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干得不错!”郑老头拍拍郑泓睿肩膀,很赞同郑泓睿的行动力。

  “好了,我们走了。”郑泓睿牵起了李元熏的手,走进了机舱。

  “喜欢这个地方么?”郑泓睿留意到李元熏很眷恋得看着这个城市。

  “嗯!你说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过来么?”李元熏眨巴着眼睛期待地看着郑泓睿。

  “只要你想,随时过来。要不,以后我们大学就考纽约大学吧,这样你不是可以天天呆这儿了。”郑泓睿勾了勾李元熏翘挺的鼻梁。

  “好,拉钩钩。”李元熏伸出了漂亮的小拇指。

  “小孩子呀!”郑泓睿宠溺道,手却不自觉地伸出,和李元熏勾了勾,然后紧紧握住了李元熏的手。

  元熏,原来有喜欢的人是这种感觉,很庆幸,你在身边。

  当郑泓睿和李元熏回到施家,却发现施家人目光沉重。

  “怎么了?”李元熏问道。

  “林馨雪逃走了。”施元熏冲上来解释,“我们明明把她关起来了,但好像背后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把她劫走了。

  说到这个,施元熏就很生气。

  “应该不止这一件事吧?”郑泓睿眯了眯眼睛。

  “施家的生意出了一些问题,染上了一些官司。”施嘉晟看上去有些疲惫,眼神空洞,几天不见,胡子也长了出来。

  “姐姐你过来。”施元熏神秘兮兮地把李元熏拉到了角落。

  “姐姐,我都记起来了,你是我的亲姐姐。当初,你为了救我,被困在火里。我当时被林馨雪爸爸打伤了头,忘了这段记忆。现在我想起来了,我好开心,我有个这么好的姐姐!”施元熏哭着扑腾到李元熏的怀里。

  “元熏元熏!好开心能有你这个妹妹!”李元熏也回抱着施元熏。

  “对了,你知道哥为啥这么伤心么?”施元熏抬头看着李元熏。

  “不知道。”李元熏摇摇头。

  “这次林馨雪逃走,很有可能是小薇放走的。”施元熏气呼呼的,“她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薇?”

  “最后一个接触林馨雪的是小薇。而且,”施元熏顿了顿,“小薇和林馨雪一起不见了。”

  “我记得林馨雪好像是小薇的表姐?”

  “我看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这次公司出问题,肯定也是小薇捣的鬼!最后的合同什么,哥肯定没有瞒着小薇。你说好好的合同怎么会不见了?肯定被人拿走了嘛。哥对她那么好,她却恩将仇报。”施元熏愈发气氛。

  “也许,她也有苦衷吧。”李元熏的目光幽深,回忆起小薇当时和自己说过的话,这个环节,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少爷。”郑昊一脸严肃,不动声色地走到了郑泓睿的身后。

  “嗯?”

  “杨少爷,他出事了。”郑昊附在郑泓睿耳边,细细道来。

  郑泓睿听着,嘴角的弧度瞬时下垂,眉头紧皱,眼眸愈发深邃。

  李元熏留意到郑昊好像跟郑泓睿说了什么,郑泓睿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郑泓睿走到李元熏身旁,握了握她的手,柔声道:“我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你一个人先呆家里可好?”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么?”李元熏看到郑泓睿紧皱的眉头,柔声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郑泓睿低低的声音,淳淳很好听。

  “告诉我,我们并肩可好。”李元熏期待地看着郑泓睿。

  有片刻的沉默,郑泓睿好像在思考什么。

  “杨泓毅出事了。”随后,郑泓睿解释道。

  李元熏的心中一震。

  “准确地说,他家在东南亚的生意出了问题,他赶回去,却失去了踪迹,情况,不容乐观。”

  李元熏难以想象之前还生龙活虎,有说有笑的一个人,现在却没有了踪迹。

  “无论你要做什么,请,让我跟你一起,可好。”李元熏紧紧握住郑泓睿的手。

  2酷FJ匠!V网☆r正q|版u}首发P

  郑泓睿眼底很快闪过什么,低下头,在李元熏的额头留下一吻。

  “好。我先回去了解下情况,到时联系你。”

  “小心。”

  当郑泓睿回到家中,却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郑泓睿看都没看一眼,想直接走过。

  “泓睿。”郑母满脸微笑着,试图抓住郑泓睿的手,却被他挣脱了。

  “这些年都是我做错了,我真的错了,你能原谅我么?”

  “原谅?”郑泓睿嘴角掀起一抹讽刺的笑。

  “当你把我推向我讨厌的女人,当你差点毁了我的幸福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答案了。”郑泓睿的声音平缓,却毫无温度。

  “这次真的是我错了——”郑母的微笑僵住,只祈求儿子能原谅自己。

  “这次?你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只为了你自己的幸福,你有考虑过你的儿子?你能想象你儿子小时候目睹你不堪一面的后遗症?你还是不知悔改。”同样醇厚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郑母浑身一颤。

  “其实也没有原谅或者不原谅。”郑泓睿声音一顿,“原谅是因为在意,很早开始,我就已经不在意了。”

  话落,郑泓睿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背影。

  郑母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这些年,她真的做错了么?真的回不去了么。

  “这些年,我真的做错了么?我真的回不去了么?可是,这是因为我太在意你了!”

  郑父眼中闪过不忍,但想起这些年郑母的所作所为,生生忍住了上前拥住她的冲动。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么?你不是该和那个男人双宿双栖么?还回来干什么?”

  “男人?林迪生?”郑母痴痴地笑了,“他自始自终都不是我的男人。”

  “他不是?”郑父的眼中重新燃起了光芒。

  “你应该知道林迪生是我表哥。那晚,我的确很生气。我发誓要报复你们。当晚,他陪着我,不料,我们两个都喝醉了。”

  “哼!”

  “我当时以为是你——差点和他——但我还保持一丝清醒,当我发现不是你后,我拒绝了,但我不知道刚开始的时候,泓睿就在门口看着……是我对不起他。也是我对不起林迪生——”

  “林迪生?他?”

  “我知道他对我一直很好很好,一直在等我,但是我始终无法接受他——”

  “原来,我们兜兜转转,走了十多年的弯路啊!”郑父仰天长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