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们,给我干。”李封气势特别猛,也就带着五个人,拎着棒球棍子,迅速加入战场。

  而我也趁着这次机会站了起来,从地上捡起来不知道谁掉的棍子,直接开干。

  我的目标是李荣杰,我见他跟刘鹏正在扭打,我从后面一棍子下去,他便捂着脑袋蹲了下去,我们两个给他围住,咣咣一顿踹。

  “操,杰哥!”李荣杰的一个小弟挥着拳头奔着我的左边脸蛋砸了过来,来不及躲闪,我吃痛,嘴角的血流出来了。

  “去你妈的。”不理会李荣杰,我和这B又厮打在一起。

  打着打着,我便看见李荣杰的人开始跑了,到后来,除了地上躺着的,其他人都跑了。

  我又多看了李封两眼,他们仅仅来了五个人,就把一边倒的局面给扭过去了。着实厉害。

  我们打李荣杰打的正爽的时候,沈梦瑶出现了,她哭着说:“张浩,我求你们,别打了,行吗?”

  所有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我,我说行。

  沈梦瑶说不让我打,我就不打。

  之后,李荣杰扶着桌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角也被人打出血了,他表情阴冷:“李封,你真的要参和?”

  “我说过,然姐说干谁我就干谁。”

  李荣杰笑了:“行,看来我得让沈浪跟你聊聊了。”

  听到沈浪的名字时,李封的脸色也都变了。

  沈浪,高三大哥,打起架来属于不要命的这种,和牛比,在学校里没人敢惹他。

  李荣杰带人走了,李封带着他的几个兄弟正要走时,我说:“别走了,咱们一会出去喝点?”

  李封回头看了眼秦然,见秦然点头,他说:“行。”

  我就很纳闷了,李封为什么这么听秦然的话,就跟圣旨似的。

  这有点像我对沈梦瑶的态度,难道李封喜欢秦然?

  刘鹏虽然不喜欢李封,但人家不管怎么说,都是来帮我们的,所以他也没说什么。

  杨彩扶着我,问我有事没,我摇头说没事。

  然后我走到沈梦瑶的身边,问她:“你跟李荣杰到底分没分?”

  沈梦瑶摇摇头,意思很明显。

  我点头惨笑道:“知道了。”

  “你们能不打了吗?”

  我反问:“你觉得现在说这句话还有意思吗?”

  沈梦瑶沉默了吗,干脆甩手不管了:“你们愿意打就打吧,打死一个少一个。”

  她是真的生气了,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

  我一直很奇怪,刚才打架的时候班里那么乱,动作那么大,为什么教导处主任没出现?

  还是说他以为自己的儿子稳操胜券,所以干脆就没来。

  我呵呵冷笑,主任,你太高看你的儿子了吧。

  下午,我们都没有课,集体找了一间不错的烧烤店,便开喝。

  有一句话我是非常同意的,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喝着喝着我们都喝高了,而且都挺高兴的。我搂着赵心问:“你怎么会帮着我得罪李荣杰?”

  “浩子,我见你这人平日里挺搞笑,对待朋友也很够意思,我想交你这个朋友,再说李荣杰打的是我们班的同学,我不能坐视不理,说实话我就早就看不惯他装逼了。”

  “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有什么事只管言语一声。”

  “好类。”

  气氛已经到达一个高潮,很多人都像我们一样,勾肩搭背聊着天,刘鹏竟然跟李封在聊着天,而且俩人已经开始对着吹啤酒了,看样子聊的不错。

  男人就是这个样子,无论是打过架,还是看谁不爽,亦或是喜欢同一位女生,当他们喝过酒以后,就会变得很友好。

  喝完酒已经六点多了,杨彩把帐给付了,我醉醺醺的对杨彩说:“我欠你多少钱,你记一下吧,有的时候我比较忙,容易忘。”

  杨彩摆摆手:“我也懒得记。”

  更;新=E最4快+上,%酷$匠网

  “你不是有个笔记本么,我看你天天在上面写写画画的。瞬间就一下呗。”

  “笔记本是记录我的心情,不是记录你欠我多少钱的。”杨彩挺嫌弃的看着我:“你们男人就不能不喝酒吗?臭死了。”

  “男人对于酒就相当于自己的情人一样。没听说过这句话么,男人不喝酒,白在世上走。”

  杨彩切了一声,说:“你几点上班?”

  “九点。”

  “在哪儿啊?我去看看行吗?”

