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为你可怜啊!你还是比不上我。”陈心柔得意的笑了,她了解过李元熏以前的事情,她有同情,但更多的是痛快。

  “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你想听么?想听的话,走过来一点,我只跟你一个人说。”李元熏红肿的脸看去有点狰狞。

  不过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陈心柔就凑了过去。

  李元熏猛地转身用凳子扑倒了陈心柔。刚刚跟她说话那么旧,自己早就用食指上的戒指把绳子划开了。对付硬汉她是没有能力。她以前就思考过这个问题,要是被绑架了怎么办,一对一还是可以的,何况自己老早就弄了一个锋利的戒指戴着。任何时候都得有planB,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陈心柔没想到李元熏能反抗。想张口呼救,被李元熏的眼罩捂住了嘴。李元熏使出吃奶的劲,把她绑在了椅子上。然后思索着怎么逃出去。外面应该有人守着,这个房间还有一扇窗,估计窗外也有人,不过总没有门外人多。

  现在指望别人来救可能性不大,冒险也得冒了。自己不想再被丢弃,即使死,也要自己心甘情愿地死。李元熏打开那扇窗,却看到山下直接是一座山,怪不得没有人守着。这种时候也只能冒险了,免得到时被人要挟还撕票,还不如自己爽快点。

  李元熏尽量小心地沿着墙趴下去,尽量不去看陡峭的山,却不料听到有人冲了进来,喊了声人呢,手一抖,就这么光荣地滚了下去。头砰地撞到了一块石头上。

  昏过去之前,李元熏心想,死定了。估计明日头条就是某学生被绑架跑路死于山下。算了,总比被丢弃地好。

  而外面,的确有人闯了进来,不过并非陈心柔一路的人。

  而是另一队,本想看看李元熏的能力,半天都没听到声音,等冲进去一看,被绑着的早就换了一个人。

  冷酷的声音带着冷冷地笑意:“有点小本事。沿着窗去找。别放出声音,该让那小子急一下了,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有何用。这里的人,全部都解决掉!除了那个女人。”说到这儿,冷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而另一边,却是炸开锅了。何乐嘉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李元熏。打电话给施家,才发现施家全家都在集合——施元熏被绑架了。

  准确的说,不是施元熏,而是李元熏。

  陈心柔打电话来,让他们给李元熏收尸,施母当场差点晕倒。

  “你听到了没有?他们有没有骗人?真的是我的元熏,是我们另一个元熏啊!她没有死,上天眷顾让另一个元熏回来了。”一边说着,林玥红一边哭着,“你一定要救她,即使拿我换也要救她。我一直以为她已经——是上帝眷顾我们么?那为什么还要让她受这些苦。我对不起她——”

  施振青也心痛不已:“不论任何手段,我都会让她回来的,会让她安全地回来的。”

  “我真的好蠢,我不配当母亲。她跟我们相处了这么久,我们却一点也没有发现——她这么多年,在外面是怎么过得——我还一直以为”一想到过去的那么多年,施嘉晟捶胸顿足,林玥红再也坚持不住晕倒了。

  施家忙的一团转,郑泓睿那儿也好不了多少。

  当他一听说李元熏不见了,他就放下了所有的事情,没日没夜地赶了回来。他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她了,但不知道这份情已经深深植入心底。他无法想象,万一她出了什么事,他要怎么原谅自己。以前奶奶那个时候,他无能为力。但现在,他有了能力,却还是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拿自己还有什么用。即使找遍全世界也要把她找到。

  原来,他对她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了,有种东西已经扎在在心底。

  现在的他,像是一头发怒的豹子,想要毁灭世界。

  郑泓睿调集了所有的人和信息,终于发现了李元熏的踪迹——陈家的旧车库——他们该死,他要让他们永远翻不了身。

  当郑泓睿联合施家,带着人赶到陈家仓库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片狼藉。满是打斗的痕迹。房间里还绑着陈心柔。

  郑泓睿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失控过,他满眼充血:“把她带下去,不要让她死的太容易。其他人,搜,一寸都不要放过。”

  她是逃走了么,还是?郑泓睿不敢想,他宁愿有人把她救走了,她那么聪明,她是不会让自己陷入绝对危机的。都是自己的错,没有把她的身世完完整整告诉她。早知如此,他不该走的。

  “元熏,你答应过我的,永远不会离开我的。不要离开我。”郑泓睿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郑泓睿感到了撕心裂肺的感觉。

  郑泓睿带人把所有的地方都搜过了,却没有半点踪迹,郑泓睿的脸如千年寒冰一般。

  “少爷,有一件衣服。”郑泓睿认出来了,这是李元熏的衣服,却是血迹斑斑,被撕破的衣服。郑泓睿的心疼得厉害,他到底遭遇了什么:“继续找!”

  所有人搜索了整整一天一夜也没有发现人影。

  J酷,◇匠$网正0(版)首+#发!

  郑泓睿呆呆地坐在仓库,一点也没有吃东西,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回忆着以前和李元熏的点点滴滴。

  施爸和施妈也赶了过来,却听说还没有李元熏的踪迹。施妈紧紧拽着李元熏的衣服,泣不成声。

  “打电话去问问施元熏,她有没有回去,万一回去了,一定要让我们知道。”郑泓睿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转过来朝着手下的人说了一句。

  “少爷,电话,接么?”郑泓睿像疯子一样抢过电话,迫切地接了起来:“元熏!”

  “你的出息呢?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苍老却又冷酷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在哪里?”郑泓睿的声音愈发冷了。

  “恒城医院。”对方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去恒城医院!”郑泓睿喊了一声,像剑一般冲了出去。

  郑昊在后面看着,皱起了眉头,希望李元熏没有事,不然,这样的少爷——很可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