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黑色的面包车急速停了下来,直直朝着李元熏所在的电话亭冲了过来。不给李元熏思考的时间就把她装上了车。李元熏心里有点忐忑,刚刚自己在情急之下掉了一只耳环,光靠这只耳环,有人能找到自己么?还是自己真的就这么倒霉,要自生自灭了?

  正当李元熏的车火速开走以后,另一辆低调的车,开到了原先车的位子上。

  “您看——”手下很恭敬地朝着坐在副驾驶车上的人说道。

  “不要出声,跟上看看。”

  李元熏被蒙上了眼睛,感觉到车好像从一个拐角开进了一个仓库。李元熏脑子不停地转着,到底是谁要对自己不利。为钱,为财,还是为其他?不管是什么原因,很快也就能揭晓了。

  李元熏好像听到有两个女人在门口讲着什么话,断断续续,不太听得清楚。

  其中一个声音不耐烦:“我才不会让她那么爽快,我好好好折磨她。”

  以前都是在小说里才能体会到的绑架情景,今天真正体会到了一次,还真是长见识了。感觉自己就是在被宰的肉,毫无抵抗能力地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李元熏干脆也就不反抗了。静静地喘口气。正当想李元熏安静地喘口气,就听到“啪”的一声,自己脸上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李元熏,我最讨厌的就是你那副装清高的样子!”声音一出,李元熏就知道是谁了,久违的“朋友”——陈心柔。

  “李元熏?”李元熏故意扬长了尾音。

  “哈哈哈,你根本就不是施元熏,你是李元熏,落魄的李元熏!你凭什么跟我比,凭什么跟林馨雪抢郑泓睿?”陈心柔很疯狂。

  “你为什么会说我是李元熏?”李元熏的脸有些辣辣地疼,声音还是一味地清冷。

  “哈哈哈,太可笑了。我居然败在了一个被我家送出去的弃婴身上,报应啊!”陈心柔的话前言不接后语。

  “你先把我眼罩摘下来,你让那么多人在这儿,我们怎么说话?还有你说的弃婴到底怎么回事?”

  “量你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陈心柔走过来把李元熏的眼罩狠狠摘了下来。然后吩咐其他人到外面去守着。

  李元熏看到了亮光。这果然是一家废弃的仓库,只不过,自己不认识这个地方。看样子,像是谁家的废弃仓库。自己手机什么也都不在手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自己,难道真的要命丧于此?

  “弃婴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元熏见到阳光后继续问着刚刚那个话题。

  “你都不知道。哈哈,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要感谢我,我让你明明白白的,”陈心柔原本清秀的脸完全扭曲了,“我早就发现你不是以前的施元熏了,以前的她跟你根本就是两个人。我使计,以前的你只会乖乖的跳,现在的你,真的很讨厌,反而让我出丑。最不该的是,是你得罪了林馨雪。你居然让他爱上了你。以前他谁也不爱,跟你斗也就斗了。你实在不应该。”想到这儿,陈心柔又冲上来狠狠地打了李元熏一巴掌。

  李元熏那个委屈啊,蓝颜祸水啊。为了郑泓睿,也得挨一巴掌。

  “哈哈,现在你不是毫无反抗能力了吗?他会来救你吗?不会,他的数据库被我们捅了一个洞,他是找不过来的。你知道你有多可恶嘛?本来想着让你跑八百米三千米出个丑,可是你居然获得第一了。不过,你居然不是施元熏。你知道我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有多开心吗?我想终于能把你打败了,你是个假公主,到时候我揭穿了你,所以人都会唾弃你,郑泓睿会讨厌你,这个世界都没有你的生存之地。那个时候,林馨雪就会帮我把苏青给抢回来。都怪你,怪你和何乐嘉。先是你,下一个就是何乐嘉了。可是,你居然让我家输的一派涂地,让我家在恒城没有立足之地。你该死,你毁了我,我也要用同样的方式毁了你。”陈心柔笑得很狰狞。

  “我的确是个假千金。这一切也都不是我的。不过当初施元熏在悬崖上,是你下的毒手?”李元熏倒是爽快地承认了,之前一直害怕别人发现,现在自己都这样了,被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的确是我,可惜她居然没有死。可你居然是她,哈哈哈,你活该,你居然是她。你也是惨。其实你根本不是假千金,你是如假包换的千金。不过,是施家的弃千金。太惨了。”陈心柔一脸悲戚地看着李元熏。

  李元熏的心一疼。她知道不能完全相信她的话,但万一是真的?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李元熏脸上露出的痛苦表情取悦了陈心柔。

  “你都不知道吧,你和施元熏是真正的姐妹。只不过,哈哈!你们小时候被仇家抢走了,结果,你的父母,只救出了你的姐姐,把你给丢弃了!哈哈哈!”

  M酷匠=2网&正^q版首发

  丢弃?哈哈,李元熏感觉心好疼。她能相信她的话么?她能否认么?自己一直是被丢弃的那一个?好一个丢弃。

  李元熏感觉心疼的厉害:“我不相信。”

  “你的父母心虚了你知道么?当我们把当年的事情当作把柄告诉他们。他们居然联合郑泓睿把我们全家往死里逼。可笑,真可笑啊——我们还没告诉他们你就是那个弃婴,”陈心柔狰狞地说,“如果我们告诉他们,你说他们会给我们想要的,还是直接又一次放弃你?”

  “哈哈哈哈——”李元熏笑了,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陈心柔,你觉得自己惨,自己不应该,那我呢?谁来给我委屈?”

  听到李元熏撕心裂肺的笑,陈心柔倒是呆住了。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才是最可笑的那个人。这么多年,我所坚持的一切就是为了我的姐姐,为了我原来的那个家,现在你告诉我,我坚持的并非是我真正的家人。你说我可笑么?我没有好好过一天童年,我每天想着责任赚钱,我想着我要强大,现在你告诉我,我只不过是个被丢弃的人。我累了,我真的累了。你想干什么?拿我来威胁他们么?”李元熏有种崩溃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