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对她特别好,但是偶尔,对她也是有抱怨的。她的抱怨就是有了小女孩以后,妈妈就几乎没有抱过她,一直抱着小女孩,而小女孩则一直仗着自己小,要妈妈抱着。有时实在气不过,姐姐也会说一句:“要是没有你就好了!”而那时,小女孩的性子更倔,她就会顶嘴,如果她顶嘴了,两人就会冷战一会。如果她示弱了,就会像温顺的小狗狗一样扑到姐姐的怀里,姐姐就会笑了,然后抱着她。”

  “当时的日子过得十分滋润。她们一起去田里放水,放水的空暇,姐姐会和她一起去抓螃蟹,抓了以后拿出带着的火柴,点燃柴火,用几片叶子包住水,烤了螃蟹吃。这蟹脚的味道特别好,偶尔,她们也会烤马铃薯。她们后院,翻过墙,也是有一块秘密基地的,这个一幢废弃的老房子,在老房子上揭下几张瓦片,挡住风就可以烤螃蟹和马铃薯吃了。有时顺风,一会火就烧起来了,有时则怎么点也点不着。”

  “早上要是起的特别早,奶奶就会给她们讲一些仙人婆婆的故事,每次听奶奶讲故事,她都特别入迷,感觉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当中。那时特别喜欢听奶奶讲这些亦真亦假的故事。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回忆到这些,李元熏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情,那段时间应该是最快乐的时光了。

  “一直觉得死亡离我们很遥远,反正小女孩有感觉以来,已经去世的那就去世了,活着的都是鲜活的。

  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觉得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却毫无预兆地发生了。这一巴掌,打得很疼,生生把小女孩的命运打得转了一个方向。

  这是她第一次踏进这个阴森森的医院。有种莫名的寒气从她的脚底涌起。姐姐没有和她多说话,就侧着身子躺在了病床的一侧。她还想多停留一会儿,但要回去上课,就让大伯带着她先回去了。爸妈在医院陪着姐姐。爸妈让她一定要听话。她会很听话的。她保证。

  但听话有什么用。姐姐一天天憔悴,生了很重的病。”讲到这儿,李元熏紧紧抓住了郑泓睿的手,“你知道吗?我那个时候好难过,难过得要死掉了。我害怕姐姐会离我们而去。那么好的人,有苦都一个人承担。她很疼,却从来都不说。我们能怎么办?要钱没有,要人脉没有。这个世界真的很残酷,很不公平。我老是看到妈妈一个人在夜里哭泣。我看着爸爸,那严肃的眼神里流露的只有无助了,爸爸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很多,妈妈变得好沧桑,好沧桑。我要坚强,我要安慰爸爸妈妈。不过我心中老是会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谁来安慰我?我的姐姐,我的一切,若是没有了我还能活下去么?”

  “要是她不在了,我肯定过不下去的。”

  “以前爸爸很凶,后来爸爸不再那么凶了,突然变得很温和了。但酒却喝得越来越凶了,有时,喝得站都站不稳了。我用尽全力扶住爸爸,爸爸却一把抱起了我,眼中还充盈了泪水,爸爸颤颤巍巍的样子,真让我担心他一个不小心会和我一起摔倒地上。但还好,他没有摔倒。一晚上,他拉着我说了很多很多,但大多都是重复的话。好不容易弄得爸爸睡着了,半夜里却听见爸爸起来吐得声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妈妈整日以泪洗面。祈求姐姐病能好。”

  “那时,我真的好痛苦好痛苦。我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我开始改变,我要变得很强大很强大。我开始各种训练,让自己坚强。可是,我还是无助,这种无助只能藏起来。

  有次姐姐又病倒了,我好害怕,那时我好无助好无助。我甚至想过自杀。我微笑着去学校。想开开心心地度过最后一天。也是那天,他的微笑救了我,他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他会像个哥哥一样保护自己。”

  就是为了这句话,自己又生存了下来。我开始不在别人面前泄露自己的情绪,我开始默默喜欢他。给自己编织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f更M新…#最快上酷m匠网i;

  可是这个理由,也是自欺欺人。”郑泓睿心疼地抱紧了李元熏,她从来不知道,怀里这个小人儿受了这么大的苦。

  “郑泓睿,你知道么。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很害怕。有多少个夜晚我就睁大眼睛,防御状态,自己抱着自己,想着要怎么办。我好害怕,害怕到都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睛我的防御状态就会减弱,我就好害怕。害怕睁开眼姐姐就不在了。然后,我就想到了自己的以前,真的为自己心疼。都没有人为我心疼,只有我自己为我自己心疼。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我睡不着,就点亮灯,睁大眼睛,要么开始幻想,要么开始看小说,为了躲避我不想去想的东西。我明显地感觉到了我身体里的两股力量,一股是要拼命长大的自己,在说,我会保护你。另一股是儿时的自己,在挣扎,在害怕,想在黑夜里哭泣。我生生抑制住了自己,不让自己哭泣。我好想长大。我好害怕。这么多路,都是一个人走的。只有林睿琦三个字,支撑着自己。那天,他说不喜欢自己。自己感觉这么多年的支撑的东西都没有了。自己是不是好可悲!”李元熏低低地哭出了声。

  “元熏。我的元熏。听到你让另一个男人在心中那么多年。我好生气,好生气为什么没有早点遇到你。我知道,不管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会怀疑。我不会多说,我会一直紧紧抱住你。我对你,从担心到嫉妒到喜欢,现在,已经放不下你了。你有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你永远是我的元熏。以后,你的一切都交给我。你有我,就由我陪你度过以后的岁月可好?忘记过去那些悲痛,以后你的幸福交给我。”郑泓睿低下头,轻轻的吻着李元熏的额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