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完以后,愧疚的看了眼杨彩,杨彩的灵动的眼睛瞬间失去了目光,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眼里的泪水一直在她的眼睛里打转,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我亲手扼杀了我最好的朋友的梦想。

  杨彩,对不起。

  此刻,我再也没有勇气去看杨彩那失望的样子。

  她这么多天的努力,仅仅因为我的一票,白费了。

  很多人都不明白我跟杨彩的关系这么好,为什么我要选秦然,我想,除了沈梦瑶,没人能理解。

  秦然如愿以偿的当了班长,她没有对我说一声谢谢。在她的认知中,我只是大多数同学其中的一票。

  记得这一天,杨彩含着眼泪对我说:“张浩,我对你非常失望。”

  “彩,你听我说。”

  杨彩最终也没有听我的解释,一边哭一边跑回了家。

  这时,我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上面只有四个字:“你被骗了。”

  我被骗了?

  什么意思?

  我连忙给我发信息的这个人回了过去,可是那边提示已关机,而且在发短信回去,对方也没有回。

  从这一天起,杨彩生我气了,无论我怎么哄她,她就是不理我。

  她真的对我失望了,后来我了解到,杨彩因为没有当上班长在家哭了三天三夜,而且还大病一场,弄得我非常难受。

  晚上放学,我跟刘鹏蹲在厕所抽烟,我说:“杨彩现在一定对我失望透顶,恨死我了。”

  “我想恨到不至于,失望是肯定,我觉得那丫头喜欢你。”

  “怎么看出来的?”

  “眼神,都说眼神是心灵的窗户,我总觉得那丫头对你实在太好,你都没注意,当你今天说选择秦然的时候,杨彩那心碎的眼神,我看了都上火。”

  “哎。”被刘鹏说完我更闹心了,赶紧转移话题:“你有多少钱?”

  “二十五。”

  “我说以往过年的压岁钱,你加起来一共有多少?”

  刘鹏挺惆怅的吸了口烟:“每次过年,我的亲戚都会跟我很多钱,每次我接钱的时候都会兴高采烈的说谢谢大叔二叔,但是钱在我手里还没热乎呢,就被我妈收走了,美名其曰给我攒着上大学,这么多年钱没少收,都被我妈给我拿下了。你要干啥?”

  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刘鹏蹭一下的提裤子就跑:“张浩,晚上八点来我在你家楼下的秋千上等你,我去偷我妈的存折。”

  我笑了笑,这个刘鹏还真是为了杨彩什么都做的出来。

  回到家,我取出自己偷摸攒的五千块钱踹兜里,我平常不爱乱花钱,她们给我的钱,我也都会攒起来,从小我爸就对我说让我自己理财,所以我的钱都在自己这。

  本来寻思管杨彩借一万块钱的,可是今天我的投票已经让她寒了心,她根本不可能借我了。

  现在就看刘鹏能拿出多少钱了。

  晚上八点,我坐在秋千看着夜晚的月亮发呆时,刘鹏气喘吁吁的跑来了:“我把我妈的银行卡偷出来了。里面有八万块钱。够不?”

  “你傻比呀你,偷八万,你妈不把你腿打折了。”

  “没事,为了秦然,我爸妈混合双打,我都能挺住,我是她们的儿子,她门不能下死手。”

  “那也得分什么事。”我想了下:“这张卡你取五千得了,然后赶紧还回去,必须要自首知道吗?”

  刘鹏很听我的话:“行。”

  现在我们的手上已经有了一万块钱,虽然不顶什么用,但我还是要去试试。

  顺着秦然父母给我的地址,我来到了这家的台球厅,里面一些社会青年在打台球,而且看场子的都是一些带纹身的,流里流气的,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混社会的。

  “请问,叶哥在吗?”

  “你谁啊?”一个黄毛青年放下台球杆问我:“你找叶哥什么事?”

  我递给他一根玉溪:“我是秦立国(秦然的父亲)的朋友,我来还钱的。”

  “内老子不是他妈的跑了么?让你一个小屁孩来还钱?”

