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晓静父母的道谢声中我和李佳怡向着不远处的小摊驶去。

  陈家府邸。

  “还没少龙的消息吗?”一阵暴怒的声音响遍整个大厅,朝声音方向看去,发出者是一位年过百年的老人。虽然满头长长的白发但还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得知自己的孙子下落不明,心里着急得不行了,如果是修炼过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偏偏是一个和普通人一样。

  儿子已经英年早逝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孙子再有什么不测。

  爷爷下面那群人看着这么暴怒的爷爷,可是一点声都不敢出。

  爷爷看着这群人发怒着说“通知所有跟家族有关的人无论什么地位,问问他们知不知道少龙在哪里!”

  听到这话后,所有人都掏出手机将消息传遍每一个跟陈家有关系的人。

  路边摊上。

  我和李佳怡在一个烧烤摊等着烧烤的到来。

  可能看着我对这很好奇的表情,李佳怡就问我“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小摊吃东西么?”

  “这确实是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这很奇怪么?”我对次还反问了李佳怡。

   这时一阵铃声响了起来,我也隐约猜到了这条短信的内容了。

  “是陈家的人发来的吧?”我对正在看短信的李佳怡问了问。

  李佳怡听到我这么问很快就抬头疑惑地看着我,“看来我是猜的没错了,你告诉他们等下你载我回去就行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短信是找你的?”

  “其实这次我是偷偷跑出来的,而我平时很少时间会出门。这次我想自己一个人出来静静地散步,却没想到会遇到迷路的晓静。”

  李佳怡若有所思的说“难怪我看不到一个保镖,像你这种家势的人,怎么会让一个没有武力的人单独出行。”

  在李佳怡编写着信息时,宵夜也慢慢的送了上来。看着各种烤翅之类的烧烤,李佳怡也匆忙回了信息,提着一个鸡翅吃起来了。我也只是简单地吃了几串就不吃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吃。

  她看见我停下手后“怎么不吃了?不和你胃口么?看着我干嘛?我的脸花了?”

  我看着她笑了笑说“挺好吃的,不过觉得你吃起东西时很可爱而已。”

  此时听到这话后李佳怡的脸红的像樱桃一般,尴尬的拿着一串鸡翅向我的嘴塞入。

  没过多长时间桌子上的东西都给我们两个人消灭了。

  在我们准备回陈家的时候一段钢琴声从李佳怡的手机响起,当她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后,眉头一皱地接了起来。

  “佳怡你怎么还没把少主送回去,陈老爷子都等得不耐烦了!”电话备注的正正是李佳怡的父亲。

  WV看`n正版I章节上酷匠Co网◎z

   这时李佳怡也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我正要把他送回去了,别催了!”

  我也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十二点多了。等李佳怡打完电话后,我就问李佳怡“你能借手机给我打个电话么?”

  李佳怡调侃我说“其实我觉得你挺傻的,偷偷跑出来怎么不把手机带上呢?”

  “我…”我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好。

  看见我给她气的无话可说时,她笑了笑还是把手机递给我。

  “我去拿车了,你就在这等我一下吧。别乱跑,免得我交不了差!”给我手机后她就去停车场拿车了。

  这时我拨通了那个我很熟悉的手机号码,还没过几秒对面的人就接通了!

  “喂?是不是少龙?”接通电话的正是陈家家主,也就是我的爷爷。 

  “嗯!爷爷,是我,我准备回去,如果不放心你就叫几个人背后跟着我吧!地址我等下发个你。”我对爷爷过分的溺爱还是感到

一丝丝无奈。  

   电话中的爷爷很凝重的说“也行,不过尽早回来,这几天其他几个家族也有点奇怪的小动作,我怕你会是他们的目标。”

  “嗯,其实不用这么紧张,其他家族应该没有什么人知道我一个人出来,别疑神疑鬼了。不说了先挂了!”我也不等爷爷回话就挂了,其实我也知道这时爷爷肯定给我气疯了。

  其实不是我不想听爷爷的话,只是我比较渴望自由而已。

  “这小子,这是要气死我么?一句话都不说就出去溜达,这也算了,还这态度跟我说话。”老爷子既怒又无可奈何。

  这时爷爷的挚友宇文军说“算了,你要不放心就让他附近的人保护他吧!这点事也好烦的?只要我们还在这那五个家族的人还是不敢放肆的。”

  “这一点我也知道,你能答应我一件事么?小军你是我最信任的人,这个忙我想也只有你能帮我!”老爷子很凝重地跟军爷爷说。

  看见神情如此凝重地爷爷,军爷爷也认真了起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事,但是这个要求我可能不能答应你。”

  听到这样的答案爷爷惊讶地问“难道这么多年的交情你也不能答应我?”

  军爷爷笑着说“正因为这么多年的交情我才不会让你死得比我早,少龙还需要你的照顾呢?”

  了解到军爷爷这个回答后,爷爷心中的顾虑也消散了不少。

  “其实你和我都知道少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练武天才,可惜太过于天真善良了。那个梦如果没猜错是先祖指示黑龙干的,就是不知道先祖打什么主意。”爷爷撤掉所有人后跟军爷爷说出了那个搞出梦的幕后黑手。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会一直留在这里的原因,我猜是你先祖预料到陈家这一代会有这一个不愿意修炼的曾孙子吧!也许这很残忍,让一个五岁的人一直做一个这么噩梦。”军爷爷叹了叹气。

  “其实我觉得先祖没有错,当年可是他一个人镇压五大家族的人,拥有这么优良血统的人不该走一条这么平凡的路。”爷爷对着先祖的画像跟认真的说。

  在车上。

  我很快就睡着了,李佳怡把我送到陈家大院后,反而没叫醒我。看着我眉头紧锁的样子感到很吃惊,没过多久我双眼就流出了泪水,而李佳怡不知道为何一个这么善良有爱心的人会做噩梦,还会为一个梦流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