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我把杨彩跟我说的话跟他俩学了,他俩听完,我爸说:“一会拿点钱买两条软中华吧,人家怎么说也是个副市长。”

  “想不到那丫头还有那么厉害的背景,儿子你怎么不早说。”

  我两手一摊:“我之前也不知道她爹是副市长啊。还是别送东西了,我不好意思,再说了人家一个副市长会差咱们的两条中华么?”

  “你懂个屁,这是礼貌。”

  “送礼物是礼貌?真搞不懂你们大人怎么想的。反正我不送。”送礼这种东西我肯定是不好意思的。

  “你这孩子怎么狗屁都不懂呢,人家凭什么白帮你?”

  是啊,人家为什么白帮我,难道就因为杨彩吗?她们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给她父亲买两条烟也是很正常的。

  “我去打个电话问问她爹抽烟不。”

  ……

  杨彩曾经告诉过我她的号码,但我从来没打过,一是不方便,二是怕沈梦瑶吃醋,她是不允许我手机里存别的女孩QQ号的。所以我把杨彩的手机号备注改成10086.

  “喂。”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小,好像已经睡觉的样子。

  “杨彩吗?”

  “恩啊。”

  “我,无敌帅。”

  那头传来呕吐的声音,我大人有大量,没有追究她的“过分”举动。

  “你怀孕了啊?记得今天是你要亲我吧。”

  “滚犊哒,有话说,有屁放。”

  “没啥事,想你了,干嘛呢?”

  “能不能说重点,我都睡觉了,不知道熬夜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不好的吗?我这细皮嫩肉的小皮肤经得起熬夜的璀璨吗?”

  “哦,我忘了你是女的了。”

  “凑,睡觉了。”

  “别别,你爹抽烟不?”

  “不喝酒。”

  “喝什么酒?”

  “不抽烟。”

  “尼玛。”我挺郁闷的给电话挂了,杨彩这丫头跟我俩说话从来就没正行,我俩就这么扯犊子下去,能扯到明天早晨我也不知道她爹抽不抽烟。

  不一会儿,我手机来了条短信,上面写道:“明天你人来就行,什么都不用买,我爸最烦送礼的人,切记。”

  我笑了笑,杨彩这丫头,还真是聪明啊。

  兴许是有心事,这个夜晚失眠了,第二天也不困,就等着手机响。

  大约十点多的时候,杨彩给我打电话说了,说是在龙之府火锅店等我,我知道那个地方,吃一顿火锅最少得五百。

  我跟我爸说明了地点后,我爸非常敞亮的给我一千块钱:“吃饭的时候记得提前把帐算了,没啥事就去给那丫头买两件衣服,毕竟人家帮了这么大一忙,钱不够打电话。”

  ……

  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龙之府,便看见杨彩站在门口四处望,见我到来后冲我招招手:“这里。”

  随后我跟她一前一后的进了单间内,她的父亲已经来了,手里拿着报纸不停的翻看着。

  “叔叔好。”我声音挺小,挺胆怯的打了声招呼,真的,我不撒谎,这种当官的,尤其当大官的,即使不说话,往那一坐,那无形的压力便能将你压的喘不过气来。

  “坐吧。”她父亲声音不冷不热的说。

  为了避免气氛尴尬,我偷偷的瞄了眼她父亲手中的报纸,故意找话题问:“叔叔,你也看NBA?”

