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唉,我喜欢听这话,再说一次。”李元熏脸上露出满满的笑意。

  “哈哈,姐姐,我姐姐,我好爱你好爱你!”施元熏撒娇,扑腾着抱住了李元熏。

  “我从小就想要有一个亲姐姐了,要是你一直陪着我那该多好啊。本想一门心思对林馨雪好,没想到却是农夫与蛇。”

  “哟,不错呀,农夫与蛇都会用,进步很大嘛!”李元熏点点头,眼底满是赞许。

  “那是,林睿琦教的好。”

  “啧啧啧,现在都夫唱妇随啦。”李元熏轻轻拍了一下施元熏的脑袋,取笑道。

  “你跟郑泓睿不也是!”

  “哪有!”

  “我感觉现在好幸福啊!”施元熏感慨,“以前做梦想要的生活都有了。““是啊,真的好幸福,要是——”李元熏想了想,换了个语调,“我跟郑泓睿还要出去一趟,到时家里——两个家你都帮忙照顾下。特别是姐姐那里。这几天她一直由高枫照顾,我就不去看她了,你帮我照顾好。”

  “你,这次去是不是有危险?”施元熏仿佛感觉到了什么。

  “每次外出都会有危险的。只不过这次比以往更加凶险一点。”李元熏安慰道。

  “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好不好?”施元熏紧紧抱住了李元熏。

  “会的。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的,当然会安全回来。”李元熏微笑,眼眸却幽深无比,一丝担忧一闪而过。

  ”一定要答应我,平平安安地回来……我好困啊,姐姐我要先睡觉了……“施元熏喃喃道。

  ”好,乖乖入眠。“李元熏轻拍着施元熏的背,两人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夜,无梦。

  第二日,一通电话把李元熏从睡梦中吵醒。

  “谁?”李元熏嘟着嘴,表示还没睡醒。

  “小熏么?我是小薇。”

  听到这声音,李元熏的眼睛蹭得亮了起来。

  “小薇?”

  “小熏,先说声对不起。林馨雪的确是我放出去的。”

  最¤E新%章¤p节◇上{V酷h匠O网qm

  李元熏垂眸,静静得听着。

  “但合同绝对不是我泄露拿走的。请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

  “谢谢你!我真的很感谢你能相信我。你们是要去东南亚么?”

  “嗯。”

  “能不去么?”

  “为什么?”李元熏神色莫测,表示不解。

  “会有危险。这次妈——这次的目标,不是杨泓毅,而是郑泓睿和施家。”小薇眉头紧蹙,犹豫着说出。

  “背后的人是?”

  “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们不要过来,这是个陷阱。相信我。另外,帮我跟施嘉晟说声对不起。我爱他。”

  “小薇——”

  ”嘟嘟嘟……“李元熏刚想再说些什么,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是谁?”施元熏睡眼惺忪。

  “小薇。”李元熏还在思考刚刚小薇说的话。

  “她还敢打电话来?”施元熏一下子清醒了,“让我骂她一通。”

  “她是好意,她有苦衷吧。别太冲动了。”

  “哼——还是很过分。”

  李元熏刚想解释些什么,就听到了”咚咚“的敲门声。

  “小熏。”施嘉晟柔柔地唤了一声。

  “嗯。”

  “嗯。”李元熏和施元熏同时应答,相视一眼,随后,哈哈笑了起来。

  “小李子元熏,或者应该叫元嘉,嘉嘉,哈哈,哥哥找你。”施嘉晟难得德露出了笑颜。

  “是!哥哥陛下!马上过来。”李元熏笑呵呵地应答着,随后屁颠屁颠跟着施嘉晟出去了。

  “你呀你——跟哥哥说实话,是不是要去东南亚?”

  “这你都知道了?”李元熏假装崇拜地看着自家的哥哥。

  “哼!别去了,很危险。”施嘉晟眼眸中满是担忧,劝道。

  “你懂的。我不会让他一个人去的。”李元熏垂眸,再抬头,眼神无比坚定。

  “我知道说服不了你。所以,想跟你说,放心去吧。哥哥支持你。等哥哥事情处理好了,也来接应你!”

  “不,你不能去,施家生意都靠你的。你可别乱来。”李元熏紧皱眉头,表示不赞同。

  施嘉晟沉默了。

  “还是说,你想去找小薇?”李元熏一提到这个名字,施嘉晟眼眸瞬间亮了。

  “小熏,我始终不相信——但他们都说——事实也证明——”

  “的确是她放走林馨雪的。”李元熏果断的话语让施嘉晟眼中充满了失望和伤心。

  “不过,她没有拿走合同,也没有想害我们家。”李元熏顿了顿,解释道,“她,是爱你的。”

  “可是——她为什么——”施嘉晟眼中重燃了希望,但是仍旧不解。

  “你见过她妈妈么?”

  “没有。”施嘉晟很不明白李元熏突然的转移话题。

  “应该跟她妈妈有关。她好像是林馨雪的表姐。那估计是她妈妈让她救林馨雪出来。但她妈妈跟整件事有关么?要是有的话,动机在哪里?”李元熏自言自语,思考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妈妈?我好像是听她提起过。她妈妈对林馨雪比对她好得多了。她一年都看不到她妈妈几次。而且,她妈妈好像很恨施家。”施嘉晟努力回忆着小薇之前跟自己说的话。

  “难道是因为林晓丽?她妈妈是林晓丽的姐妹,林晓丽难产而死,所以她恨上了咱们家?”李元熏猜测道,“算了,终会揭晓的。”

  “你这次一定要小心。”

  “嗯。别告诉爸妈还有爷爷,免得他们担心。”李元熏点点头,叮嘱道。

  “嗯,我都知道的。”

  “哥哥,让我再抱你一下!”李元熏眼睛晶亮,摊开手臂,像小时候一样朝着施嘉晟撒娇求抱。

  “乖嘉嘉,哥哥抱!”施嘉晟弯腰,伸手,用力,像小时候抱妹妹一样,把李元熏抱起。眼中满是对妹妹的宠溺和深深的难舍。

  “哥哥真好!”李元熏搂着施嘉晟的脖子,汲取哥哥的温暖。

  “一定要注意安全,平安归来。”

  李元熏到房间里整理行李,翻开柜子,一块晶莹显眼的凤凰锁撞进了李元熏的视线。

  “这锁——当时殷飒飒说去东南亚找她,不会什么关联吧?”李元熏眼中闪过惊喜,紧紧握着手中的凤凰锁,无论如何,多了一个朋友,就多了一个筹码。

  第三天天刚亮,郑泓睿和李元熏就来到机场,早早得出发了,身边还有郑昊陪着。

  “这个给你。”坐上飞机后,郑泓睿掏出了原先那枚戒指,不同的是,这枚戒指上刻着“LZ”两个字母。

  “哇塞,这么快就刻好了。真是乖宝宝,来,让姐姐波一个。”李元熏眸中满是赞许,凑上前,狠狠地在郑泓睿精致的脸上波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