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本姑娘的心里素质杠杠达。悲催之后也不得不面对现实,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悲催命运。

  “那个小笼包姑娘,请问我身处何方?”我满面疑虑,抓耳挠腮,表示疑虑重重。

  “小姐,奴婢叫田田圈,不是什么小笼包啊。”小笼包,不,应该是田田圈嘟着嘴满脸不高兴,脸上的肉囧到一快去了,似乎对于我给她起的名字不高兴,但是嘟嘴的样子真的超萌的,真想波波两口!

  田田圈是甜甜圈吗?重点在这啊。“甜甜圈是指那个什么吃得吗?”我鸡冻的问着,颤抖着双手。

  “……,不是的,小姐,这是奴婢的名字,不是什么吃得,小姐不要总想着吃嘛!”田田圈在心里把我鄙视了N遍。

  额,人也叫什么圈,我也是醉了,干脆画个圈圈诅咒你,哼。想归想,没弄清身处何方怎敢随意得罪人呢。

  “那个田田圈,你还没回答我身处何方,这里哪里,我是谁,快点回答知道不。”说完,我恶作剧戳了戳田田圈的头发,看着那凌乱的头发,心里满满想笑,不知某人心凌乱了。

  "小姐,你不是傻了吧,你是丞相嫡小姐颜茹啊,我是你的奴婢田田圈,这是天英王朝啊,呜呜,小姐,你傻了!”田田圈不等我说,嚎啕大哭,眼珠掉线珍珠般落下来,一滴一滴,可以说与孟姜女有的一比啊。

  “田田圈,我没傻,只是才醒来,脑袋有点晕乎乎的,有些事记不起来而已,你别在哭了,我蛋疼啊!”我歇斯底里的说了这么些话,只听到一句:“小姐,奴婢不明白蛋是什么,是哪里?你疼吗,要不要传太医啊。”这小妮子,太单纯了,唉,我又戳了戳甜甜圈的头发,咳咳两声,一本正经的说道,“蛋是指思想,也就是你刚才扰乱了我的思想,所以我说我蛋疼!”要是男性同胞们见我侮辱他们神圣的器官,不知做何感想,不过,这个小妮子应该会信我的瞎编吧。我在心里吃吃的笑着。不出所料,某人一脸纯白,闪烁着可怜巴巴的双眼,满脸崇拜的说道:“小姐,你好厉害,这些奴婢重没听说过耶,以后奴婢可不可以也说dan疼呢?”某人期待的看着我,那闪烁的眼神,要是不答应岂不是我伤害小白兔小小心灵,于是乎,我答应了。

  只听见一阵无厘头的对话。

  “小姐,你刚才说吃xiang是什么喔?奴婢不懂!”

  “吃xiang的意思就是说吃饭饭啦。”敝人又在欺骗小白兔,表示无地自容啊。(路人:“完全没看出来,感觉你挺高兴,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小姐,那你刚刚说的sb是什么意思呢?”

  “呵呵,那是夸人的意思,就是说你觉得哪个人好看就可以说sb呀。”

  “小姐是sb。”

  “……………………”这算不算自作自受。

  “对咯,我可不可以去随便逛逛啊,不过我现在脑袋还是晕晕的,记不到以前的事,你带我去逛逛呗。”我小心的探究到。

  “小姐,不是奴婢不带你去,而是你昏迷了好几天了,现在不能起床的,等会夫人和丞相就会来看你的。”田田圈一脸决然的摇了摇头,似乎如临大敌。

  ?酷-匠网$首}{发

  哼,这个小妮子不带本姑娘去,真的气死了,我咬牙切齿着,却听到一女柔软细腻却带着温润的声音“呵呵,茹儿,你醒啦,不过谁气到我们家宝贝啦。”

  “这,这也太美了!”我如痴如醉的看着。说话的女子可以说是沉鱼落雁,碧月羞花,不同于清纯女的的高雅,也不同于风尘女子的蛊惑,只觉得给人明艳的感觉,很清爽,宽亮的额头缀着粉红华胜,而又穿着鲜红欲滴的蝶裙,十分协调,画罗织扇总如云,细草如泥簇蝶衣。最美的莫过于眼睛含秋带波,流连婉转,单薄的红唇微抿,简直是绝代佳人啊。“茹儿,你看什么呢?”红衣女子温柔软绵绵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我如梦初醒,擦了擦嘴边的的口水。(敝人有点猥琐)

  “你好,美女,你是谁啊?”我露出招牌笑容,以及那让人恶寒的满口黄牙。

  “呵呵,茹儿,你又顽皮了,怎么连你娘都不认识了,你这个小淘气。”红衣女子,娇嗔的点了点我的额头,似乎对我很无奈。

  “啊,你是我娘啊,你怎么那么年轻!”我惊讶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于是乎,枕头飞了……

  红衣女子明显的以为我的病了,摸了摸我的额头,十分仔细的把我从头到尾,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确定没事之后,停顿了几分钟后说了一句“没事就好”放心的离开了,于是乎我一个人百般无聊,静静的躺在床上,表示表示超超无语,老天逗我呢,我这么丑,娘竟然这么美,还那么年轻,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不过,这个娘还真称的上“仙女”姐姐,却不知,这个貌若天仙的女子的灵魂已经是别人了,这个貌若天仙的女子背后隐藏着一个个的阴谋,还是一个人的棋子,也就是这个棋子,逆转了我的人生。

  想着想着,我渐渐的感觉双眼沉重,似有千斤巨石般,竟然睡着了。宁静的夜晚,和着淡淡光晕,蔚蓝浩瀚的天际露出了一颗颗闪烁明亮的星星,皎洁光亮照在我恬静的脸上,一闪一闪的光是否在揭示真相,是否在预知未来?明天又将发生什么,一切都是未知,但必须走下去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纠魔女说:

新手一枚,各位妹纸多多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