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熏看着星空,依偎在郑泓睿的怀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涌上心头。

  “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李元熏缓缓地说。

  f酷F匠C网U首YT发7

  “嗯?”郑泓睿一哼。

  “我发现漂亮的不在于景色,而在于身边的人,只要跟对的人,喜欢的人在一起,在哪儿都是最漂亮的。”在沉静的晚上,李元熏清脆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美。

  郑泓睿的心一颤,这小女人开窍了不成,居然会说情话了,还说的如此好听。自己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感觉有一种拥有了整个世界的感觉。

  “你把最后一句话再说一遍?”郑泓睿很享受她突如其来的告白。

  “在哪儿都是最漂亮的?”李元熏低低地笑了。

  “不是,前一句话!”郑泓睿感觉这小女人是故意的。

  “哪一句,我不记得了嘛!”

  “就是你告白那句,本少爷听着特别舒服,再来一句。”郑泓睿得意地说。

  “我哪里告白过了。你听错了吧?”李元熏死不承认。

  “你说不说?”郑泓睿有点威胁道。

  “不说,打死也不说。”

  “你确定?”郑泓睿好看的眉一跳。

  “我就——”李元熏还没说完,郑泓睿就霸道地覆上了李元熏的唇,享受了唇间的美味。

  李元熏满足地笑了,刚想闭上眼睛享受这个吻,忽然看见天空中流星飞过。

  “有流星!”李元熏马上挣脱郑泓睿。

  郑泓睿看着李元熏小孩子般的激动,好气又好笑。好气是自己沉浸在那个吻当中,流星来得真是不是时候;好笑是,果然少女心是不会变的。喜欢她在自己面前豪无伪装,表现最单纯的一面。

  “你不许愿么?”郑泓睿提醒着这个手舞足蹈的小女人。

  “不许。许愿是电视剧里的傻女主经常会做的事。我的幸福会有我来把握。我只会欣赏流星的美,至于其他的,要靠我自己来争取。而且,我现在没有特别大的愿望,我,很满足。”说完,李元熏踮起脚,细嫩的手臂钩住了郑泓睿的脖子,甜甜得送上了一吻:“有你,我感觉很满足!”

  郑泓睿真是爱死这个小女人,情话说的这么烂漫,害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自己心跳的这么快。

  自己不想放手,也永远不会放手了。

  她,永远都是属于自己的。

  月光照在相拥的男女身上,一切都是那么唯美。岁月静好,有如此一人,足矣。

  李元熏回到帐篷里的时候,单妮妮已经躺在帐篷里了,何乐嘉还在外面和别人玩桌游还没回来。单妮妮看着李元熏美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她刚开始的淡然截然不同。现在的她,该是收获真正的幸福了吧。

  “看到你们这样,真好。很羡慕你,拥有他,就拥有了全世界。”单妮妮眼中没有嫉妒,而是满满的祝福。

  “谢谢你。我的确感觉到现在很幸福。”李元熏脱掉外套,躺了下来。

  “如果刚开始,我或许会嫉妒你。毕竟那样一个优秀的男子,估计所有女人都会为他倾倒。而现在,我祝福你们。答应我,请对他好。他曾经也很不容易。”

  李元熏有些疑惑,他一直觉得郑泓睿是那种天生的天之骄子,要风有风,要雨有雨,他也有不容易的过去:“对他好是我本来就该做的。他全心全意喜欢我,我必然会把自己全心全意地交给他。不过,你说,他曾经也很不容易是什么意思?能和我说说他的故事么?”

  李元熏以前不想了解更多,是怕了解多了,负担也就多了。现在不一样,两个人已经坦诚相待,那么自己应该知道他的所有。她知道他是一个很骄傲坚强的人,不到非常时刻,他是不会告诉自己他的过去的。

  “我认识他的时候才九岁。那时,他也不过是个九岁的孩子,却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谈起那段过去,单妮妮还是心有余悸,“他小时候是和爷爷奶奶在美国生活的,他爸妈关系不好——准确的说,他妈一直跟他爸爸赌气。所以小时候郑泓睿得到的温暖就很少。”

  “他爷爷曾经是退伍军人,在黑手党也有一定的地位。他的爸爸在中国做生意,他们家的生意中美都做得很大,树敌自然也不会少。那个时候,单纯的小男孩也有了异乎常人的敏锐感。有天他和她奶奶在街上遭遇绑架。他眼睁睁看着他的奶奶为了保护他而去世。我想那时他是绝望的吧。但他坚持了下来,在绑匪的手上逃了出来。逃出来之后他并没有回去,反而,开始在外面磨练,建立自己的数据库。他想要建立一个数据网络王国,然后保护,所有他想保护的人。”听到这儿,李元熏的心疼了起来,为那个9岁的小男孩而疼。

  “然后。他开始在不同的地方工作,深入到公司内部。他曾经为了获得数据在高级餐厅端过盘子,在广告公司做过推销,在教育结构做过老师,在大公司做过跑腿的。我遇到他,是在一家酒店,那时他在做服务员,我则是大小姐过去吃喝玩乐,我对服务员最为不屑,指使着他端酒。他脸上没有一丝不屑。那时我偏偏想多欺负他,让他拿这拿那个。毕竟那个时候年纪小,在酒吧里差点被一个色狼欺负,反而是他赤手空拳收拾了那个色狼,把我救了出来。”

  李元熏心情稍微缓和了一点,心想,那么小就会英雄救美了,不过估计,他应该不只是为了美而救的吧。

  “那时我很感动,这样一个人英雄救美,哪怕只是一个服务员,也让我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正当我想着要不要像中国女子一样一身相许的时候。他一脸冷淡地看着我,像是很不屑的样子,说他只是举手之劳。若是真想回报,就拿我们家的旅游网络信息来回报吧。我那时真是惊呆了。你看,他从小就知道谋算了,哪里是单纯救我,分明就是看中了我家在全球的旅游业生意。唉。不过我倒也甘愿为他利用。”说到这儿,单妮妮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