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李元熏故意拖长尾音,意味深长得看着后面的苏青,苏青本来就长得阳光帅气,白色的西装更显得整个人飘逸出尘,像是一块丰神奇秀的美玉,两个人,很是般配。

  “干嘛干嘛,施元熏你那语气什么意思?”何乐嘉不乐意了。

  李元熏侧了侧身,朝着后面的苏青:“哥们,革命尚未成功,兄弟仍需努力。”

  说完,掩唇笑了。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啊,郑泓睿拉过李元熏,不想让她的笑容被别人看到,宠溺得说了句:“调皮。”搂着李元熏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何乐嘉揉了揉眼睛,撞了一下旁边的苏青:“喂,苏青,我没看花眼吧,刚刚说话的那个是郑泓睿么?被鬼附身了?”

  苏青忽地一笑:“我懂了,步伐要抓紧了。”

  说完,牵起了何乐嘉的手。

  “喂,你干嘛,我问你话呢,你都手动脚干嘛!你不是一直对施元熏有兴趣的,看来你的压力很大了。”何乐嘉很不满意。

  “嘘,晚会要开始了呢。还有,我从始至终一直都对施元熏不敢兴趣呀。”苏青温柔的样子,让何乐嘉怔了怔,好吧,帅哥就是不能温柔,会亮瞎别人的眼的。

  “你说什么?”何乐嘉愣了,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感兴趣的人不是施元熏?那为何当初篝火晚会的时候对施元熏另眼相待?

  “我说,我自始至终,只对一个女生感兴趣,可惜这个女生却傻傻不知道,还把我推向别人的怀抱。”苏青定定地看着何乐嘉的眼睛,深情无比。

  “我——我一直以为——我不知道……”何乐嘉也开始语无伦次了,她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自己的朋友。她一直秉着朋友夫不可欺的原则,即使有的时候心里很苦涩,她也一直忍着,没想到,居然是——“我就说你这个傻女人想多了吧。不过,一切都来得及,我们不是还有一辈子么?”

  “……”

  单妮妮简单宣布了一下舞会的规则。舞会有两个环节,第一个是传统舞会环节,邀请舞伴跳舞。第二个环节是假面舞会环节,搜寻舞伴。听上去都很有意思。

  随着音乐的缓缓响起,舞会正式开始了。

  第一环节,先是和自己带来的舞伴舞上一曲。李元熏已经练习了很久,现在感觉虽有些紧张,但也感觉小有成就。

  李元熏微笑着把手交给了郑泓睿,两人走到中心,合拍地跳了起来。两个人看起来是那么契合。郑泓睿低下头,靠近李元熏,在李元熏的耳边低低地说:“跳得不错嘛!”李元熏灿烂一笑:“老师教的好。”

  郑泓睿笑了,笑得特别开怀。这个小家伙,真是太对自己的胃口了。

  苏青和何乐嘉也挑起了舞,两人还是不停拌嘴,何乐嘉老是找苏青麻烦,苏青每每都用温柔挡回,何乐嘉生气啊,人太温柔也不好,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软软的,苦逼的还是自己。打不得骂不得,还不如郑泓睿这个冷美人。

  杨泓毅和单妮妮也紧随而上。单妮妮是舞场老手了,本身就有混血儿的优势,格外吸引人。

  不知不觉,有一部分人已经慢慢停了下来,苏青和何乐嘉也停了下来,看着圈子中央的李元熏和郑泓睿以及杨泓毅和单妮妮。一曲舞罢,掌声响了起来。李元熏感觉怪不好意思的。郑泓睿却一脸理所当然。淡淡的笑容还映在脸上。单妮妮丝毫不拘泥,大大方方地拉着杨泓毅跟大家鞠了一躬,不愧是东道主。

  音乐还没有结束,可以自由组合舞伴。

  “小姐,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么?”低醇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李元熏一怔,转眼,一张俊脸就放大到了眼前。

  只见那人有一张坏坏的笑脸,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充满了多情,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整个人看上去放荡不羁。

  李元熏对他第一感觉,这是一个爱笑的男人,说男人则显得他老了,说男生又把他说得太嫩了;这是一个矛盾的人。他嘴唇微扬,弯弯的眼睛仿佛在笑,让人看去容易卸下心房,若是仔细看,却会发现他的笑不答眼底,这一类人,往往不会付出真心。李元熏收起对他的打量,这是一只危险的豹子。

  出于礼貌,李元熏没有拒绝,还是把手放在了他的手掌,他的手掌很大很温暖。

  两人静静地跳了一支舞,很和谐,他一直在微笑,眼睛却是不是放在了郑泓睿的身上。

  “兄弟,你有情敌了。”苏青拍了拍郑泓睿的肩膀。

  郑泓睿一脸冷漠,冷漠中却带着不易察觉的嫉妒,心里酸酸的。对,这种酸酸的感觉应该就是嫉妒,看他们跳的那么和谐,郑泓睿表示很不开心。他以往一直不知道嫉妒是什么,现在知道了,感觉不太好。

  最@b新章x节N◇上》酷匠IW网4h

  而且,他的第一直觉,这是个危险的男人。

  一曲舞毕,男子附身在李元熏耳旁低语:“谢谢你的这支舞。记住,我叫殷允。我们还会再见的。”

  说完,转身潇洒离去。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李元熏却还在回味着刚刚他说得那句话,他的出现不是偶然,这个叫殷允的人是谁?为何他会说以后还会再见?

  不管怎样,李元熏打心底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好感。这是一个神秘人物,还是一个危险人物。

  “怎么了?”郑泓睿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没事。”李元熏回以一笑。

  接下来到了第二个环节,打乱舞伴。所有人纷纷都戴上了面具。这一环节要看大家能否在混乱中找到自己的舞伴。

  随着急促的音乐响起,灯光突然暗下,人流被冲散。郑泓睿下意识地要去拉李元熏,却不料李元熏被另一个人拉入了怀中。

  “元熏,是你吗?”熟悉的声音,记挂了整整六年的人,早以为自己已经忘了这人,却不料,此刻听见这个声音,心中一颤,身体再也控制不住,只想逃离。林睿琦,为何还要在这个时候,在自己已经要忘了你的时候再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