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晞迷跟唐妄成为好朋友的时间似乎是难以定义的。就是这一个月里叶晞迷的不断“挑衅”,然后让唐妄一口气憋着还没吐出来又硬生生地被逼着憋了一口气,却始终不好意思开口数落她。唐妄对于自己对叶晞迷的迁就这一行为,一开始还告诉自己是同情她,走后门的孩子学习起来总是有点费劲,一不小心就跟不上队伍的,自己这是同情她一个小姑娘,学习吃力,可怜的紧,到后来也就放弃这样说服自己,坦然接受了生活中挤进了一个叶晞迷的事实。不过每次发现叶晞迷上课在看小说不听讲的时候都还是忍不住说上两句,希望她可以认真一点。

  其实他没发现的是自己对待她的态度很是与众不同。

  不过当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唐妄不仅是憋了大大的一口气,更觉得一丝不可置信,心中忽然就觉得被欺骗了,自己一直宽慰自己那般对待叶晞迷的原因竟然是不成立的。

  由于是月考,只考了语数外物化,考完了后叶晞迷就一直处于沉默状态,感觉做什么都没有兴趣,一副病秧子的感觉,唐妄生怕她因为考差了想不开,然后一直憋在心里,还非常贴心的每节课下课都用匮乏的语言安慰她,而他又隐隐约约觉得应惜这几天也是一副萎靡状态,但又没那个心思去慰问一番,他有时候会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升仙了。

  然而最后成绩出来了,他年级第二名,年级第一名是叶晞迷。

  月考结束后成绩出来的那一晚,是规定的班会,班主任非常开心地对大家进行了表扬:“这次月考,我们班的平均分是年级第一,年级前五十名我们班有7个,叶晞迷拿到了第一名,唐妄第二名,前三名有2个被我们班承包了啊,真的是非常好的,但是大家不能骄傲……”

  自从成绩出来后,唐妄和叶晞迷之间的氛围就有一点诡异,唐妄其实感觉还不错,说不上欣喜若狂,但也不至于说没拿到第一就板着脸,唯一烦躁的是关于叶晞迷,他不知道为什么,人家考的不好了,他要费尽心思安慰,考的好了,不是说嫉妒,而是觉得自己被骗了,就莫名有这种心理。而叶晞迷从考完了试后,哪怕成绩出来了,得知她是年级第一了,也不见得她开心过,依旧是低压气流环绕中。

  放学后,从教室走向校门的路上,唐妄、叶晞迷、应惜还有梁琬晴四个人走在一排,梁琬晴挽着叶晞迷的手,一路微微晃动着。这一排人赏心悦目,却又氛围诡异。快到校门口了,唐妄突然开口:“祝贺你了。”说是祝贺,却没有一丝温度。

  叶晞迷有点茫然地抬头,眨了几下眼,问道:“你说我?”

  “对啊,不然还有谁。”唐妄推着自行车,直视着前方回答道。

  “哦,谢谢。”叶晞迷的反应似乎并没有出乎唐妄的意料,那么的冷淡,那么的能让人直白地感觉到她并没有一丝喜意。

  “你都是第一名了为什么不开心?”问这话的是应惜,她已经憋了很久了,从叶晞迷和唐妄的关系变好,而她却什么办法也没有,一直到现在他们俩之间诡异的氛围,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她不可置信地发现她这一个月里跟唐妄就像普通同学一样。在她心中,唐妄是那么的无所不能,尽管她知道,这是她把他完美化了,可是突然有一天,一个女生跳了出来,这跟女生不仅跟唐妄关系不错,而且优秀胜过唐妄,让她恐慌的,或许可以说,应该是她的优秀和唐妄是那么的······般配。她无法抑制内心的嫉妒感,她不想的,不想变成一个只会嫉妒别人的女生,不想让唐妄觉得她小肚鸡肠,可是她忍不住,她忍不住羡慕叶晞迷,她跟唐妄走得那么近,甚至近过了她这个青梅竹马,她那么优秀,不用追赶就可以配得上唐妄,这种羡慕在日复一日地膨胀发酵,最后就变成了嫉妒。

  哪怕,叶晞迷和唐妄之间并没有什么。

  叶晞迷像是没想到应惜会突然来这么一句,眉头蹙在了一起,冷声反问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在这种学校拿第一就应该开心得手舞足蹈得,真的是可笑。”她的内心烦躁无比,她急切地想找一个发泄点,像是那即将爆炸的气球,她忍不住地想要呛人。

  3更h新*最I…快☆!上酷;Q匠网)!

  “小惜不过是关心你一下,你态度能不能好一点?”唐妄看到她的反应,非常不开心的说道。在他心中,这个女孩应该是明亮的,这种逮着人就咬的行为让他那么的反感,反感于在她身上出现这种行为。

  “哦,那我全家都谢谢你们了啊!谢谢你们的关心啊!也就你这种脑子觉得这种话是关心,我还真的是呵呵哒了!”叶晞迷说罢就拉着梁琬晴头也不回地走了。

  唐妄看着叶晞迷怒冲冲地离去,不由的停下了脚,重重地嗤了一声,说了句:“有病。”说罢,跟应惜一起回了家。

  “梁琬晴,你说我态度是不是太差了?”走远后的叶晞迷又恢复了低迷状态。

  身为叶晞迷的同桌,梁琬晴对于叶晞迷这几天的心事虽然没怎么了解,但还是感觉得到那么一点的,似乎是家庭原因。每次放学了,她的气息就低到一种极点。她能做的也就是尽力安慰:“还行啦,可以理解啊,放宽心啦。”

  回应她的,却是叶晞迷的沉默,她轻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不要想太多。”

  叶晞迷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忽然觉得很害怕,她心气高傲她承认,她也的的确确不开心,这所学校的第一能说明什么,什么也不可以,甚至只会让她懈怠,她怕自己被同化,然后安于现状,最后转学了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那到了那时候,她估计会恨死自己。如果不是自己中考突发状况,就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担忧。

  然而她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其实也并非那般愿意离开这里,毕竟大家已经互相认识,离开也意味着不舍与留恋。

  走到大门口,看到那里停着的车,叶晞迷跟梁婉晴挥了挥手,上了车。

  叶晞迷看了看驾驶位上正在打电话的中年男人,没有说话。男人也没有要挂电话的趋势。

  又过了六、七分钟,男人终于挂了电话,回头对叶晞迷说道:“囡囡怎么不坐到前面来了?”

  叶晞迷眉眼弯弯回答道:“难得坐在后面一次嘛。”后来又补充了一句,“成绩出来了。”

  男人似乎早就知晓了一般,只是说道:“嗯,知道了,继续保持。”

  “这当然是必须的呀。”叶晞迷娇声说道。

  中年男人其实就是叶晞迷的父亲,一个宠女儿,却对女儿学习要求极高的父亲,像中国传统家长那般,望女成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莳柠说:

晚自习写英语写的我疯了(╯°□°)╯︵ ┻━┻。。。。。。然后果断拿出了手机开始码字,热烈祝贺懒惰的我终于写满了一万字233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