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先把我打晕了。然后去害姐姐。不过,害人终害己。他自己被落下来的横梁砸死了。”

  “姐姐吃了这么多年的苦,我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都是因为他爸和她。你知道姐姐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是因为李大海,也就是元熏的养父,他刚好经过工厂,看到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女童在火中哭泣,破窗救了她。我们居然把他当成救命恩人贡奉了十年啊!整整十年!”施元熏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你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变化,突然针对我么?就是因为她发现了这个事实!”

  施振青难以接受,这么多年来当成恩人一样养着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仇人,差点害自己的女儿丧失火海?林玥红冲了上去狠狠扇了林馨雪一巴掌。

  施嘉晟也完全懵了。怎么会是这样。

  “哈哈,哈哈——你们知道什么!我才是委屈的。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装了,我装了十多年也累了。你们知道么?我有多痛苦。这一切本来都是我的。本来我也是有幸福的家庭的,”林馨雪狰狞地笑着,“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我就是施家人,可为何我姓林不姓施?小时候,我也和元熏和嘉晟哥玩得很好。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一个仆人说我是一个没人要的孤儿。那时我有多害怕。我怕我有的这一切有一天都会没有。”

  “在我十二岁那年,我父亲的律师来找我,说我的父亲留给了我两封信,一封是父亲的,一封是母亲的,看到信的那一刻,你们知道我有多难过么?我的母亲喜欢的人竟然是施叔叔,母亲在信里说着她有多爱施叔叔,林玥红是第三者,拆散她和施叔叔。”

  “她说,本来我才是施家真正的公主。哈哈,我才公主。另一封是我父亲的,他说他要做一件事,很危险的事,他不甘心,他要报仇,如果成功,他就会带着我远走高飞,做最快乐的父女。”

  “如果他失败了,让我要在施家好好活下去。但是永远不要忘了,自己姓林。结果他果然失败了。那我还能若无其事地活下去么?我姓林啊!”

  “可是我们一直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忍心处处针对元熏?无论是哪个元熏。”施嘉晟不能接受。

  “是啊,你们的确对我好。可你们的好却是因为报恩。若是你们有天知道了事实,还会对我好么?那样元熏才是真的公主。““我害怕。所以我要得到你们更多的关注和爱。谁让元熏那么单纯。郑泓睿是我看了一眼就深深爱上的男子。可是,施元熏却要抢他。我不愿意像母亲一样重蹈覆辙,我要在郑泓睿没有喜欢上施元熏之前拆散他们。可是谁知道李元熏会出现。谁又会知道郑泓睿真的爱上了李元熏。”

  “我不甘哪!我找到了陈心柔,怂恿她绑架李元熏,可是那个人太没用了,要她直接解决了李元熏,她却那么蠢,让李元熏逃了。而这次,又成全了李元熏和郑泓睿。哈哈哈哈,天不助我啊!”林馨雪疯狂地笑着。

  “你也是没救了!”施元熏无语地看着她。

  “把她先关起来,等泓睿他们回来了再处置吧。”施振青艰难的说了一句。这个事实太难接受。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弥补这两个女儿!

  而另一边,刚刚醒过来的李元熏,看着身上被郑泓睿种满的草莓,脸红了一地。

  伸手要去掏衣服,却找不到衣服。反而落进了一个怀抱。

  “老婆,再睡一会嘛!”郑泓睿对着自己撒娇。

  “睡什么睡,都睡了这么久了,都怪你!我才高中啊!怎么办办!”李元熏很懊恼。

  “那又怎样,你是我的人啊!无论高中,大学,今生还是下辈子,我都要定你了。”郑泓睿一翻身,把李元熏压在了身下。

  “喂,你干嘛——”李元熏还没来得及说,声音就被缠绵的爱给淹没了……

  这几天,郑泓睿抛开了一切,就陪着李元熏逛街。两个人逛遍了整个纽约。

  在一家豪华的西餐厅里,郑泓睿神秘兮兮地掏出了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李元熏不解地问。

  “打开看看!”郑泓睿一脸得意。

  “额,戒指?”李元熏看着漂亮的戒指,心想这也太早了吧。

  “这个戒指叫做举世无双。你在我心中举世无双。”郑泓睿深情地看着李元熏。

  DB最=)新@W章*H节/上x#酷2匠c网

  “呃呃,不过,我现在戴戒指太早了吧——”李元熏不解风情地提了一个问题。

  “你人都是我的了,早还是迟,先把你绑在在身边再说!”郑泓睿白了李元熏一眼。

  “那你会永远对我好么?”

  “你说呢?”郑泓睿挑眉。

  “当然。因为你是我的。你的都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哈哈——”李元熏满意地笑了。

  “傻样!”郑泓睿宠溺地看着李元熏,眼中只有这一个举世无双……

  “应该在戒指上刻上字。让你时刻记得我。你不会有天忘记我吧?”李元熏眯着眼。

  “忘记你了的话,看到字又会想起了呗。刻什么字?”郑泓睿挑了挑眉。

  “刻LZ,L是李的开头字母,Z是郑的开头字母,L也是Love,怎样?”

  “可以。”郑泓睿很爽快。

  “那你要不要表示什么?”郑泓睿随后抛了一个媚眼。

  李元熏感觉到一阵眩晕,美人的魔力太大了。

  李元熏眨了眨眼睛,凑上前,搂住了郑泓睿的腰,献上了粉唇。李元熏本想蜻蜓点水,郑泓睿却紧紧拥住了李元熏,反复挑逗,加深了这个吻,直到李元熏不能喘气,才放开了她。

  李元熏注意到郑泓睿的眼中充满了情欲,心里一动,这家伙,不会随处发情吧。

  “真想把你吃了。”郑泓睿闷声。

  “哈哈,吃,吃,吃牛排!”李元熏假装没看到,立马埋首牛排中……

  在纽约呆了两个星期,却不得不回去了。

  李元熏的眼中满是留恋。

  “丫头,别回去了?”施老爷子紧紧拽住李元熏的手。

  “爷爷,我也不想走,但是必须得回去呀。”

  “当了我家媳妇就不用回去了。”郑老头一脸狐狸算计。

  李元熏脸上染上了红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