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秦然是不是故意的,来我跟前,一屁股坐在我桌子上,声音挺魅惑的:“浩子,班长投票你选谁?”

  我有点迷糊,心想秦然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她都不考虑坐我旁边杨彩的感受吗?

  秦然知道我对她心里有愧,她这么问我,我自然似乎没办法回答。

  秦然又转过头,问杨彩:“你说张浩会在咱俩之间选择谁呢?”

  杨彩放下笔,看了我一眼,笑了笑:“你信么?张浩谁都不会选。”

  秦然点点头:“看来你挺了解张浩。”

  杨彩冷笑一声。

  “但有一点我可以很肯定,如果沈梦瑶加入竞选班长里,张浩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她。”

  我有些郁闷:“好端端的提沈梦瑶干什么。”

  “闭嘴!”

  “闭嘴!”

  两个女人同时呵斥我,自讨没趣,索性趴桌子上睡觉。杨彩把她的校服披我身上:“天气冷了,别着凉。”

  秦然有点生气了:“老师说了,这次竞选班长,每个人都要投票,张浩肯定会投票的,而且,我敢保证他一定会投我。”

  我自己都不知道投谁,秦然怎么会这么有把握?

  “无所谓,我不差他这一票。”杨彩竟然说这种没信心的话。

  秦然有点自讨没趣,没什么意思,就跟几个男生女生出去玩去了。

  杨彩把她身上的校服给拽了回去。

  “你干嘛?我刚睡着。”

  “张浩你恶心不?”

  “怎么了啊?”

  “我把校服披在你身上是怕你着凉,不是让你枕在脑袋下面当枕头的,而且你还流口水啥意思!”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身上的校服有种淡淡的香味儿,很好闻,所以……”

  杨彩突然就脸红了,也不说我了,只是让我把她的校服拿回去洗干净再还给她。

  一下午的课挺无聊的,好不容易挨到放学,杨彩对我说:“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你晚上陪我去吃点东西呗?”

  我是挺想陪她去的,可是我还是挺担心沈梦瑶,于是说:“下次吧,我最近有事走不开。”

  杨彩挺失望的走掉了。

  哎。

  经历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事,我很珍惜身边的朋友,每个人我都不想伤害,却无形中把每个人都伤害了,我们到底怎么了。

  “杨彩,晚上去看电影好不好?”

  走到门口的杨彩被我叫住,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点点头:“那就不见不散哦。”

  她快乐的像个孩子。

  在沈梦瑶家楼下的小区外,我看见了许久未见的李荣杰,他跟沈梦瑶来了一个深情拥抱,我滴这颗心呐哇哇滴血,要不是答应我爸妈不惹事了,我肯定上去爆踹他一顿。

  我又想起了我的香烟,点燃叼在嘴里。

  我们这个年代非常流行一句话,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

  此刻我非常理解这句话。

  他俩和好了。手牵手一起往外走,而我却像个小偷似的,只能站在背后悄悄凝望。

  其实,要不是那天李荣杰跟沈梦瑶争吵,他对瑶瑶还是很不错的,感情多少咱不说,最起码物质方面很是满足瑶瑶。

  单单这一点,我就比不了。

  'U更,新最快*上酷%…匠w网

  两人来到了一家火锅店,我看见李荣杰给她倒了一杯白酒,沈梦瑶皱了下眉头想拒绝的,可是李荣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最后沈梦瑶竟然真的要把白酒喝掉。

  这个傻女人,不知道现在不能喝酒么。

  “谁让你喝白酒的?你是不是傻?”我挺来气的冲了过去。

  他俩同时发现了我,沈梦瑶第一个站起来:“你来干什么?我说了,咱俩都分手了,我的事不需要你来管。”

  我没理她,知道她是怕我跟李荣杰起冲突,想让我赶紧走。

  “李荣杰你他妈就是一混蛋,你知道吗?”

  李荣杰挺装逼的扭扭脖子:“老子出院了,还没来找你,你倒是出现了,怎么,人找够了吗?”

  “信不信我在揍你一次?”

  他不屑的笑了:“揍我?可以啊,有本事别让你爸妈低三下四的来求我家求我们啊?哎呦呦,你是不知道你爸妈来求我的时候,那种语气,真是软啊,你妈都快哭了,他俩可没有你硬气。”

  “我操你妈,李荣杰,不许你骂我爸妈!”

  “我就骂了,怎么着?你父母那天差点给我家跪下了,要不是杨彩她爹出手帮你,你认为你是个啥?还跟我抢女人,你有资本么?”

  我恨得牙痒痒,死死的握着拳头,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动手,不能让自己父母失望,我答应过他们不惹事,绝对不惹事!

  李荣杰笑了笑,把桌子上那瓶白酒拿起来递给我:“你不是心疼沈梦瑶不让她喝酒么,来,你一口气把这些白酒喝了,我就不让瑶瑶喝,怎么样?”

  “李荣杰干嘛,张浩,你走吧,我俩的事不要你管。”

  “我飞要管!”说着,我接过这瓶白酒,一口气咕咚咕咚的喝掉了,李荣杰都傻掉了。

  不一会儿,我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涌,一股烧心的感觉瞬间袭了上来,我忍不住跑到门口哇哇的吐了起来,然后浑身特别特别的难受,之后我昏过去了。

  ……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身边的人竟然是杨彩:“二皮脸你醒了?”杨彩一脸的心疼,见我醒来后,明显的松了口气。

  “几点了?”

  “半夜一点多了,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又哭又吐的,你说你干嘛喝那么多酒?是我白天伤你心了吗?”

  我现在酒劲还有点没缓过来:“我怎么在这儿?”

  “我哪知道啊,我接到一个短信说你要死了,吓的我都哭了,赶紧跑过来,医生说你酒精中毒,刚洗完胃,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很难受?我给你洗个水果吃。”

  我摇头:“不想吃。”

  看来应该是沈梦瑶给杨彩打的电话。

  现在的她在干嘛呢?应该是跟李荣杰相拥入睡呢吧,想到这,我心里就难受的一比,比喝酒更难受。

  她是我恋恋不忘,多次出现在我梦里的女孩,我想她想的要发疯,而她此刻可能正在别人的胯下享受呢吧。

  我叹了口气:“杨彩,这么晚不回家,你爸妈不担心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