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晞迷抬着僵硬的手臂,在黑板上一比一划地写着课表,语语化政……为什么政史地生一周一共才12节课,心如刀割……

  电扇呼呼,把粉笔灰扑在叶晞迷脸上,这让她本来就不好的心情越发糟糕。也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明明什么都没做,就稀里糊涂地当上了班委。她很讨厌这种处在被动位置的感觉。或许从一开始来到这里,她便一直处于这种被动位置,或许嘴角弯弯,笑容完美,但内心的一股莫名的烦躁感却愈加浓烈。

  她悠悠地回到座位上,将第一节课的语文书放到桌角,静静等待老师的到来。或许是因为才开学第一节课,除去熟人之间的惊叹之外便是新人相互见面聊天,因此,整个班里并不是很安静。

  身后的唐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倒是让叶晞迷暗暗惊讶了一番,却又猛然听到他在后面轻声骂道:“靠,吵死了。”更是让叶晞迷的右眉抽搐了几下,似乎原本内心的烦躁感消去了些许,她知道,这是同类遇见同类后的兴奋与释然。

  课前3分钟的铃声响起,语文老师准时进班。语文,讲真,叶晞迷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学,每次考试全凭感觉,上课更是用来看小说得多,不是她自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语感好?好吧,的确有点拉仇恨。叶晞迷摸了摸鼻子尴尬地想到。不过她还是将书桌上的书垒高了点,然后从书桌里掏出了本杂志。而唐妄,似乎一直在写他的数学题。

  其实高一的学生还有着一股劣劲,一周下来,班里该捣乱的活跃分子也已经开始成为了办公室的常客,而班里的尖子生也同时冒了出来,开始被各科老师宠爱有加。叶晞迷对于自己又莫名其妙被任命为了英语课代表这件事一直是一张呵呵脸,要知道,对她来说,她所有的科目中,英语和政治可以并列是最艰辛的两门,她实在是无法理解老师的择人标准。然而她只能接受。

  毕竟是高中了,放假也不再那么自由,尽管还只是高一,还是一个管得比较松的学校,仍然不可以每周放假,第一周,按常理是周日下午放半天,不过毕竟是走读生,这半天对于叶晞迷而言也无非是在家里吃顿午饭,睡个午觉,然后,忙一些无可奈何的事,毕竟,她在这个学校呆不久。

  终于到了中午下课的时间了,叶晞迷拿起自己的钱包走人,正巧听到应惜对唐妄说:“唐妄,你妈妈让我们俩一起回家。”闻言叶晞迷转过头看了看唐妄,一副“看被我逮到了吧”的表情。就知道这两人有奸情,果然。唐妄自然看到了叶晞迷脸上贱贱的表情,随即便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也并没有说什么,转身回答应惜道:“那一起走吧。”

  在学校的紧张氛围下度过了一周的同学们在这半天里彻底释放出了“天性”。下午3点一到,除了个别“积极分子”迟到了以外,同学们基本上是已经在教室里了,准备下午上课要用的东西,同时还不忘吃些下午出去买的零食,喝几口奶茶。

  叶晞迷翻开刚买的杂志,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把结局是喜的小说折了个小角,初中时期还啥题材都不挑的她上了高中不知为何就开始只看结局好的小说了。过了十来分钟班主任进了教室,她迅速抽出做的数学试卷垫在了上面。

  她回头看了一下唐妄,眉头不可抑制地跳了几下,英语试卷······这货是不知道劳逸结合吗,一周下来数学英语试卷都做了几份了,还在做。她默默地又回了头,把自己的杂志塞进了书桌,她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少回头比较好,每次回头都看到唐妄在写作业,这会让她产生一种罪恶感,觉得自己再不做几份试卷就是十恶不赦。

  班主任进门后让大家趴下来休息一会就走了,教室里不出人预料地又炸开了锅,叶晞迷微微思索了一下,还是抑制不住地把小说拿了出来,却没想到身后的唐妄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迷惑地回头,一脸茫然地看着唐妄。开学一周除了必要的课堂与工作交流,这尊大佛还没有主动找她说过话,真的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唐妄看着她迷茫的表情,愣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抱歉,打扰了。”

  叶晞迷笑了,像QQ表情里那个微笑一样的笑,毫不留情地爆粗口:“有屁快放。”

  唐妄皱了下眉头,似乎很不赞同叶晞迷的做法,但还是解释道:“有一道题不会,想问你的,但估摸着你应该也不会。”

  :¤酷n匠“网8唯w一正-Z版\》,fI其.他^U都是O,盗版Z

  下午放3小时后只有一节英语课,数学老师自然是早早的回了家,唐妄也许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改来问同学了,可是这最后一句话说得,或许说者无心,但听者有心,在叶晞迷看来,总觉得带到了点同情。她居然被这个学校里的人同情了,她是不是该表示一下自己哭笑不得呢?

  她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放弃硬生生扯出一个微笑的做法,语气微凉地问唐妄要来了那道题,她把题目细看了一下,回答道:“这是复合函数,我们还没有教到,你要是实在想做出来的话就记得‘同增异减’好了,把里面那个函数和外面一个分开来看,像这样······”

  唐妄抬头看了下叶晞迷,都说男生认真起来很帅,其实女生认真起来也很美,外加叶晞迷本来也算个美女,夏日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打在她脸上后显现的光晕感更是让她有些艳丽的美柔和了一番。他不由得看呆了,直到叶晞迷问道:“懂了么?”

  “懂了。”他资质也是不错的,这种题,他还是一遍就能过的,不过他还是有些疑问,无关题目,只关于那个教他的人,“你,其实挺聪明的吧?”

  “唉呀不要这么明白地说出来嘛,人家好害羞呀~”叶晞迷说完立即回了头,说是插科打诨,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后座的唐妄忽然有了种冲动对天发誓,他以后再找叶晞迷说话他就是傻蛋,这女人······说难听了真的是让人想打一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莳柠说:

停更了两个学期,从一开始高一开始开坑到现在大一快结束,内心那啥,有点心酸,被我家夫君(其实是闺蜜)又摧回来更文了,不得不说的是,我真的是个懒小孩,与其看小说不想动手,不过我会努力哒,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来香一个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