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熏咽了咽口水,眼睛一亮又暗了下去,虽说眼前的人看上去很可口,不过自己自认为还没有那个能力把这个人吃进去,毕竟,这个人太妖精了,自己这个凡人招架不住啊!

  “哈哈哈......”郑泓睿真是要笑死了,那神情,这个人在想什么啊,“你难道想跟我睡啊!说实话,你这个小身板,我暂时还是提不起性趣啊,要多补补才行。”

  “补你妹!”李元熏真是被一巴掌打回了现实,自己这是怎么了,思想太邪恶了,果然,近墨者黑,一点也没说错。

  “要按世家关系,按年龄,你就是我妹。不补别人,就是补你呗。”郑泓睿一本正经地回答。

  这话没法接了,这人,太不要脸了,跟不要脸的人,是没法讲道理的。

  李元熏干脆躺下装死了。

  “哈哈哈哈!你少睡会,待会下来吃饭。我去客房睡呢!乖。”说完,摸了摸李元熏的头,想了想,又在李元熏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笑着走了出去。

  李元熏脸上温度瞬间上升,心跳快得厉害。这厮,走就走,还.....这心跳怎么也控制不住。好烦哪!

  李元熏正在烦的时候,电话响了。

  李元熏没多想就接通了。

  “元熏,你醒了么?”何乐嘉担心的声音传来。

  “嗯呢,刚刚醒来。”听到何乐嘉的声音,还是很舒服。

  “那就好,真是担心死我了,你跑完就晕倒了——”

  “嘿嘿,那我们班最后成绩怎么样?”李元熏还是比较关心成绩。

  “哈哈,你猜!”何乐嘉故意卖个关子。

  “肯定很好!听你声音就知道了。”李元熏一副了然的样子。

  “切。跟你说哦,我们班第一哦,开幕展示是第一,金牌我们最多,你也帮忙拿了两个金牌——”

  何乐嘉还没说完,李元熏就打断了:“我3000米也是金牌?”自己还以为那只是能跑完就行的,不倒数就好了。

  “当然啊,你是到了终点才晕倒的,晕倒地刚刚好,没有把第一给扔了。”

  “喂喂喂,注意措辞。那是什么话,我还是病人,病人最大,懂不!”李元熏不满意了。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最厉害,行了吧!我们这次是风光了,你是最大功臣。我们有了一大笔独立资金。估计下周还是什么时候就可以秋游团建旅游去咯!”何乐嘉似乎很开心。

  “听上去挺不错的。对了,你和苏青后来到底怎么回事,从实招来?”李元熏也跟着开心,顺便八卦一下,老早就看出苏青这小子对何乐嘉不一般了。

  “什么呀!你别误会啊!他又乱说了什么呀,真讨厌,我跟他清清白白——”

  “哦,是么?”李元熏故意拖长尾音。

  “那当然——别说他了,再告诉你一个特大新闻。”何乐嘉神秘兮兮地说道。

  “什么新闻?”

  “还记得陈心柔吧。她也算是完了。不不,他们家都玩完了。真是恶人有恶报。”何乐嘉想到这个还是很痛快。

  “怎么回事?”

  “教务主任陈穆被人举报挪用学校公款,滥用私权,贿赂等。相关人员马上展开调查,结果,哈哈,竟然发现,陈穆和自己嫂子偷情的证据。陈心柔是他的私生女。陈穆挪用学校公款的罪名坐实,现在已经停职了。陈心柔一家也乱了,貌似两家牵扯挺多。反正你不在的这两天,陈心柔也不在,小道消息说陈心柔要转学了......谁知道呢,不过,她的日子不会好过罢了!不过她也是活该......”

  李元熏继续和何乐嘉说了几句,挂断电话后,她一直在想这件事。一般人,没有这个能力做这件事,唯一有动机又有能力的,只有两个人——苏青就不必说了,只不过何乐嘉没有发现而已。还有那个人——想到这个,李元熏感觉到有种幸福感涌上来,他一直不是说说而已。他说到的,都能做到。他把一切都摆平,却不跟自己提一句来邀功,他在默默地做.....能遇到他,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这一刻,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幸福。

  李元熏下楼就看到施振青在跟一个差不多年纪的人聊天,态度还比较恭敬。当那个人转身过来,李元熏一眼就认出了是谁。这就是活生生一个成熟版的郑泓睿,不愧是父子,长得那个像,棱角分明,岁月没有在他身上显出痕迹,反而更成熟有魅力。

  郑爸话也不多,看到李元熏从楼上下来,微微一笑,道:“下来了?身体还好吧?”

  G{更o》新4¤最快P上Q酷、《匠p%网

  “郑伯伯好。身体好多了。”李元熏很乖巧地回答。

  郑爸似是很满意,点点头:“嗯,那好好休息。泓睿你多照顾着点。”

  “嗯。”郑泓睿应了一句。感觉父子两话不多,倒也没有那么生疏。

  林玥红一直在厨房忙碌着。施嘉晟一脸猥琐的看着李元熏,施嘉晟已经能够下地走路了,虽然还有点苍白,但恢复地不错。

  施嘉晟贼溜溜得看着李元熏:“小熏,不错啊,拿了两个金牌回来。争气啦。厉害的。这边......嘿嘿,也不错!”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郑泓睿。

  郑泓睿也不接话,心情好些还不错的样子。

  李元熏踱着步子在郑泓睿家的院子里散步,看到施振青盯着池塘思索的样子。

  “爸。”李元熏唤了一声。

  “小熏啊,”施振青转过身来,看着越发出俏的女儿,“爸爸真是老了。以前错怪你了。你不要放在心里啊。”

  “怎么会呢,爸,那些都过去了。”李元熏甜甜一笑。

  “是啊,都过去了。你跟泓睿怎么样了?”

  李元熏的脸一红,这个要怎么回答:“额,这个,不怎么样啊。”

  施振青笑了:“泓睿是个好孩子。就是城府深了一点。要是真对你好,我相信是有实力保护你的。你肯定也好奇,为什么这次我们全家都过来住吧。其实这次也不单纯是因为你的事,我和泓睿爸爸也有生意上的事情要商量。”

  李元熏的心里顿了下,没想到施振青会主动跟自己提到生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