  刘鹏有点不乐意:“你管我们大小呢,还钱就行被。”

  “跟我来吧。”小黄毛领着我们走到了后面的屋子内,屋子内有五六个人,还有几个女人,他们正在玩牌,进屋后小黄毛说:“叶哥,这两个小子是来替秦立国还钱的。”

  这个叫叶哥的点点头,头也没抬便说道:“一共十万块钱,一分都不能少,叶子,你查查。”

  叶子穿着牛仔短裤,露着肚脐小蛮腰,又性感又好看,从进屋后,我便发现了这名女子,长得挺好看。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钱呢?”叶子伸出白嫩的小手,声音魅惑而又甜美,我不自觉地微微一硬表示敬意。

  “我没有那么多。”我挺尴尬的说道。

  “哥,他说没有那么多。”叶子回头对叶哥说道。我这才发现,她俩长得挺像的,原来是兄妹。

  I看正R版.章节&上f,酷匠网

  “问他有多少?”叶哥专心的玩着手里的牌,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哥问你有多少?”叶子的声音还真的是甜。

  “一万。”

  叶子听完哈哈的笑了起来,屋内的人都听见了,也都哈哈笑了起来。

  “你当我们是要饭的呢,欠十万块钱,就还一万?”

  我恳求的看了眼叶子:“能借一步说话吗?”

  “屋里没外人,有话就直接说。”

  我深呼吸一口气,缓解下紧张的心情,想通了语言,然后走到叶哥的身边:“哥,我是秦然的朋友,并不是秦立国的朋友。”

  “三个K,我赢了,哈哈,给钱给钱。”叶哥没理我,依旧很开心的跟着朋友们一起玩牌。

  “叶哥,秦立国欠你的钱,我替他还,但是前提是你别找秦然她们母女的麻烦可以吗?”

  叶哥这才抬起头看我:“我不管你是谁的朋友,只要你把十万块钱拍在我面前,我谁的麻烦也不找。”

  “叶哥,我没有那么多,我可以先给你一部分,剩下的容我慢慢还可以吗?”

  “你还多少呢?一万?剩下的九万你什么时候还呢?看你的样子是个高中生吧,你每个月的生活费有多少呢?你拿什么还呢?你那点钱够利息的吗?”

  “叶哥,秦立国跑了,她们母女很不容易,我们都还小,请你大人有大量,别加利息了,我可以给你作牛作马,这十万块钱,我保证三年,三年之内我肯定还上行吗?”

  “这么说你要替他还账?”

  我点头:“是的,我替她们还,但我们只还这十万块钱,日后如果秦立国还管您借钱的话,我希望您不要在借给他了行吗?这钱,我们只能还一次,再借的话,这钱肯定就瞎了。您就是给店全砸烂了,这钱也回不来,叶哥,您的钱挣得也不容易。”

  叶哥挺欣赏的看了我一眼:“我就喜欢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小伙子。这钱你可以慢慢还,但利息一定要的,不然以后我叶飞在道上怎么混?这样吧,我答应你,一年之内,我不找她们母女麻烦,你先给三万,剩下的七万,你自己想办法。”

  叶哥的话不容质疑,不管怎么说,这次来虽然效果不大,但最起码叶哥给了一年的时间。

  顿了顿叶哥又说:“明天中午之前见不到三万块钱,咱们今天的谈话就算作废。”

  “好。”我咬牙说道:“叶哥,那我先去整钱了,明天中午我准时来这里找你。”

  “中午我不在的话,你把钱给叶子也一样。”

  “恩。”

  我点点头,带着刘鹏走了。

  出了台球厅,刘鹏挺上火的问我:“浩子,那两万咱们上哪弄去?要不然,我在取点得了。”

  我摇头:“不行,你拿着卡,回家请罪去吧,剩下的两万,我自有办法。”

  刘鹏走,我挺上火的蹲在大街上抽烟,剩下的两万去哪儿弄呢?

  我正上火呢,电话响了,一看是杨彩打来的,我一个激灵,连忙接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