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熏时而皱眉,时而微笑,这个故事很美,也很让人心动,若是这样,自己也为姐姐开心,她给了高枫新生,高枫也为她创造一个未来。

  郑泓睿是行动派,准备了两天就和李元熏出发了,没带特别多的东西。为了甩掉郑老爷子,郑泓睿还特意带着李元熏乘晚上的飞机。郑泓睿本来就长得好看,如今戴上一副墨镜,多了三分神秘,三分魅惑。有这样一个养眼的男的在旁边,李元熏感觉受到了很多“羡慕嫉妒恨”。李元熏很享受这种感觉,特意挽住了郑泓睿的胳膊。郑泓睿低低一笑:“调皮。”李元熏抬头望着他,霸道地说了一句:“你是我的!”郑泓睿笑开了,仿佛周围的花都开了,他很喜欢这个小女人霸道宣誓的样子。

  “好,我是你的,我的都是你的。”郑泓睿低下头,蜻蜓点水般亲了李元熏一下。李元熏的脸刷地一下红了。怎么办,这个男的说一句情话,怎么这么该死得好听!

  过完安检登机以后,李元熏静静得靠着郑泓睿:“真想一直这样靠着你,直到沧海桑田。你说,我的运气怎么那么好呢,是不是走了狗屎运,竟然让我遇到了这么一个优质男!幸福来地太突然啊!”李元熏感觉捡到金蛋了。

  郑泓睿用手指弹了弹李元熏的脑袋:“脑袋瓜里都在想什么呢。”

  “唉,你说男的是不是都靠不住的?”李元熏突然惆怅了。

  郑泓睿表示很委屈,是哪个人给小女人灌输了这种知识?抓起来打一顿。

  “嘿嘿,不过我的眼光很好的,你应该是个靠的住的。”李元熏自言自语,然后扑进了郑泓睿的怀里。

  郑泓睿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女人该拿她怎么办呢?好像越来越喜欢她了怎么办?

  “快看,起飞了!”李元熏很惊喜地看着外面。随着飞机慢慢上升,地上的建筑越来越小,看到的范围越来越大,从一个点不断扩大,就像是一幅图画,一幅运动的图画,感觉看到了自己生活的环境。不一会就只能看到星星点点了。这是李元熏第一坐飞机,感觉一切都很新鲜。

  李元熏感觉有些累了,靠在郑泓睿身上沉沉地睡了过去。郑泓睿宠溺地看着身旁的李元熏,心里感觉填满了那块空缺。

  大概飞了十多个小时,终于到了纽约。

  李元熏感觉美国跟中国是完全不一样的氛围。路上都是老外,白皮肤的,黑皮肤的,看上去倒也很亲切。这儿是另一个繁华都市。

  {更.V新i=最快:w上&酷!‘匠网V!

  郑泓睿带着李元熏住进了一家豪华“Hotel”。李元熏觉得一切都很新鲜。国外的世界很大,很开放。只要你能想到,这儿都有。

  郑泓睿住的房间在李元熏隔壁。李元熏洗完澡出来,郑泓睿慵懒的躺在李元熏的床上,衬衫的纽扣解开了两颗,显得格外魅惑性感。李元熏摸摸自己的鼻子,还好没有流鼻血,不然太尴尬。郑泓睿低低一笑,倾国倾城。

  李元熏穿着随身带着的蓝色半透性感睡衣,郑泓睿的眼眸显得更为深邃了。李元熏靠边坐了下来,郑泓睿随手拿起了柜子上的吹风机,给李元熏吹起了头发。

  李元熏有些惊讶,这样的郑泓睿很温柔,她没想到他会为自己吹头发,吹的还那么温柔。李元熏感觉心里很暖,很想抱抱他。

  这样想着,李元熏就转过身来抱住了郑泓睿。郑泓睿一手还拿着吹风机为李元熏吹头发,另一只手紧紧抱住了怀里的小女人。这个小女人总是给自己猝不及防。

  郑泓睿低下头,看到小女人发育得较好的某个部位和漂亮的锁骨,呼吸沉重了起来。这个小女人,穿得这么性感就是来诱惑自己的吧。

  郑泓睿放下了手上的吹风机,重重得吻住了李元熏,李元熏被这个突然的吻弄得呼吸有些不畅,郑泓睿微微放松,李元熏趁机吸气,郑泓睿趁着李元熏张开樱桃小嘴的瞬间穷追不舍,跟李元熏在舌尖缠绕嬉戏。李元熏被吻得软身疲软,往后一靠倒在了”KING”大床上。郑泓睿抱着李元熏,压在了她的身上,手不由自主的解开了李元熏睡衣的扣子,正想进一步动作,门煞风景地响了。郑泓睿的眼中充满了情欲,想忽略这敲门声。李元熏推了推郑泓睿。无奈,郑泓睿一脸煞气地打开了门。

  郑老爷子看着一脸欲求不满郑泓睿,心里那个开怀。爷爷我就是故意的,谁叫你当时把机密告诉了施老头子,让他赢过了自己,也该让你尝点苦头!

  李元熏整理好衣服,乖巧地和郑老爷子聊起了天。郑老爷子要带自己出去逛一下,刚好郑泓睿也要出去办点事情。

  李元熏便跟着郑老爷子周围散步去了。

  李元熏回来以后,郑泓睿递给了一个漂亮的礼盒:“打开看看。”

  李元熏拆开一看,一件很漂亮的黑色晚礼服,胸前还有一朵精致小巧的手工蓝色花朵,只一眼,李元熏就喜欢上了这件衣服。

  “这是送给我的?晚上有晚会么?”

  “嗯!”郑泓睿双手插在西装口袋里,酷酷地迎着。

  李元熏进去换好礼服,穿上才发现,这件礼服跟自己刚刚合身,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香肩半露,弧形优美的抹胸衬托出了芊芊细腰。李元熏一出来,郑泓睿就抱住了李元熏:“看来我量得还不错,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说完,郑泓睿低低笑开了。

  “哼——”李元熏哼哼。

  郑泓睿将李元熏乌黑的头发高高的挽起,更显得整个人性感俏皮。

  郑泓睿低下头,给了李元熏一个甜甜的吻,在李元熏耳边诱惑道:“真想把你藏在口袋里,不让别人看到。”

  李元熏露齿一笑,踮起脚尖,给郑泓睿“啵”了一个。

  郑泓睿冷酷的脸上染上了不自然的红色。

  听郑泓睿介绍,这是一个华人慈善晚会,到时会有人出售那台仪器。

  当郑泓睿和李元熏到场的时候,众人吸了一口气,不愧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