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谁啊?”瑶瑶醉醺醺的,语气里也带着陌生,她这是准备彻底跟我如同陌路了。

  可是,我们曾经走进过对方的心里,哪能轻易走出来呢。

  至少,瑶瑶已经深深的走进我的心里,想忘也忘不掉。

  “怎么喝这么多酒。”就冲瑶瑶身上这身酒味来说,肯定已经喝多了,而且还是一个人喝多的,我真的不敢想一个女孩子自己喝酒的场景,而且李荣杰他妈的去哪了!

  kx最新¤章~o节上/b酷g匠网,D

  “要你管,你走开,我不认识你。”

  不顾瑶瑶的反抗,我强制给她扶进屋里。

  瑶瑶挣扎的很厉害,:“滚,你滚,我不要管,不需要你的假惺惺!!!”

  瑶瑶已经哭了。

  “好,我滚,我只要看你进屋,我就滚。”

  瑶瑶晃悠悠的翻着包里的钥匙,怎么翻都找不到,我叹了口气,从自己兜里拿出一把钥匙给打开了。

  “你他妈的王八蛋,谁让你赔我家钥匙的,还给我。”瑶瑶一把抢了过去。

  我哭笑不得,她明明喝的钥匙已经找不到了,却能看见我拿的钥匙是她家的,哎。

  瑶瑶进屋了,却没有让我进屋,那意思很明显,你可以走了。

  但我不放心:“我看你睡着了,我才走。”

  瑶瑶戏虐般的笑了:“是不是要我全身脱给你看,你才肯走?”

  我没理她,低头抽烟,她见我不走,没好气的走进自己卧室,便开始脱衣服。

  我连忙把头转向另一边。不一会,我听见没动静了,有点奇怪。

  “瑶瑶,你进被窝了吗?”

  ……

  “不说话我回头了昂。”

  回过头,看见瑶瑶衣服才脱了一半,便倒在床上睡着了,并且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这丫头。”我无奈的摇摇头,帮瑶瑶褪去身上的衣服,轻轻的给她盖好被子,又往床边的书柜上放了一杯水,我知道她半夜醒来会口渴。

  一切都弄完以后,我才离开她的家。

  离开她家以后,我他妈的怒了,我对着夜晚的天空喊道:“李荣杰,你他妈的让在瑶瑶掉一滴泪,我他妈跟你不死不休。”

  睡不着,我并没有回家.

  走着走着,就来到二道街。

  秦然家的麻辣烫店就在这个地方。

  她家的条件不算好,攒的钱都让她的父亲赌光了,家里的钱一部分拿来给她上学,剩下的全都还了赌债,原本以为她的父亲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可谁知,她的父亲想在赌一把,把原先输的都赢回来。这次,不仅没赢回来,还把家里的房子都输进去了,于是,跑路了,带着一屁股外债跑了,要债人员找不到她的父亲,就总是找她娘俩的麻烦。

  秦然现在变得有点像小混混女,不仅因为我,还因为她的父亲。

  可以说,这两个曾经她最爱的男人,却伤她最深。

  夜晚,这条街很安静,但瑶瑶家的店却亮着。

  今天要账的人又来了,她们不给,便给店砸了。

  她们娘俩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哭泣,但秦然没哭,表情异常的坚毅。她在想什么,没人知道。

  哎,我叹了口气,给刘鹏打了一通,刘鹏知道事情后,骂了一声操他妈的,然后没出十分钟,这货就跑来了。看得出来,他有多在乎秦然。

  我跟刘鹏一起进去的时候,秦然愣住了,紧接着就要撵我俩走。她的母亲看见我俩后,却说道:“这不是小浩跟小鹏么,很久没看见你俩来找然然玩了。”

  “阿姨,这不上高中了吗,努力学习呢,玩的功夫也就少了。”

  “哦。”秦然的母亲擦掉眼中的泪水,像是对我们抱怨道:“秦然她死爹不争气,赌博欠了外债,你看这要账的给我们家弄的。”

  “妈,你跟他们说这些干什么,你俩来干什么?笑话我的么?”秦然的语气很冷漠,显然很烦我俩的突然到来,她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

  “怕什么,这俩孩子又不是不知道你爹。以前每次晚上出去找你爹回家,咱娘俩害怕都不是这俩孩子陪着吗,我又没跟你其她的朋友说过这事,妈知道你自尊心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妈心里有数。”

  “阿姨,我们帮你收拾。”秦然的母亲对我们超级好,以前我们总在她家混饭吃,她的妈妈拿我们就当自己儿子一样,可好了。

  刘鹏超级愤怒:“这帮王八犊子,就会欺负你们娘俩,阿姨他们在哪儿,我去找他们。”

  “你一个孩子找他们有什么用。”

  刘鹏沉默了。

  我问:“阿姨,你就没报警么?”

  “报警?我们哪敢啊,然然的父亲欠了一屁股外债,连警察都在找他,我们哪敢报警。”

  “那这么任由他们砸店也不是个事啊。”我想了想,说:“阿姨,我爸认识个挺厉害的人物,正所谓祸不及家人,我让我爸找找那个人,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些要账的头子,跟他们说一声不找你们娘俩的麻烦,让你们能安心的开店。”

  “真的吗?”她妈妈高兴坏了。

  我点头:“真的。”

  “他们就在南岗街,有一家台球厅,他们总在那里面赌博。”秦然的母亲说。

  我点点头:“我知道了,我明天就跟我爸说声,看看能不能帮忙。”

  “哎呀,孩子,要是能够解决了,阿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说哪里,我们从前老在你家混饭吃,你把我们当儿子看,帮你忙就是帮自己的忙。”

  她妈妈很感动:“哎,阿姨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地方小,你们别嫌弃,一会来阿姨家,阿姨给你们下点面吃。”

  收拾她家的店已经快天亮了,我们都累的不行。

  她妈在厨房做饭。

  我们几个在院子里。

  是的,在高楼林立的现代,她家竟然还在住平方,而且还是租的,屋子里面就是两个卧室跟一间厨房,上厕所的话都要去街道上的公共厕所。

  生活很艰辛,她们没有放弃。

  我们在院子里支了一张桌子,秦然问道:“张浩,你真的有办法?”

  我点点头:“有,但是能不能行不知道。”

  “恩。”秦然点点头,这个女孩是不会跟你说谢谢的。

  刘鹏是个急性子:“张浩,你今天别上课了,赶紧回去求你爸找那个人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