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家的生意做的很大,信息网铺的很广。你知道郑家在恒城是顶尖的,其实在美国才是本土。泓睿爸爸和我们家以后会有更多商业上的合作,跟他们家相比,我们家还是弱势——这个家以后是交给你和嘉晟的。你多了解一些也是好的。不管你以后怎么发展,家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施振青语重心长地说着。

  李元熏的心一暖,施振青其实是一个好父亲,一直为这个家付出。

  酷4匠网,正@√版首,(发√

  “爸,我们家主要是做什么生意的?”李元熏有些不太懂。

  “你呀,对家里的事情还真真是一点不关心啊。郑家是IT行业,走的是暗线,他们的人脉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是房地产行业,走的是明线,只不过郑家拓展得更广。不过,郑家也更为复杂。尤其是——唉。怕如果你和泓睿真的在一起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何况他妈妈——”

  李元熏想继续问下郑家的事情,施振青却不愿意多说了。

  李元熏想了想,换了个话题:“爸。你知道上次我出走掉落悬崖的事么?”

  施振青面色严肃了起来:“怎么了?”

  “爸,那个时候有一个人救了我,要不是她,估计我就回不来了。她年纪只比我大了几岁。不过却患了一种很严重的病。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认识什么人——她算是我的恩人,能帮帮她么?”李元熏忐忑地看着施振青。

  “嗯,不错,知恩图报,是施家的风范。施家和郑家杨家一起创建医疗实验室,但还在萌芽阶段。你如果感兴趣以后可以让你成为负责人之一。不过可能没有那么快,不知道你爷爷那有没有熟人——我也会帮你留意的,如果需要,金钱上也不成问题。对了,馨雪那边——爸也没有办法,毕竟欠了她一条人命,当时她爸爸为了救你而离世。所以惩罚她也惩罚过了,你也就不要和她计较了?”施振青温柔地劝道。

  “嗯。只要她不来找我麻烦。我恩人那儿,先谢谢爸了。”李元熏很开心,这么多天了,终于有了进展。施振青虽然没有提供给自己医疗上的人,但至少同意了金钱上,那也解决了一半了。至于人,会有的。何况郑泓睿不是有信息网嘛,到时可以问问他。这样一想,李元熏愈发开心了。

  “那爸爸我先走啦!”李元熏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小熏!”李元熏跑开几步,就被施嘉晟给叫住了。

  “哥!”

  “我刚刚听见你跟爸的对话了。你是找好的医生么?高枫就是一个。那个时候在病房里,听别人说起,他可是医学界的骄子,二十二岁的医学博士呢。你怎么舍近求远啦。”

  李元熏恍然大悟,不会吧,自己要找的人就在身边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李元熏感觉自己真是到了云霄,这感觉太好了!下次就找高枫!何况他还欠自己一个要求呢。

  “你呀,怎么不早跟哥哥说。哥哥也有人的嘛。嘻嘻。你先找高枫,他不行的话,哥哥再去跟医学院的同学说。”施嘉晟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哈哈,哥哥真好!”李元熏走上去搂住了施嘉晟的胳膊。

  “对了,馨雪那——就像爸所说,我们其实也是同情她,跟血缘关系不同——说来,我才是欠她最多的。”施嘉晟的眼眸里染上了抹不去的悲伤。

  李元熏感觉事情好像并没有说的那么简单,难道这里面还有一个很深的故事?

  “哥,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故事?你也别憋在心里,跟我说说,或许就没有那么难过了呢。”

  施嘉晟凝视了李元熏一会,拉过她,在花园的椅子上坐下:“这也是一个很久很久的故事了。每次想起它,我自责得都睡不着觉。”

  李元熏握住了施嘉晟的手,希望能多给他一点力量。

  “那个时候我还很小,你刚出生。你跟馨雪是差不多大的。而馨雪的妈妈是妈妈的闺蜜,那个时候两个人还很要好。不过她在生馨雪的时候,难产去世了。馨雪一出生就成了没妈的孩子。妈妈很怜惜她。”

  “馨雪的爸爸在爸爸的公司工作,和爸爸关系也不错。你六岁那年的一天,他帮爸爸去厂房巡视,那个时候还没有独立的公司,资料啥基本都在厂房里。我那个时候也带着你去厂房里玩了。我那个时候吃坏了肚子,只能把你放在厂房里,去上厕所,又怕你被别人抱走,就把厂房的门给锁了。不料回来的时候,厂房一片大火,我到现在还记得那灼人的大火。”施嘉晟紧紧抓着李元熏的手。李元熏把另一只手覆在施嘉晟的手上,希望能给他更多力量。可为何当施嘉晟提起大火的时候,李元熏眼前会浮现一个模糊的影子,仿佛,仿佛这些事情都是自己经历过的一样。

  “那时我真的好怕好怕。我怕我永远失去我的妹妹了。要是这样,我也无法独自生存下去了。还好,你还在!不过你那时生了一场病,小时候的记忆都没有了。只记得叔叔——也就是馨雪的爸爸。而那个时候,馨雪的爸爸却为了救你而离世了。所以,那个时候我很傻,不敢面对你。每次看到你我就会内疚想起以前的这件事。更加觉得亏欠了馨雪,所以想补偿她——不过没想到她会那样对你——小熏,你能原谅哥哥么?”

  施嘉晟小心翼翼得盯着李元熏,他一直都害怕妹妹会真的不理自己。其实,自己本来还有一个妹妹的。因为那场火灾失去了一个妹妹。那个时候元熏忘记了以前的那段回忆,那就不再提起了,忘记了那段痛苦的回忆也好。所以这几天一直撒娇跟妹妹拉近距离却不敢再提那件事,就是害怕小熏还在记恨。

  “一开始是真的生气。觉得你枉为哥哥。但现在不了,你很好,你是一个好哥哥。以前那件事也不能怪你,谁能料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呢?”李元熏扑到了施嘉晟的怀里,真心感觉到施嘉晟的不容易。

  “谢谢你,小熏。”施嘉晟觉得很知足,很满足。

  而这一些,隐藏在花园后面的郑泓睿也都听到了,他皱了皱眉:“救命恩人?火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