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熏回到房间以后,仔细地把施嘉晟和施振青所说的在脑中过滤了一遍。还是觉得很奇怪,就拿施嘉晟所说的事情,为何无缘无故会发生火灾?为何别人不再厂房,只有馨雪的爸爸在厂方?而郑家又到底为何势力会如此之大?感觉事情都没有那么简单。也罢。反正自己只呆一年,只要能在一年里把该完成的完成就够了,更多的,那就不是自己考虑的范围之内了。

  李元熏就这样在郑泓睿家里呆了两天,这两天倒也平静,除了偶尔跟郑泓睿吵吵嘴,研究研究他的房间消遣消遣。仔细研究他的房间,发现资源还是很丰富的,至少他的那些书都是很有价值的。那盘棋,到现在自己还没有研究出来。

  这一天傍晚,李元熏刚下楼,便听见电话铃响了起来。李元熏直觉不应该接这个电话,却没有等到有谁过来接电话,无奈之下接起了电话。

  “泓睿!”李元熏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就熟稔地叫起了郑泓睿的名字。

  “额,你好,郑泓睿现在不在,你是?要不我让他回来以后回个电话给你?”

  “你是谁?你不是家里的人?”对方绵绵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警惕。

  “嗯,我只是一个客人。”李元熏如是回答?

  “客人,这个家里还有我不知道的客人?还是女人,哪个狐狸精到家里来了?”本来绵绵的声音甚是好听,此刻却多了几分尖锐,听着有些刺耳。

  “首先,既然是客人,当然是郑伯伯和郑泓睿请过来的,而且我也不是狐狸精,我是施家的女儿。”李元熏礼貌得回复着,心里却极其郁闷,还没做什么就被人叫狐狸精了?莫名其妙。

  “施家的女儿?哈哈,那就更加当的起狐狸精这个词了,果然,母亲抢走我丈夫,女儿也要来抢走我儿子了。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对方声音里带着决绝,“你趁早离开我儿子身边。”

  “这么说,你就是郑泓睿的妈妈咯。你好,你儿子是你儿子,你是你。现在是你儿子有求于我,不是我死皮赖脸呆在你们家,请你把事情弄清楚再说话,OK?何况,我不是你女儿,没有这个义务听你左一个狐狸精,有一个狐狸精。就这样,你自己打电话给郑泓睿。”说完,李元熏没等对方回复就挂了电话。

  转身,却看见郑泓睿和他爸爸都站在了楼梯口。

  虽然被他们听到了,李元熏到时没有一丝后悔,她不礼貌,也不要指望别人以礼相待。

  “元熏。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郑伯伯带着歉意,“他妈妈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么多年了,还不变。”

  “没事的,郑伯伯。刚刚我的态度也不是很好。我不清楚为什么她一上来就会叫我狐狸精,就反驳了几句。希望你不要生气。”

  “唉。”郑伯伯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没有任何回复就转身离去了,这个背影显得格外萧条。

  “傻瓜。”郑泓睿走过来一把拉过李元熏搂进了怀里。

  “干嘛,你妈说我狐狸精呢。”李元熏撇撇嘴。

  “嘻,就你这姿色,离狐狸精还远了一点,功力不够。”郑泓睿故意一脸嫌弃。

  “切!那你拉着我干嘛,去找狐狸精去,让我有多远滚多远。”李元熏要脱离郑泓睿的怀抱。

  郑泓睿抱得更紧了:“我就将就一下,让你迷惑好了。”

  “哼!你还将就,谁稀罕!”

  “不要理会那个女人说的话。她是她,我是我,我还是那句话。”郑泓睿的下巴顶住了李元熏的头,闷闷得说了一句。

  “好。”李元熏应了,这次没有反驳。

  “等有一天,我会把故事告诉你的。”似是承诺。李元熏回抱了郑泓睿。

  “明晚就是舞会了么?”

  “嗯。”郑泓睿紧紧地拥着怀里的小人儿。

  “我可以回去一趟么?”

  “嗯?”

  “我回去拿套舞会的衣服,上次特意定做的,都没拿过来。”

  “我陪你,虽然我有个会。”郑泓睿温柔道。

  “没事的呀,你开你的会。让郑昊陪我回去一趟就好啦。”

  ☆酷i匠2~网C%正r版)首"发5

  “要不还是我陪你吧?”

  “没事的啦,我真的可以的呢!”李元熏朝着郑泓睿调皮地眨眨眼睛。

  “好,那你早去早回。”

  第二天一大早,李元熏就让郑昊开车带着自己回去拿礼服。李元熏感觉自己挺幸福的,知足地到处张望着。

  透过车窗,李元熏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跑向了角落,后面还跟着一批持着棍子的人。

  “郑昊,把车往那条街开。”李元熏连忙喊道。

  “怎么了?”郑昊一边问,一边打着方向盘。

  “要是没看错,应该是杨泓毅,他应该有麻烦了,你带着家伙么?你的身手还可以的吧?”

  郑昊猛得一惊,进入了备战状态:“可以。”

  郑昊紧急转弯,车停在了过道口:“你呆在车上不要下来,我去解决这些人。”

  郑昊特意嘱咐李元熏不要下车,她是个弱女子,万一出了什么事,自己怎么跟少爷交代。

  “你放心,快去帮杨泓毅。”

  郑昊从车抽屉里掏出了一把灰色手枪,李元熏瞪大了眼睛——这应该不是玩具抢吧?

  随即,郑昊轻轻地关上了车门,朝着过道跑去。

  “东西不在我手上,你找我也没用。”杨泓毅有些狼狈,周围一群人如狼似虎地瞪着杨泓毅。

  “我没听错吧,杨家少爷没有杨家的传家宝,除非你不是杨家继承人。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领头的人约莫三十岁,脸上有一道凶狠的疤痕。

  “没有就是没有。你们一群人对付我一个算是什么好汉,有种单挑。”杨泓毅轻蔑地牵动嘴角。

  “单挑,我们有那么傻?再问你一次有还是没有。”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兄弟们,一起上!”领头人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一起朝着杨泓毅打去。

  杨泓毅也是一个练家子,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渐渐地处了下风。一不留神,肩上也负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