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看着这幅画,就让人平静下来,仿佛能置身于画中。画的旁边,却贴着三张不太搭的地图,一张是恒城的地图,一张是中国地图,还有一张美国地图。

  李元熏坐了起来,远处有一个书柜,书柜里有各种各样的书,书柜旁边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盘残局,人生如棋么?李元熏站了起来,想仔细研究下这副棋,走进,却看到了柜子里的一个很精致的盒子。

  好奇心驱使着李元熏偷偷打开了这个盒子,盒子里放着一个相框,一看相框上的人,李元熏笑死了,太好玩了。照片上有两个人,郑泓睿和杨泓毅,不过都是小时候的,那时候两人都还是毛头小孩,看这张照片,像是两个人打了一架,郑泓睿红鼻子,好可爱,粉嫩嫩的,还有杨泓毅,竟然还在哭鼻子,哈哈哈。李元熏连忙摸出袋子里的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

  然后小心翼翼地又把相框放回盒子里放回原处。这可是高级机密,不能让某人发现了。

  正当李元熏把盒子放回原处,郑泓睿推门而入,手里还捧着一只碗。

  }酷1d匠网(!唯n一bg正w版,其他都是I盗版8

  “你醒了,怎么起来了,快坐回去。”郑泓睿一脸不放心。

  “我没事了,别担心。”李元熏眨眨眼。

  “乖,好好躺着。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郑泓睿看李元熏不听话,一手拉过她,把她拉回床上。随后,他拿起碗中的青瓷药匙,轻轻搅拌着有浓浓气味的药。

  “我睡了这么久?我记得我不是在操场上跑3000米?怎么会到这儿来?”李元熏很疑惑。

  “还说呢。身体那么差,偏偏还要逞强。快把药喝了。”郑泓睿把药递给李元熏。

  一看到药,李元熏就皱起了眉,自己什么都不怕,打针也不怕,就最怕喝药了。这个实在太苦了,从小自己就不爱喝药,生病了,一般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会好的。实在吃不消才回去挂下盐水。

  “我不要喝药,我没病,药太难喝了。我不喝。”李元熏往里缩了缩,一脸嫌弃。

  “这么大人了,还怕喝药,乖,不苦的,快喝了。”郑泓睿耐着性子哄到。

  “不喝就不喝。打死也不喝。”李元熏很坚决。

  “你确定不喝?”郑泓睿眉头一挑。李元熏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跟喝药比起来,什么都算不上。自己是个坚决的人,说了不喝就不喝。

  李元熏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

  郑泓睿低头看了看熬好的药,也不知道林玥红从哪儿弄来的中药方子,非要让她喝。皱了皱眉,捧起碗就喝了一口。

  李元熏吓到了,刚想制止,是药三分毒啊,刚刚自己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让他真的喝啊!李元熏真是为他拘一把同情的泪啊。

  下一秒,李元熏真是要为自己流泪了。郑泓睿一把拉过了自己,唇紧紧覆在了自己的唇上。李元熏惊讶地长大了嘴,郑泓睿就趁机把药渡到了李元熏的嘴里。李元熏苦的闭上了眼睛。郑泓睿却不肯放开自己了,缠绵悱恻,继续加深这个吻。

  直到李元熏感觉快喘不过气来,郑泓睿才放开了自己。李元熏的脸咻地红了,不知是被闷的还是羞得。郑泓睿却一脸得意,嘴角还残留着药渣,更显得整个人妖媚。

  “这样会不会好点?”

  “好个屁!”李元熏不忍爆粗口了,不但药苦,自己还差点喘不过气来。

  “还是不好?那再来几次,一回生,两回熟嘛,多来几次就好了。”郑泓睿妖娆地笑了。

  李元熏真怕了,一把夺过郑泓睿手上的药,一股脑喝了下去。

  “糖!”李元熏闭着眼睛摇摇头,真的好苦好苦啊。

  “我就是你的糖。”郑泓睿看到李元熏孩子样,娇嫩欲滴的唇,忍不住覆了上去。

  李元熏的眼睛猛地张开,下意识想要挣脱,郑泓睿连忙压住她,与她唇间追逐,加深这个吻。李元熏倒在了床上,感觉全身都发软了,竟无力反抗。

  郑泓睿伸手抱住她,正想进一步动作,门被一把推开,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泓睿,元熏醒了么?”

  林玥红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真正被吓到了。

  郑泓睿连忙起身,帮李元熏把被子盖好。李元熏脸已经红的跟苹果一样,一脸羞愧地叫了一声:“妈!”

  偏偏林玥红跟女儿少了点心有灵犀,觉得女儿肯定是抱怨自己怎么就这么打扰了他们,难得女儿倒追了这个男的这么久,眼看着就要到手了,就被自己打扰了!

  唉唉,自己真是不应该。不过自己也是委屈,自己女儿晕倒了,竟然送回的不是自己的家里,而是这个“女婿”的家里,自己担心,却只能寄住在他们家照顾这孩子。唉!女儿大了不由娘啊!

  “呃,那个,那个,小熏你行了就好,你们继续,继续哦。那个刚醒来幅度不要太大!”林玥红朝着郑泓睿挤挤眼睛,然后意味深长地退了出去。郑泓睿笑得高深莫测,也眼睛也沾染了笑意。

  “妈!”李元熏真是要气的跺脚,“郑泓睿,你混蛋!你跟我妈解释清楚。”

  “解释什么?解释刚刚我们完成到了哪一步么?”郑泓睿笑意更浓。

  “郑泓睿,你,你作死啊!”李元熏气炸了。郑泓睿却心情出奇地好!

  “噢,对了,后天就是舞会。你的身体不好,这两天的假已经帮你请了,你都不用回学校,在这儿好好休息。”

  “我能不能回去?”为毛一定要到他家修养?

  “不能。”郑泓睿言简意赅地回道。

  “为毛?”

  “你回家也没人,你爸妈哥哥都搬过来了,你回哪去?”郑泓睿说了一句让李元熏很无语的话,这一家人都怎么了。

  李元熏不知道的是,自从郑泓睿把自己从学校抱回家,施家人就默认了两个人的关系,甚至还在商量要不要给两人在高中先订婚了,免得再变卦。

  要是李元熏知道了这件事,估计要吐血了。事情真的没有这么简单啊,自己是李元熏不是施元熏啊!

  “我睡的是你的房间吧?那你睡哪?”李元熏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你说呢?”郑泓睿一脸暧昧地看着李元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