赵心进来了问我昨天去哪了,我说回台球厅了,他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啊。

  上了课,脑袋疼的不行,我便趴桌子上睡觉,起初没睡着的时候就看见杨彩在书桌下面跟沈浪发短信,有时候她看完短信还会笑笑。

  杨彩没时间搭理我。我也不想自讨没趣。

  我被一种孤单的感觉包围着。

  慢慢的我睡着了,整整睡了一下午,我还是很难受,我寻思咬牙挺一挺,挺不住了再去医院打针。

  秦然,刘鹏叫我跟杨彩去食堂吃饭,我没动弹,杨彩跟着去了。听着她们的谈话沈浪好像也要去,因为瑶瑶也在一旁,不知不觉间,沈浪取代了我的位置。

  瑶瑶问我:“浩子,你不去吗?”

  我摇摇头,说不去。

  瑶瑶发现我有点蔫,便关心道:“你怎么这么消停了,不会生病吧,哎呀,这么烫。”

  瑶瑶摸着我的额头惊呼了一句。

  我说没事,不用大惊小怪的,我睡一觉就好了,你们去吃吧。

  瑶瑶说不去了,留下陪我。

  我说你陪我干嘛啊,你也不是我对象,你陪我,我感冒就能好了?

  |酷《匠g.网☆+首发Hw

  瑶瑶寻思乐下,说帮我把饭带回来。

  我摆手说不用。

  瑶瑶挺诧异的。

  我说:“我不想跟你们剪不清理还乱了,从此你们过你们的生活,我张浩过自己的生活。”

  瑶瑶骂了我句有病,之后他们一行人离开了。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又睡着了,当我在回来的时候,刘鹏给我买了一些饭,我也有点饿了,就吃了起来。

  瑶瑶被我弄的生气了,看都不看我了。

  倒是杨彩给我买回来一盒感冒药跟一瓶矿泉水,扔在我桌子上,然后低着头玩手机,也不理我。

  我拿着感冒药跟矿泉水顺手就扔到了垃圾桶里。

  杨彩火了:“你有病吧,张浩。”

  “我说了,我不想跟你们剪不清理还乱,我要过我自己的生活。”

  “你们?包括我?”杨彩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

  “不然呢?还有谁吗?”

  “行,张浩,你有种,我看错你了。”

  我冷笑:“现在才知道看错了吗。人家沈浪多好啊。”

  “对,他就是好,比你好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我不愿意继续跟她吵,便不理她睡觉。

  下午放学,沈浪来接杨彩,说送她回家,杨彩没有拒绝,很开心的收拾书包。

  我路过他们的时候我故意用肩膀撞了一下沈浪,沈浪没在意,跟杨彩肩并肩走了。

  这时,李封突然带着几个朋友从班里出来了,急忙对我说:“浩子,叫上刘鹏他们,带家伙去操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