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想听啊?”

  “恩恩,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反正没什么事,我就讲给她听。

  “等一下。咱俩回卧室讲,我一边听你讲故事,一边睡觉。”

  “行。”

  回到卧室,叶子说:“给我来根烟。”

  “没有。”我没好气的说:“我从来没有给女孩子烟抽的习惯。”

  “我是你老板。”

  “你是我妈都不行。”

  “不给是不?”

  “说什么也不给。”

  “抠死你得了。”我以为叶子会对我动手动脚,收拾我一顿,毕竟女混子嘛,大家懂得。

  意外的是她竟然从兜里掏出一盒中华:“平日里不舍得抽啊。”

  看见中华,我顿时烟瘾犯了,瞅着自己手里几块钱的长白山感觉味道不行了,便求着她说道:“叶子,给我来一根。”

  叶子惬意的吸了一口,然后指着门口:“滚犊子。刚才给你机会了,你都不给我,我凭啥给你。”

  “凭我可以给你讲故事。而且我有很多很多故事。”

  “那以后每天我睡觉前你都得讲?”

  “可以,不过你每天都得供我抽中华。”

  叶子是一个及其八卦的女人,她每天用一根中华来换取我的一个故事,我之所以毫无保留的对叶子讲出我自己的故事,因为我看着叶子就觉得特亲切,我也需要一个可以一起分享我心中秘密的人。

  叶子,便是我吐秘密的垃圾桶。

  我本以为讲着讲着叶子就会睡着的,谁知道她越来越精神,越听越来劲。

  “不行了,我困BB了,明天在讲吧。”打了个哈欠,我要准备睡觉了。

  “我没听够,那后来怎么样了?你跟秦然从宾馆出来后在没在一起?”已经四点多了,叶子一点困意都没有。

  “你想知道?”

  “恩恩,你快点说,不然我睡不着了就。”

  “我饿了,你去外边给我买点早餐先,吃完再讲。”

  “讲完再吃。”

  我直接不理她,叶子没办法,只好穿上衣服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买早餐了。

  我笑了笑,困意袭来,倒头边睡。

  感觉自己刚闭上眼睛,就被叶子给摇醒了:“吃早餐了,吃早餐了。”

  我不想吃了,困BB了,但是叶子这个女人特烦人,不吃都不行,必须吃。

  我看了眼刘鹏,那家伙竟然还在跟秦然煲电话粥,服了。

  吃完早餐,已经五点多了,收拾一下准备上学了,这给叶子气的,说什么今天也睡不好了。

  我只能笑着对她说等晚上我再来给你讲。

  路上,刘鹏有点惆怅。

  我问他咋滴了,他憋了半天,说咱俩替秦然还钱的事,她知道了…

  刘鹏责怪自己嘴笨,说不愿意骗秦然。

  我笑着说没事,纸是保不住火的,她早晚得知道。

  我们两个还没到班级的时候,就看见秦然在门口站着打哈欠呢,估计也是一宿没睡,见我们两个来了以后,给我们叫到楼道以偏僻的地方:“你俩什么意思?帮我还钱?还隐瞒我?”

  酷。匠Z网;r首w发d

  秦然不高兴了。

  刘鹏吓的在一旁不知道怎么说。

  只能我硬着头皮说:“我们知道你自尊心强,所以不敢跟你说,但是那边已经解决完了,等咱们还完十万块钱,你们母女就自由了啊,没人会再去骚扰你们了。”

  秦然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我俩慌了,这么久了,秦然难得哭一次。

  刘鹏从兜里掏出手绢给秦然擦了惨眼泪,他笑着说:“这块手绢是你初中时送我的,我一直留着呢,想不到今天派上用场了,呵呵。”

  秦然哭的更凶了:“为什么你俩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咱们是好朋友,最好的好朋友。”顿了顿,我又改口了:“或许,曾经是最好的朋友。”

  刘鹏轻轻的抱住了秦然,轻声说道:“我们不想看你过的太难,看你哭,我心里难受,我们就想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来帮助你,希望你不要怪我们好吗?”

  之后秦然问我们从哪弄的钱,刘鹏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听完后,秦然已经哭的不能自己,她把杨彩也叫来了,对杨彩说:“谢谢你,杨彩,真的,班长我不跟你抢了,张浩我也补跟你抢了,以后我不跟你作对,也不气你了,彩,我们还能做回原先的好朋友嘛?”

  杨彩起初有点蒙,随后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竟然也跟着哭了起来,女人呐,还真是个奇怪的动物。

  这一天,我格外的开心,因为我们几个又和好了,成为了像以前一样的好朋友。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学校后面的草坪上,我们四个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特别舒适,这种久违的感情终于回来了。

  杨彩说:“你们那边还要人不?我们也可以去打工,人多挣的多点儿。”

  “是啊。”秦然也同意杨彩的说法。

  我笑着说:“你们当那是我开的呢,能要我们两个就不错了,你们两姑娘还是消停的上学学习吧,还钱的事我们来就好。”

  秦然说:“钱,我会还给你俩的。”

  我摆摆手说不用,刘鹏也说不用,难道我们的友情不值十万块钱嘛?在我心里觉得特值且超值。

  我们四个和好了,杨彩跟秦然手挽手一起溜达。

  我跟刘鹏则是在她俩后边。

  回到班,刘鹏说她开始追求秦然的计划了,于是便和我还了座位,跑到杨彩身边,等着杨彩这个军事给她出谋划策。

  而我则是趴在桌子上睡觉。

  睡着睡着我就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我,我没理她。

  过了一会我又抬起眼睛看了看秦然,我接着睡。

  又过了一会,我实在忍不住了,便对秦然说:“你有屁就赶紧放,老盯着我干什么,看的我发毛。”

  秦然神秘兮兮的,问我:“你说李封怎么样?”

  “还行啊,挺够意思的,对你也言听计从的,跟你的脑残粉是的。话说,他为什么那么听你的。”

  “因为他喜欢我啊。”

  我一个激灵,便紧张的问道:“那你呢?喜欢他不?”

  秦然摇头:“我喜欢谁,你心里还没数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