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仔,抱着我睡,不行,我害怕。”叶子不由分说,躺在我胳膊上,把脑袋钻进我怀里,睡着了。

  我笑了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得叶子竟然会怕鬼,呵呵。

  静静到是没这么夸张,她虽然也害怕,但是挨着我,就没那么怕了,并且她一直在用手机看小说。

  我挺好奇:“看啥小说呢?这么入迷。”

  “喏,你要看不?我用蓝牙传给你。”

  我摆摆手说不看了,白天玩了一天,挺累得,准备是睡觉,静静说她还要再看一会儿。

  叶子睡觉得姿势一点都不淑女,四仰八叉得,她好像把我当她得玩具熊了,整个人骑着我睡,就像现实生活中有些人愿意骑着被褥睡一样。

  感受到叶子身上得体香,我有点反应。

  要是静静不在身边,我觉得自己可能都忍不住给叶子办了。

  对了,想起静静,我突然想到她白天说的话,于是悄悄问她:“白天说的话算数不?现在可是晚上了啊。”

  静静一愣,脸色绯红得点点头:“算数。”

  她先是在我下面摸了摸,给我摸了有反应后,一个眼神甩向外面,意思是去车里弄。

  我轻轻得把叶子推开,蹑手蹑脚得跟着静静去车里。

  刚上车静静便骑坐在我身上,疯狂得吻了过来,我热情得回应着。

  心想这小少妇还真是寂寞了。

  正当我们准备下一步得时候,我得手机响了。

  吓了我一大跳,本身跟静静就属于有点见不得人,冷不丁电话响了,吓我一得瑟。

  哪个王八犊子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啊,草。

  一看来电显示是杨彩,估计她是要查岗。我也就没接,和静静继续。

  等我给她衣服脱得差不多得时候,电话还在想,我心里感觉不太对劲,就要接电话。

  “别接了,气氛正好呢。”静静双眼迷离得说道。

  “等会,我就接一下。”

  我还是接了,静静有些不爽得在一旁抽烟。

  “干啥呀大半夜打电话。”正爽得时候被打扰,我心情挺不好,语气不太友善得呛了她一句。

  “二皮脸,我……我胃疼。”杨彩得声音特别特别得虚弱,我在电话这头仿佛都能感觉到她此时得表情。

  “杨彩,你有意思么你,白天逗我一回了,你半夜还逗我?说,是不是给我打电话就想喊我起床尿尿啊,别闹了啊,用过一次得招数还想用第二次,不灵得,没啥事我睡觉了袄。”说着我就要挂电话。

  “浩子,我真没闹,我胃疼得不行。我爸妈没在家,你……”

  杨彩得声音不是在开玩笑,我一下子就慌了。

  挂了电话,静静又扑了过来,此时我哪里还有心情,没脑子都是杨彩在家疼得难以忍受得画面。

  “静静把你车钥匙借我。”

  “完事在借。”静静明显来了兴趣。

  “你他妈快点!”知道杨彩在家疼得不行,我心急如焚得冲静静吼道。

  静静一愣:“你吼个J8呀,草。”

  但还似乎把车钥匙借我了。

  “对不起,我真的有事。”

  “滚吧。”静静挺烦躁得挥挥手。

  我耗起熟睡中得刘鹏一起往家走。

  我把车牌照挡好,半夜路上没什么车,我开的飞快,好几次险些掉沟了。

  给刘鹏吓得连喊带叫,我冲着他吼了句:“别J8叫了。”

  刘鹏见我生气,便默默得系上了安全带。

  将近三个小时得车程,硬是让我只用了一个半小时。

  我疯了一样得往楼上跑。

  当!当!当!

  “彩,是我,开门。”满身是汗得我,感觉有点虚脱。

  杨彩脸色惨白,捂着肚子,见到到来后,疼的直接晕了过去。

  我立马抱起杨彩往楼下跑,这车好死不死得抛锚了。

  我去尼玛隔壁的。

  半夜打不到出租车,我便背着杨彩往医院跑,好几次刘鹏说跟我换着一起背,都被我拒绝了,杨彩已经疼得昏了过去,我们来回换,耽误时间。

  我咬着牙,背着杨彩来到医院得时候,进了楼道我便喊:“医生呢?值班得医生呢?”

  一个值班得护士跟死妈了一样得表情:“医院禁止大声喧哗。怎么了?”

  “她胃疼,已经晕过去了。”

  “跟我来。”

  护士吧我们带到一个值班得医生那里,四十多睡,正打着哈欠一连蒙比得睡觉呢。

  见我们到来后,不紧不慢得问:“怎么了?”

  “医…医生…她,胃疼,晕…晕过去了。”我累得气喘吁吁,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这个医生看了看,说是急性阑尾炎,要做个小手术,让我先去把钱交了。

  HZ更新最快_|上酷《"匠TT网V

  我们回来的及,身上压根就没带钱。

  我便说:“您能不能先把手术做了,我去取钱。”

  谁知这医生摇头:“不行,医院规定必须先交钱,才能做手术。”

  “您先做着,我这就去取钱。”

  “不行,这是规定,必须先交钱才能手术。”

  “你没看见她都晕过去了吗?”

  医生耸耸肩:“我也没办法,先去弄钱把。”

  我一下子就火了:“我操你妈,你没看她晕了么,人命关天你不知道吗?你他妈钱钱钱,钱你妈逼,老子差你钱怎么了?操你妈的。”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医生挺来气得皱着眉头。

  “我说你麻痹,操你妈的。”我挥着拳头就要往医生上打,刘鹏死死得拦住我。

  “别他妈拦着我、”我指着医生开骂:“我他妈就不信了,没钱你们还不给治病了是吧?我操你妈,杨彩要是出点什么事,让你耽误了,老子第一个捅得就是你,不信你他妈试试看。”

  我气得全身哆嗦,双眼通红得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愤怒得看着医生。

  医生被我的样子吓坏了,跟那护士说:“小王,准备手术。”

  然后又对我说:“明天八点之前必须要把钱交上。”

  之后医生不知道怎么整的,没多一会,杨彩挺虚弱得醒了过来,医生说:“年轻人就是冲动,这不是什么大病,急什么,去准备钱吧。”

  杨彩虚弱得拉着我:“浩子,你别走,我害怕。”

  我轻轻得握住她得手,安慰道:“没事,我不走,我去大厅交钱,一会就回来。”

  “嗯。”

  我让刘鹏留下来照顾她,我则是跑到医院外面,这么晚,我上哪弄钱呢?

  给叶子打电话,可是叶子现在已经睡着了,当她在驱车赶回来明显不赶趟了。

  没办法了,我只好给沈梦瑶打个电话,看看她能不能借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再年轻了说:

  追书涨得太慢了,凡是看书得兄弟们,帮我点击追书,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