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郑泓睿他们赶到医院时,就看到李元熏安安静静地躺在医院里,依然是那种淡然,如今却像是瓷娃娃一样,没有了生机。

  “元熏——”郑泓睿转身,看着旁边年迈却仍精神抖擞的老人,“她怎么了?”

  “她比你厉害。逃生的时候,从山上摔了下去,头部受伤,昏迷不醒。你知道她为什么没醒,我倒是想把你女人带走,不过医生说,是她自己不想醒。”

  “不想醒来?”郑泓睿倒退了几步,她怎么可以这样,偷走了自己的心后,却又不想负责。即使她再委屈,再难过,怎么能放弃自己,怎么能!

  郑泓睿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握起了李元熏的手:“我的元熏,你要离开我么?你舍得放弃我么?你疼我也疼,你苦我也苦,但你,怎么能让我一个人独自着急独自痛苦?你忘记你的承诺了么,你真的忘记了么?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说过永远不离开我的。如果你不醒来,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可是不管郑泓睿怎么说,李元熏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施家一家人赶过来,看到的就是李元熏毫无生气的样子。林玥红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对不起,小熏,妈妈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这么多年,没有照顾你一天。可是你知道么?妈妈从来没有遗弃过你。这么多年来,妈妈每一天都在想你。”

  施振青的眼眶也红了,这是自己另一个女儿啊,一直以为已经不在的女儿现在竟然回来了,上天眷顾。

  可无论怎么说,李元熏都没有醒过来的趋势。

  郑泓睿突然想到了什么,朝着郑昊喊着:“郑昊,把施元熏和她姐姐带过来。她最放不下的应该是她姐姐了。”

  当施元熏带着林玉瑾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李元熏安静的躺在床上的样子。

  施元熏知道他们交换的事情被知晓了,也不知道父母会不会责怪,弱弱地叫了一声:“爸,妈,哥。”

  林玥红抱着李元熏,听到声音头微微抬起,看到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儿,放声大哭了起来:“小熏你回来了,快来看看,这是你姐姐。你的双胞胎姐姐!”

  施元熏懵了。她一直很喜欢李元熏,但是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姐姐。

  她怔怔地看向施振青,想得到确认:“她的确是你姐姐。我们一直没有告诉你,你还有一个姐姐。”

  施嘉晟跑过来拉住李玉瑾的手:“你救救她,只有你能救她了。”

  大家这才把眼光放到了李玉瑾的身上。这个女子很美,她有着高挑的身材,精致的脸蛋却带着不正常的苍白。她看到李元熏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泪刷刷就流了下来。

  “熏儿,我是姐姐啊,你睁开眼看看姐姐。你怎能不理睬姐姐。姐姐还等着跟你一起玩,你不是说过要和姐姐一起旅游,一起看世界的。你现在干什么呀,想偷懒么?姐姐不许!”李玉瑾一边说,眼泪一边流着。

  “小熏,你听到了没有,你不是要救你姐姐么?如果你不醒过来,我们是没有人会帮你救你姐姐的,你忍心看到这么好的姐姐离你而去。小熏!”施嘉晟在旁边拼命呼唤着李元熏。

  李玉瑾一口气提不上来,晕了过去。

  “医生,医生,姐,你怎么了嘛?”施元熏立马抱住了李玉瑾。

  李玉瑾也被送进了病房。施家一家人陪着李玉瑾去了病房。

  郑泓睿像是失去了灵魂,呆呆地看着李元熏:“你知道么。当失去你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你怎么能还不醒来。你不是说好,要听我唱歌,要跟我齐肩的呢。你起来看看。”

  李元熏感觉很混乱。头疼得厉害。周围有很多嘈杂的声音,她想醒起来却睁不开眼睛。她很失望,为什么坚持了这么久的信念不复存在了,她的家不再是她的家,她的亲人也不再是她的亲人了。那她以前的那些坚持,那些苦又算是什么。她感觉很累。但她放不下,姐姐好像又晕倒了,要是自己一直不醒来,姐姐该怎么办?她的病还没有治好。还有郑泓睿,那个男子,要是自己一睡不起,他又该怎样?

  李元熏的头疼得越来越厉害。突然,她看到了熊熊大火,大火包围了整个仓库,火势愈来愈大。一个幼小略带婴儿肥的小女孩无助地四处摸索着,怀里紧紧拥着另一个更小的女孩。

  “姐姐,我,我好害怕。”怀里的女孩吓坏了,想哭又不敢哭,不住地抽泣着。

  “不怕,不怕,元熏,我是姐姐,妈妈说过,姐姐要保护妹妹的。我会保护你的。待会姐姐护着你我们逃出去。哥哥说出去一会会,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小女孩又说:“魔鬼?哪里有魔鬼?我们不怕。看到我们的手镯了没有,辟邪的!要是真是魔鬼,我就是神仙姐姐,神仙姐姐每次都能打败魔鬼的。”

  “元熏,快逃出去——”

  “元熏,别哭。快跑,逃出去找哥哥,让他来救我!”

  碎片又在重组。烟雾中看到有人来了。

  O酷|匠网永a●久免费J看b'小e说

  “元嘉,是叔叔。你受苦了,叔叔来帮你解脱。”

  “叔叔你真好,来救元嘉。”

  “叔叔小心!”元嘉看到庞然大物直直砸向叔叔,叔叔来不及反应,被重物砸中惨烈地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男子阴鸷眼神已经逐渐迷离,低低地呻吟:“报应啊——这就是报应啊!”

  “爸爸,救——救元熏。”

  “救元熏!救元熏……”

  李元熏满头大汗,不停地重复这一句话。

  施元熏一听到元熏叫自己名字,急忙跑过来拉住了李元熏的手,哇哇得哭了起来:“元熏,元熏,我在这里。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知道么?我一直以为我一个人是孤单的,即使受冤枉也是委屈的,直到我体验了你的生活,我才知道你的生活是多么的不容易,你承担了多少。我真的替你心疼。我过了十多年的富裕生活,不用为金钱疾病操心,你却那么小就懂了世态炎凉,我真的很佩服你。但现在多好,你是我姐姐了,你以后都会好的,我们都会爱你的,无论是你原来的家还是你现在的家,所以,你不要放弃好么,你醒过来,好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