  “走吧。”

  我带着她来到台球厅,说道:“我就在这里上班,悠闲的很呢。”

  “那我晚上睡不着来找你聊天行不?”

  “陪我在里面睡觉都行。”

  “流氓。”

  把杨彩送回家,我就来上班了,毕竟第一天上班要给人家留下好印象不是。

  她家店很火,我怀疑是不是因为店主是美女叶子的事。

  “怎么来这么早?”看了看表才八点,叶子挺奇怪的问道。

  “这不今天没有晚自习么,就早来点,我都干啥呀?”

  “给人摆摆台球,递给饮料,收个钱什么的。”叶子打了个哈欠:“外面交给你跟刘鹏了,我进去睡会儿。”

  “好的。”

  我跟刘鹏进行分工,他主要是给人摆摆台球,我呢就收拾个卫生,收个钱,递个饮料,卖卖烟。

  还算轻松。

  半夜十一点多的时候,屋内还是火的不行,一共十个案子全部爆满,没有抢到的人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有的人还会问我:“叶子呢?”

  我都说在里面睡觉呢,他们哦了一声就继续玩。

  看来跟我想得一样,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奔着叶子的。

  秦然跟李封还来了一次,大约是十二点半的时候。

  我正躺在沙发上悠闲的玩着手机,秦然进来了,刘鹏蹭的一下窜了起来:“秦然,这么晚你怎么不回家呢?”

  秦然说:“睡不着,来跟李封打会台球。你俩不也在这玩呢吗。”

  李封笑着跟我打了声招呼,又递给我俩一根烟。

  “秦然你会打台球吗?”

  秦然摇摇头:“不太会。”

  “那我教你好了。”刘鹏拿着台球杆对秦然说:“咱俩去那个案子打。”

  李封挺尴尬的愣在原地,然后一连苦笑的坐我旁边:“咱们今天给李荣杰打了,听说他找沈浪了,沈浪估计会对咱们动手,这段时间你小心一点,回家跟我们一起走吧,大家有个伴还能相互照应一下。”

  “我每天晚上都要来这上班,恐怕不能跟你们一起走了。”

  “上班?在这?”李封一脸的不解。

  “是啊,挣点糊口钱。”

  李封对我竖起大拇指:“可以,这么小就知道出来挣钱。”

  “必须的,以后没事就来这玩,我还能给你优惠。”

  “好滴。”

  聊了一会儿,叶子穿着宽松的睡衣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她打了个哈欠,问我:“张浩,会煮面不?”

  “会。”

  “你进屋里下点面条吃吧。饿了。”

  “好的。”

  李封见状:“那你忙吧,浩子,我跟秦然先走了。”

  “行,回头聊。”

  “恩,千万要小心沈浪这个人,他比李荣杰狠多了,脑子也好使多了。”

  “谢了,我知道了。”

  秦然跟刘鹏也不打了,秦然一连的茫然:“你俩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寻思打工了呢?”

  “挣点钱呗,反正晚上也睡不着。”我说:“秦然,太晚了,你跟李封先回去吧。”

  “她就是秦然?”叶子上下打量了秦然一番:“果然长得很带劲嘛,我说你跟刘鹏怎么愿意给她。”

  “叶子。”没等叶子说完,我连忙叫住她,隐晦的冲她摇摇头,示意她别说。

  叶子无所谓的笑了笑。

  “秦然到家给我来个电话,我就不送你了。”说完,我进屋煮面去了。

  秦然肯定看出了什么端倪,一脸疑惑的走掉了。

  不一会儿,我煮了三碗苗条出来,而且每碗都加了鸡蛋。

  “哇,好香啊。”叶子使劲嗅了一口,然后毫无端庄的翘起她雪白的大腿,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好吃吧,我张浩纵横厨艺十七载,那是闹着玩的吗?”我开始吹嘘道。

  “那哦了,以后我买菜,夜宵你就负责做。”

  “可以。”

  吃饭的过程中,刘鹏的手机响了,是秦然打来的。问我怎么办,肯定是要问我们为什么来打工,以及叶子说了一半的话,如果秦然真的想问,肯定是能问出来的。

  我对他说不要说实话,就说咱们没钱想打工而已。

  刘鹏哦了一声,就跑旁边接电话去了。

  已经两点左右了,现在没什么人,叶子说:“你给我讲讲你跟那个叫秦然的女孩的故事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