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心里想,还好遇见的是我这样一个好男人,如果换做其他男人,指不定就给她那啥了。

  打开她的包找钥匙的时候,竟然发现一盒杜蕾斯。

  我勒个去,她老公不是出差了么,怎么包里还放这个?

  如果平常放在家倒也没啥,为啥出门还带这个啊?

  我刚把她扶进屋,静静便倒在沙发上就睡。

  我说进屋里再睡。

  她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说啥,反正就是躺沙发上就不动弹。

  我哄了半天,她也不去,没办法,我只好抱着她回卧室去了。

  进了她的卧室一股香气袭来,静静躺在床上,衣服有些凌乱,看的我想入菲菲。

  V~酷e匠网08永T久免L费看?小‘说l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朝阳台看了一眼,花花绿绿的内衣映入我的眼帘,暗想结了婚的女人就是有味道。

  “我热。”静静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然后开始脱衣服,不一会就脱的只剩内衣了。

  我呼吸开始急促,要不趁着没人就把她办了?

  想到这,我狠狠的朝自己扇了一个嘴巴,我他妈怎么可以这么龌龊。

  我又忍不住瞄了眼床上的佳人。

  于是我赶紧给静静盖好被子准备离开。

  静静突然搂住了我的脖子:“波子,我要。”

  波子应该就是她的老公了。

  也不知道这个波子多久没回来了,弄得她欲望这么强烈。

  我被她身上的幽香迷得有些不能自己,静静突然向我吻了过来,我吓了一跳,紧接着静静直接骑在了我的身上,一顿狂吻。

  我一把推开静静:“你喝多了。”

  之后,我几乎是逃离一样离开了静静的家。

  跑到外面,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天知道拒绝一个美丽的少妇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

  从前我总是嘲笑柳下惠是xing无能。

  看来我今天也是一个怂蛋,相信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受不了,肯定跟静静888了。

  后来又陪叶子她们喝到凌晨四点多,当然,后面我没喝酒了,经过静静这么一闹,我酒醒的差不多了,于是就开车送叶子回店里。

  店里已经没客人了,刘鹏早已经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屋内玩扑克的叶哥他们见叶子喝多了,全都吓跑了,真的,叶哥现在在心里的感觉就是一个超级绝对牛逼级的人物,见到叶子喝多,竟然夹起包对我说了一句照顾好我妹妹,然后风一样的逃离了。

  叶子喝点酒本性就露出来了,说什么也不睡觉,就在那作,她作的不是别人,是我,让我给她讲故事,不讲都不行的这种。

  我要是敢拒绝,她就要揍我。

  我没招,只能给她讲。

  喝完酒,她说要听带点颜色的故事,你们懂得。

  于是我就上网找带颜色的故事,然后给她讲。

  讲着讲着,她说这么听不舒服,让我给她打盆洗脚水,她要一边跑脚一边听。

  这姑奶奶还真特么会享受。

  当时我不是白干这些活的,用叶子的话来说:“你苦什么脸你苦,给你钱不就完了。”

  为了多挣点外快,我决定忍了。

  她得寸进尺,又让我帮她洗脚。

  我不干。

  她说:“给你钱不就完了么。”

  “这不是钱的事,这是我们男人的尊严。”

  “今天把我伺候好了,这钱就是你的了。”叶子把崭新的一百大票拍在我的跟前,那感觉就跟要piao我一样。

  我屈辱的含着眼泪给她洗脚。

  秦然啊秦然,为了你,我是多么他妈的不容易。

  但别说,叶子的脚又滑又嫩,手感特别好,我倒也不亏。

  我忍不住在她脚心挠了挠,给她痒的哈哈直笑。

  那胸前的小风光一颤一颤的。看的我直咽口水。

  洗完脚,叶子嘚瑟的把脚伸到我脸这:“闻闻,香不香。”

  “死变态。”我忍不住骂了句。然后推开叶子,来到收银台睡觉了。

  收银台里面有个小床,平日里我都睡在这。

  刘鹏睡沙发上,叶子就在里面睡觉。

  这一宿,叶子把我折腾的很累,不一会我就睡着了,我睡的很香,在梦里我依旧跟这帮人吃烧烤,喝啤酒。

  烧烤有点咸,我就喊老板:“你这烧烤怎么有点淡了,在加点料。”

  不一会,烧烤竟然有种香味,特别的好吃。

  吃着吃着,我就醒了。

  映入我的眼前是一双又白又嫩的脚丫子,叶子哈哈的笑了笑:“张浩,我的脚香不?好吃不?哈哈。”

  刘鹏跟叶子在一边都笑翻了。

  我气死了:“叶子,你有病啊。把脚放我嘴边干啥。”

  叶子特无辜的耸耸肩:“我看你挺喜欢的啊,是不刘鹏。”

  “是是,张浩就喜欢叶老大的脚,哈哈哈。”刘鹏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两个变态!!”

  我气呼呼的穿好衣服,上学去了。

  刘鹏在后面追我。

  从今天起,我们把对叶子的称呼正式改成叶老大了。

  叶老大说了有事找她,好使。

  到了学校,沈梦瑶找到我,问:“你们怎么惹到沈浪了?”

  “你去问李荣杰喽。”

  “这王八蛋,答应我不找你们麻烦的。”沈梦瑶气呼呼的走掉了,应该是去找李荣杰了。

  等到沈梦瑶走了,刘鹏说:“浩子,我觉得沈梦瑶怎么好像还是很关心你呢,我感觉她心里肯定忘不掉你。”

  “别胡扯了。”我说:“你把赵心跟李封喊厕所这边来,我说点事。”

  我们四个蹲在厕所里,舒适的抽了支烟,我说:“来不及了,今晚干沈浪。”

  “啥?”

  “啥?”

  “啥?”

  三个人瞪着眼睛看着我,皆是不可思议。

  “我说今晚干沈浪。明天交不上钱,沈浪肯定会带人找我麻烦,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来个突然袭击,沈浪肯定想不到我敢干他。”

  李封摇摇头:“疯了,你真的是疯了。跟沈浪作对的下场会很惨的。”

  “你若是不愿意我不勉强你,愿意跟我一起干沈浪的,放学来我班就行,当然,你们几个也不许说出去,人多反而碍事,我觉得咱们四个就挺好。”

  我们几个还没商量完,便看见厕所门口走来一个人,厕所里包括我们几个在内,几乎所有人都是扔烟的统一动作,然后从兜里掏出泡泡糖来嚼。

  李荣杰的老爹教导处主任来了,他领着两个保安抓在厕所抽烟的人。

  我在最里面的坑。

  刘鹏在我旁边。

  赵心在最前面。

  但我们前面还有好几个抽烟的人员,教导处主任问他们抽烟了嘛?他们说没有,于是教导处主任便闻他们手指头有没有烟味。

  抓到就是一脚一嘴巴。

  这时,我看见赵心把伸手进屁股里蹭了蹭,然后一脸淡定的等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再年轻了说:

追述涨的好慢啊,看书的童鞋帮忙点击下追书,跪求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