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们男女朋友关系是怎么回事?”李元熏对这点还是有些芥蒂。

  “他大概除了对你是真诚没有任何利用,别人,他都是看菜吃饭的,”单妮妮自嘲地说,“我在美国有个世家未婚夫。我不想嫁给他。他妈妈很喜欢我。想让我当他家的媳妇。那个时候郑泓睿也讨厌一些宴会饭局。我们两个人就一拍即合,假称男女友参加一些宴会,当然,他还帮我摆脱我的未婚夫,代价是获得我家在美国的数据信息。”

  “那那些信息,你们应该也不是白白给他的吧。”李元熏想,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饭。

  “哈哈,你和他果然是一类人。脑子转的也够快。我们在不违背道义的情况下会帮他获得他想要的数据,我家在全球都有数据库。而他,帮我家的旅游业在其他地方扩展宣传。所以也是一个互利互赢的方式……”

  这一晚,单妮妮和李元熏说了很多,李元熏也从震惊心疼,到平静接受。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一直没有仔细了解过他的过去,也不知道他竟然受了这么多苦。总以为他是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一切都是那么顺利,不料,他遭遇的,与自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得差不多的时候,何乐嘉也回来了,何乐嘉和苏青感情也急速升温。三个人聊了一些女孩子的话题,便躺下了。笫一次睡帐篷,磕得自己的背有些疼,李元熏感觉脑子有些混乱,怎么也睡不着。一是为郑泓睿心疼,从来不知道他遇到了这么多。二是觉得自己的幸福来得太突然,突然地让她感觉有些患得患失。她忽然有些害怕,害怕自己是否配不上如此优秀的郑泓睿,害怕她做回李元熏,这一切都会没有。

  虽然现在郑泓睿对自己很好很好,但他会一直最自己这么好么。说到底,李元熏还是内心胆怯,这是一种天生的自卑感。金钱和家世上的硬伤,让她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上变得这么不自信。

  她在想,若是不看先天因素,她李元熏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但是,现实毕竟是现实。自己终有一日会回去的,那时一切还会像现在这样么?那么多年,那么多苦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郑泓睿最痛苦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挺过来的。那现在,两人到底能不能一直走下去?

  李元熏整个晚上都在思考,睡了一两个小时,天就蒙蒙亮了。李元熏穿了衣服,走了出去。她爬上了岩石,静静的等日出。一轮淡淡的光晕从天际慢慢浮现。海浪拍打着岩石。初升的太阳光还是那么弱,慢慢上升,光晕慢慢强烈。

  u#酷nX匠网,…唯H¤一正版“J,)其WN他{F都C是8盗版

  是啊,日出日落,每天都会周而复始。自己又在担忧什么。以前那么困难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过幸福的日子难道反而不习惯了么?存在即理由。任何事情都是它存在的理由。人生得意须尽欢,自己不知道和郑泓睿以后会怎么样,至少此时此刻,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幸福,那就够了。自己在乎天长地久,也在乎曾经拥有。

  大不了,万一以后郑泓睿不要自己了,自己也去找别人。大家好聚好散。哈哈,毕竟自己也是半个美人嘛,虽然没有郑泓睿来得美!想到这儿,李元熏低低地笑了。

  笑意中感觉有一双手臂从后面环住了自己,刚想挣脱,闻到了一股淡淡香气。李元熏放弃了挣扎,放心地往后靠去。

  “不怕是色狼么?”郑泓睿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李元熏耳边低低地响起。

  “除了你这只大色狼还有其他的么?”李元熏调侃道。

  “调皮。怎么知道是我的?是不是整个晚上都在想我?”

  “别自恋了。闻到你身上独有的味道了呗。”

  郑泓睿低下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真的?我怎么没有闻到?”

  “这味道只有我能闻到!”李元熏满脸自豪,“你还记得那件衣服么?”

  “什么衣服?”郑泓睿有些茫然。

  “还装傻!开学没多久那个时候,有一天下雨,我一个人开心得在街上走着。结果下了大雨。结果,有个混蛋的车从我身边咻的一下过去,溅了我一身。”

  “谁啊,这么混蛋。”郑泓睿故意好笑的附和。

  “哼哼!那个人还丢了一件衣服给我。谁要他的衣服,也不扔把伞下来。”李元熏愤愤不平。

  “你是要伞的人?我猜你心里肯定想,怎么没停下来请你进去坐坐吧?”郑泓睿换了个调调。

  “这怎么被你知道了。所以我说他就蠢吧,虽然衣服挺值钱的。不过要是请我进去坐坐,搞不好我马上就芳心暗许了呢。”李元熏一脸发春的样子。

  郑泓睿嘴角抽搐。那件衣服当然值钱咯,是名家设计的,自己最喜欢的一件。偏偏这个小家伙还嫌弃。想了想,郑泓睿还是问了句:“你怎么知道那件衣服是谁的?”

  “我的鼻子很灵的,闻到某人的味道了呗。”

  郑泓睿掐了掐李元熏小小的粉红鼻子:“怎么跟狗鼻子一样,这么灵!”

  “什么狗鼻子,你才狗鼻子。我的可是猪鼻子,我要吃好吃的!”李元熏嘿嘿一笑。

  郑泓睿无语问青天,怎么被他逮到了这么个小女人。

  隔了一会,郑泓睿觉得要转移话题了,就问道:“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没睡好么?本来想到帐篷边看看你有没有醒,叫你起来看日出的。结果你老早在这儿了呢。”说完,把头靠在了李元熏的肩膀上。

  “昨天晚上单妮妮跟我讲了某人的故事,我就睡不着了。我发现,我更加爱你,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郑泓睿一听到他知道了自己的故事,身体忽然一紧,后又听到她说越来越爱自己,控制不住紧紧的抱住李元熏。这小女人,总是一惊一乍,让人紧张。

  “我害怕。”李元熏撒娇的说。

  “你害怕什么?”郑泓睿好听的声音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