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阳光洒在窗边的梧桐叶上,斑驳的树影透过窗户照进教室。

  “下面请同学们进行一下自我介绍吧!”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画着费尽心思的妆容却选了个最省事的方法将开学第一课胡乱的开堂了。

  真要命,又不是几岁的小孩了,还来自我介绍?!叶晞迷对于自我介绍这种环节,一向是能避则避,不能避就硬着头皮糊弄过去。她发自内心地排斥这个项目。

  轮到叶晞迷了,她走上讲台,却听到下面一片哄笑。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中升腾而起,见到有人用手指着她的肩膀,笑得整个人跟触了电一样,狂抽不已。

  她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之后便彻底的石化了:是谁这么无聊地在她肩上放了一只手掌般大小的纸青蛙啊?!幼不幼稚!!!

  碍着有老师在,叶晞迷强忍着暴走的冲动,深呼吸了一下,将纸青蛙从肩膀上取了下来:“大家好,我叫叶晞迷,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她的脸上没有硬摆出来的恶狠狠的表情,只是显得淡漠,甚至有一丝丝的空洞。那么干净的长相,可气息却是高傲的、漠然的,叫人忍不住想避开目光,无法直视。

  她的嘴角突然咧出一个温暖的微笑,眼角的冷漠和嘴角的温暖勾出了一幅诡异的画面。

  片刻后,她将目光直直地锁定在她身后的男生桌上,看着他桌上的白纸,笑得更加诡异。

  她像个胜利的女王,以不可轻视的姿态走回位子。

  按照顺序,接下来的便是坐在她后面的男生。

  男孩起身,迈着修长的腿向讲台走去。白色的T—shirt并没有让他显得皮肤黝黑。

  更“新Y最)Q快上酷Q…匠◇)网*

  叶晞迷从小到大第一次在同龄人中发现原来男生也可以用“漂亮”来形容。刚刚看的是桌子,竟没注意到那桌子的主人竟如此清秀。叶晞迷心头一愣,旋及在心里哀嚎道:“靠!为什么这男的的皮肤这么好啊!”

  “我……叫唐妄”男孩显得十分词穷,介绍完名字后就陷入了冰川时代。

  叶晞迷看着讲台上的男生,不禁开始怀疑,那个恶整她的人是他吗?明明做出了十分幼稚的举措,但整个人却又显得那么冷,仿佛距人于千里之外。然而,这梁子两个人算是结下了。

  回到座位的唐妄其实内心也是一阵迷茫,他回想自己刚刚干的事情,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匪夷所思,他性子本来就冷淡,做出那种举动,又像是冥冥之中促使的一般,缘分吗?唐妄在心中嗤笑了一下,他一向不相信那种东西。

  “叮铃铃”下课了。伴着班主任10厘米的高跟鞋“哒哒哒”的走远的声音,班级里顿时炸开了锅。

  叶晞迷回过头,双眼紧紧地盯着唐妄。她觉得自己的眼神可以杀死一千只蚂蚁了。

  几分钟后,叶晞迷都双眼发昏了,可唐妄丝毫没有抬头的迹象,叶晞迷即将崩溃。

  “喂。”无声的回应。叶晞迷怒了:“是不是你把青蛙放我肩上的?!”继续是无声的回应。

  双眼微眯,纤纤细手一抖:“哈哈!”试卷到手了,叶晞迷对唐妄的试卷加以点评:“字迹清秀,挺符合你的性格的,嗯……准确率还不错。好学生啊,都下课了,还在做习题?”说罢又戏虐的笑了笑。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唐妄总觉得这话中有话。

  唐妄挑了挑眉,终于抬头了,冷声道:“那你说说看我的性格是怎样的?”

  许久不听他说话,猛然一来,可把叶晞迷震得好久才回神。她拍了拍胸口,做惊吓状:“噢卖嘎,吓我一跳,原来你会说别的话啊!我还以为你除了那句自我介绍以外就不会说别的话了呐!”说完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她眉眼弯弯,笑却不达眼底。唐妄的嘴角猛地抽了几下。这女人……找碴来的吗。

  “对了,你问我你的性格啊~”叶晞迷故作沉思,“娘娘……”话未说完,立马刹住,还笑了两声。于是乎……唐妄也怒了,他又不是傻子,说的什么他自然是清楚的知道。

  忍住骂街的冲动,唐妄心想:惹什么都不能惹女人啊!这边的叶晞迷看着唐妄沉思着,于是又咧嘴微笑道:“你好,我叫叶晞迷,很高兴和你做朋友。”那厢的唐妄更加觉得眼前这个女孩病得不轻,应该远离,他不禁在内心想:这女人没事吧,刚刚还是那和他有着深仇大恨,老死不相往来的腹黑脑残女,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开朗的邻家小妹?“脑子被门夹了吧。”唐妄脱口而出,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带着些许鄙弃的陈述句。刚说完,右眼皮就很猛烈地跳了几下。

  唐妄迟疑了一下,抬头,果然啊,那女人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了。此刻的叶晞迷果断的无语了,那厮不承认错误也就算了,还好意思顶嘴?叶晞迷百分之一千二的确定,如果眼神真能杀人,那她面前这个王八蛋早死了几亿次了,真的是,好想让人糊糊他一脸,让他装清高。

  刚想反击,却听见一个清脆的女声:“唐妄,我们还是一个班,真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莳柠说:

最重要的3个主角出场了了了了了。。。。。。。亲们对于那只纸青蛙不要纠结太多。。。咱只取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