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会把自己给甩了。一想到那个场景,郑泓睿的脸瞬间黑了。的确,这个小女人恩怨分明,又记仇的很。她最擅长的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心里还在疼,却非要笑着说漂亮话,而且还说得那么绝情。最喜欢用的就是杀敌一万,自损一千的方法。聪明是聪明,理智也理智,勉强也算是举世无双吧。不管配不配的上自己,她都已经住在了自己心中,那她就是最好的。“那你和单妮妮怎么样了?”郑泓睿说得有点暧昧。自己早就看出来了,这两人后来的关系很不一般。

  说到这个,杨泓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在:“我们能怎么样啊!”

  “跟着心走,不要错过了,兄弟。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瞧瞧,瞧瞧,这哪里郑泓睿会说出口的话。这么八卦,还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一看就是那个女人的风格。果然是近墨者黑。这个人能不能有点志气啊!人家是夫唱妇随,在他这儿,怎么到了个头。以往的英明神武到哪里去了。真怀念以前的那个郑泓睿,真是一去不复返了。

  下午的天气倒是不错,无风。所以一点钟,所有人都准时上了船。这是一艘中型船,有上下两层,不像泰坦尼克号那么辉煌有气势,却也颇有自己的风格。

  在船上应该是比较惬意的,海风拂面,看着船打起的海浪,仰头是蓝天,低头是大海。隐隐还能看见前方有一座小岛。

  大家都比较期待,感觉就是一次探险旅程,有着说不出的新鲜感。

  随着船停港,船员用绳索拉住港头标志物,护送着他们一个一个下船。李元熏一下船,就感觉有种说不出的亲切,仿佛闻到了海风的味道。

  班主任命令男生搬烧烤器具和露营器材,女生则提一些轻的东西。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地登山去了。兴奋之余,几个男生还哼起了歌。听到歌声,李元熏转头,调侃地对着一直默默跟在自己后面郑泓睿说:“你会唱歌么?”

  郑泓睿习惯性地一挑眉:“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应该会的。你什么时候唱歌给我听吧?”李元熏向郑泓睿撒娇。

  “我的歌,只会唱给我的老婆听。”郑泓睿痞痞一笑,暧昧地看着李元熏。

  这句话反倒是让李元熏难为情了。

  看正●\版章节x上=酷(匠网

  李元熏看看天气:“今天的天气不错。这儿的景色特别美。”

  郑泓睿好气又好笑,这个人装傻充愣排名第一没人敢居第二。说不过就装傻,真有一套。

  郑泓睿也不为难她,反正来日方长,这个人,不管怎样都是自己的。

  单妮妮登山登得有点吃不消了,跑上来和李元熏说话,有点惊讶李元熏的体力。李元熏只是淡淡笑笑,爬山自己以前爬的多了,这点还是小意思。

  郑泓睿却有点幽怨得看着单妮妮,这家伙来了,李元熏都不跟自己说话了,自己本来在后面可以尽情看这小女人爬山的样子,现在多来了一个煞风景的,这是闹哪样。

  杨泓毅也赶了上来,一拍郑泓睿肩膀:“兄弟,你现在怎么像个怨妇一样。难道这就是爱情的魅力!天哪,请赐予我一个女朋友吧!”

  他话一结束,三个人齐刷刷地看着他。李元熏神秘叵测地用手肘碰了碰单妮妮,然后对着杨泓毅说:“爱情来了挡也挡不住,珍惜眼前人,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单妮妮反倒是很不好意思地假装看蓝天,眼神却止不住地往杨泓毅那儿瞅。

  杨泓毅仰天长叹:“果然是一个鼻孔出气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所有人都气喘吁吁地登山,到了顶峰,终于看到了远方的海天相接的沙滩。而看到了美丽的沙滩,感觉别有洞天,之前爬山所受的累和苦也就抛之脑后了,只想更快的到达目的地。李元熏也感觉眼睛一亮,拉了拉郑泓睿,加快了步伐。

  “好漂亮啊!”

  “终于到了!”

  到底目的地以后,大家都急急忙忙把背上背的,手里拿的东西扔在了地上,迫不及待地要欣赏一下风景。

  偏偏班主任煞风景地要让一部分人先把烧烤道具整理好,一部分人先把帐篷搭好。无奈,大家只得撇撇嘴开始干事情了。

  这儿大多都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怎么搭帐篷,怎么烧烤,根本不清楚。李元熏对烧烤有一点经验,就带领着指挥大家准备烧烤。

  郑泓睿和杨泓毅搭帐篷居然非常有经验,三下五除二就把一个帐篷搭好了。其他人也跟着纷纷效仿。

  两边有竟然有序地操作着。不一会,沙滩上方就有一顶顶显眼的帐篷矗立起来了。男生们看着自己搭的帐篷,感觉超级有成就感。

  女生大多都在帮忙弄烧烤。郑泓睿看到李元熏煞有介事地介绍指挥着,觉得更有成就感,这可是自己的小女人啊,果然厉害。

  郑泓睿连忙把帐篷这边弄好,也去帮李元熏烧烤。李元熏的脸上粘上了黑黑的雾烟。让原本看去有点淡然的脸显得俏皮。郑泓睿微笑着伸出手,亲昵地帮李元熏把脸上的雾烟给擦了。夕阳下,李元熏微红的脸,让郑泓睿感觉岁月静好,若是老了,她能为自己这样烧饭,过一对平常夫妇做的事情,也很美好。

  过了个把小时后,就是享受美味的时候了。大家都自己动起手来,自己烤的味道感觉特别好。郑泓睿帮李元熏烤了几串。李元熏感觉郑泓睿手艺还真的不错,他烤的比自己烤的好吃。到后来,她干脆就撒娇,郑泓睿烤两串,她必须得吃一串半,剩下半串吃不完就赏给某人了。某人脾气好得逆天,心甘情愿帮李元熏打下手,看得杨泓毅捶胸顿足,直喊郑泓睿不整齐。

  晚饭过后就自由了。有些同学聚在一起看鬼片。有几个则席地而坐玩桌游。也有月光下促膝长谈的。李元熏他们先是玩了会谁是卧底,之后便也散了。

  郑泓睿牵着李元熏的手随处逛着,在靠近海岸边停了下来。

  李元熏伸出手要让郑泓睿抱抱。

  郑泓睿宠溺的把李元熏抱在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