  “没事的时候看一会。”

  “叔叔,你喜欢哪个队?你别说,让我猜下,火箭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从进屋到现在她父亲第一次正眼看我。

  “是啊,张浩,你怎么知道的。”在她父亲的淫威下,杨彩都不喊我二皮脸了。

  我在心里笑了笑,妈的,整个中国只要看篮球的,好像都支持姚明支持火箭队。

  “因为我爸在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看报纸,这张报纸,今天早晨的时候我看我爸买了。”

  “呵呵,现在还有看报纸的人太少喽。阿彩,想吃什么带你同学去点。”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相处,她的父亲给人的感觉虽然威严却不失和蔼,挺好的一人。这才是真正的巅峰人物,工作的时候能有领导的威严,私底下能有当父亲的和蔼,完美。

  吃饭的过程中,她的父亲都没有提我上学的事,每次我忍不住想问的时候都被杨彩偷偷的瞪一眼给吓唬回去了。

  “小伙子喝酒不?”杨建国就有一个爱好,就是没事的喜欢喝两杯。

  没等我说话,杨彩说了:“喝啥啊,他才十七。”

  “十七怎么了,你爸爸十七的时候喝酒已经不逊你爷爷了。”

  “不行,反正他不许喝。”

  “没事,叔叔看你高兴,我能陪你喝点儿。”

  杨建国听了之后挺高兴的,拿出一杯二两半的小杯子递给我:“喝点白的吧,养胃。”

  “好的。”

  “服务员上酒。”

  酒来了以后,我先是很礼貌的给杨建国先倒上,然后又给自己倒满,这是我第一次喝酒,根本就不懂白酒是一口一口喝的,平日里我看我爹喝酒都是一杯直接闷了,当然他喝的是啤酒,我以为喝白酒也这样呢,所以我拎着杯子对杨建国说:“叔叔,我敬你。”

  说完,我一口闷掉了杯中的白酒,这给我辣的,好悬没死了。

  杨建国举在空中的手有点愣住了,他肯定没想到这年头还有喝白酒直接闷的,他喝吧,明显受不了这样喝,不喝的吧,脸面有点挂不住。

  没事,我能理解他:“叔叔,喝不了就别喝了。”

  “你一个娃娃都喝了,我有什么喝不了的。”杨建国干了。

  妈的,让你糊弄我一个孩子喝酒,看着杨建国明明难受却要装作啥事没有的样子我就想乐,但是不敢真的乐呀,就憋住了。弄得杨彩在一旁拿口型骂我混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杨建国终于跟我说上学的事了。

  “阿彩,你先出去,我跟你这同学单独聊聊。”

  “聊啥啊,还背着我。我不走,就要在这听。”杨彩的公主小脾气上来了,谁也不好使。

  他爹明显是想跟我单独说些什么,于是我对杨彩说:“你先出去。”

  我就这四个字就把他爹给震惊了,杨彩二话不说撅着小嘴出去了。我分明从杨建国眼里看到了牛逼两个字。

  a酷@{匠o网}首I发

  等杨彩走后,杨建国对我说:“你的事我听阿彩说了,这几天你的父亲找关系没少找,已经找到我的下属这边了,但都没人愿意帮这个忙是吧?你得父亲母亲低三下四的求人却不及我一句话,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是副市长。”喝了点酒,我说话开始变得直接了。

  “哈哈,你这小子,说话还真直啊,是的,就因为我是副市长,所以我一句话就好使,但是你有没有从这件事之中学到些什么呢?感悟出些什么呢?如果没有杨彩这丫头天天缠着我,求着我,我没办法了,是不会帮你的,那么你又该怎么办呢?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呢?是在社会上瞎混,还是努力出人头地,将来把这些人全都踩在脚下呢?”

  顿了顿,杨建国又说:“在社会上,人际关系很重要,我说的直白些,如果你没有杨彩这个朋友,那么现在的我肯定不会坐在你面前跟你喝酒吃肉,甚至连句话都不会跟你说。”

  “叔叔,你到底想说什么?”

  “叔今天就是想告诉你一句话,你若是能上学,能找到门路,那是你的本事,杨彩是我的宝贝丫头,我不喜欢见人利用她,我想我的话你应该明白。”

  我沉默了,然后干掉了杯中的酒:“叔,我明白了。这学大不了我不上了,再见。”

  说着我便要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对他说:“叔,你们社会上的那一套我不明白,也不想懂,我没有利用杨彩,她就是我的好朋友而已。再见,叔,这顿饭,我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