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伸出来!”主任一连的牛逼,背着小手,弯着腰,当赵心把那只罪恶小手伸过来的时候,主任使劲嗅了嗅,紧接着脸色都变了,对着赵心一顿爆踹。

  我们几个在一旁实在忍不住便哈哈笑了起来。

  后来主任光顾收拾赵心,便把我们几个给略过去了。

  赵心光荣的被主任带走了。

  望着他伟岸的背影,我们肃然起敬!

  一直到第二节课下课赵心都没回来。

  我正趴着桌子上睡觉呢,杨彩见我太累,也就没喊我去做操,直接从桌子上跳了出去。

  回来的时候,她拎着一兜子好吃的,把我弄醒,问我吃不吃?

  我说困着呢,转个头,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睡。

  已经秋天了嘛,睡着睡着就感觉冷,可实在太困又不愿意动弹,便随口说了句真j8冷。

  然后我就感觉到杨彩把她的外套屁在我身上了。

  一般的老师见我跟刘鹏睡觉是不管的,可偏偏有一个女老师就跟月经不调似的,看我跟刘鹏不顺眼,说什么也不让我俩睡觉,就让我俩站着听。

  我俩趁着她不注意,又偷偷的坐下继续睡。

  这老女人便想出一个阴招,让我俩头顶着书,站在讲台的一左一右,在她的眼皮子地下还没凳子,想睡都睡不了。

  可是她低谷了刘鹏的睡觉的能力。

  我困得实在有点蒙圈,便把头悄悄的靠在墙上,正当我要睡着的时候,我就听见噗通一声,紧接着是全班的哈哈大笑声。

  刘鹏这货困的,直接站着睡着了,然后不小心双腿直接跪地上了,可见他有多困。

  前面的杨彩还逗他:“刘鹏啊,没过年呢,你给我下跪干什么。”

  刘鹏被班里笑的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站了起来。

  这个老女人见刘鹏的困不是装的,是真困,便问他做完干什么了?

  刘鹏这货说:“昨天写作业来着,老师你也知道我底子下,有的题不会了,我就一点点抠,实在弄不明白了就给秦然打电话问,我写作业总是写到很晚,所以白天挺困的,对不起啊老师,我不是有意在你课上睡觉的。”

  这个老女人竟然信了刘鹏的鬼话,便问秦然,秦然点头说是有这么一回事,就让刘鹏回去睡觉了。

  我也想好了理由,等着老女人问我呢,可是我等了半天也没见她有要问我的意思。

  我不乐意了:“老师,你怎么不问我为啥睡觉呢?”

  Fd最新~T章g节}上v酷hS匠c网q

  “等你什么时候能练到刘鹏那种睡跪了的状态我在问你。”老女人说完,全班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

  我整整站了她两节课,这给我痛苦的。

  我心里暗骂她一辈子都是老处女。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杨彩,秦然,刘鹏他们三个喊我去吃饭,我说没时间了,我得抓紧睡一会,杨彩说一会把饭给我带回来,问我吃什么,我说随便能吃饱就行。

  杨彩说了句贱人就是好养活,就走了。

  这一觉我直接睡到了下午第四节课,杨彩她们都去上体育课了,我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下,看着杨彩书桌里的饭菜已经凉了,我也就没吃,见她兜里的好吃的还有不少辣鸡爪,面包,全都让给我吃了。

  这丫头平日里几乎不喝饮料,买的吃的一点水都没有,这给我噎的。

  不一会儿,杨彩叼着冰棍回来了,二话不说一把抢过她嘴里的冰棍,自己吃了起来。

  “喂喂,张浩,你也不嫌我埋汰,我吃过的你还吃。”

  我在冰棍上使劲咬了几口:“就是你嚼过的饭菜喂我嘴里,我都能吃下去。”

  “你真恶心。”

  “草,不吃了,还给你。”我故意在冰棍上舔了几口,在给她。

  “嫌你埋汰。”

  我无所谓,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刘鹏在一旁惊呆了:“我去你们的关系都这么硬了嘛?”

  “他那是贱。”杨彩似乎不满我抢走了她的冰棍。

  “我就跟你贱怎么了,我又没跟别人贱。”我脸皮异常厚的说道。

  我这话一说完,杨彩竟然笑了起来。

  “笑屁。”

  “恩,笑屁呢。”

  跟杨彩绊了几句嘴,大家穿好衣服准备放学了。

  在校门口的时候,我见到沈浪了,他身边跟着几个男生,这几个男生在学校里都挺出名,打架都特狠的这种,李荣杰跟沈梦瑶也在。

  见到我,李荣杰还不忘对我露出挑衅的眼神。。

  “跟J8谁俩呢。”我回了他一个国际手势(竖起中指,草的意思)。

  李荣杰不乐意了,那种装逼的气质又来了,奔着我就要来干我。不过被沈浪拦住了。

  沈浪看了我一眼:“今天没空收拾你,明天,最后一天,钱不到位,你,也就别再学校里呆着了。”

  装逼,非常的装逼。

  藐视我,及其的藐视我。

  尤其在沈梦瑶面前藐视我。我怎么能忍?

  我冷笑下:“放心吧,沈哥,我肯定会来找你的。”

  我心里想,麻痹的,今晚老子就来找你,干死你丫的。

  沈浪还以为我要给他送钱呢,满意的点点头。

  李荣杰在一旁挺嘚瑟的说:“把钱送来,以后咱俩的恩怨就了了。”

  我心想尼玛个王八蛋,老子跟你的帐,咱慢慢算。

  沈浪不怕我,但他绝对怕杨彩,或者说不愿意跟杨彩一般见识。

  杨彩在一旁不乐意了:“你们顶多是在学校里的小混混而已,花着家里的钱,牛逼啥啊?你告诉我?”

  论家庭,背景,就算是李荣杰也不及杨彩的十分之一。

  杨彩说完,李荣杰不干了:“你这娘们怎么说话呢?”

  “怎么滴?说不得对?你们是个啥啊,要干就干,草。”秦然也不乐意了:“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你们是爷们,我们这边就没爷们了呗?装什么B。”

  “卧槽,这小娘们嘴挺厉害啊。”

  听到有人说秦然,刘鹏生气了,也不管对方是谁,指着他骂:“我操你妈,你说谁是娘们?”

  那人也是牛逼,往前走一步:“干一下呗?”

  刘鹏不屑的笑了:“单挑你是个J8?”

  一言不合就要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