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熏讽刺一笑。原来她们玩得就是这个。是看清了施元熏最讨厌的就是跑步,就偷拿了自己的学生卡去报名。而且这个制度,只要报名了公布了以后,就不能更改,不然就扣集体分数。

  她们真是一箭双雕啊。若是自己不改,那必然会吃苦出洋相,让班里那两个项目拿不了高分;若是自己改了,那势必会让班级扣分,这样一来,自己就成了班里的罪人了。这个计谋用的好啊,自己真是小看他们了。

  不过,她们真的确定自己跑步不行么?

  若是以前的施元熏,跑步或许就是要了她的命。自己可不同,自己最喜欢的一项运动就是跑步了。每当自己生气迷茫的时候,都会把这些情绪发泄到跑步上。

  当初在那个学校的时候,每次晚自习下课,自己都会雷打不动的去操场跑两圈。自己很享受一个人跑步的感觉,那个时候,可以什么都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如果心里疼,心里苦,跑累了也就不疼了,跑累了也就不苦了。

  一个人跑步可以想通很多事情。跑步身体会难受,身体一难受就顾不上心里的难受了。多少次自己会用跑步安慰自己,若是连这小小的跑步都征服不了,还能指望自己征服什么。当然,那时也曾幻想过,若是有一天,自己都能放下一切,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人陪自己在操场上慢跑,看日出日落,也是人生一大美事。

  唉,不过那些都只是想想而已。

  “你在想什么,不会吓傻了吧?即使跑不了也没事,改就好了,不要勉强自己啊!”杨泓毅拽着自己,把自己拉回了现实。

  “我现在不怕跑步了。就是因为以前跑步弱,我就专门去练习跑步。现在跑步已经是我的拿手好戏了呢!”李元熏说得一脸自豪。

  杨泓毅恍然大悟,果然关心则乱,自己怎么忘记了,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元熏了,现在的元熏总是会带给自己惊喜,让自己刮目相看。怪不得那厮这次这么淡定,不抢着过来当英雄。

  第三天就是运动会了。运动会一共持续三天,第一天上午是开幕式,每个班都有展示,相对比较有看点。下午则是男子女子跳高跳远等。第二第三天则是跑步类和体力类的。李元熏第二天跑800米,第三天跑3000米。

  所以今天她可是毫无压力。班里的行动力也是很强,有家庭背景支撑果然不一样,短短几天时间,军装、鸽子、米老鼠服饰全都准备到位。

  大家都摩拳擦掌,一脸激动。运动会最大的好处就是不需要写作业,可以尽情玩。到了操场以后,李元熏也终于看到了豪华的运动会阵容,主席台上张灯结彩,横幅拉在最显眼的地方,整个操场都洋溢着运动的氛围。

  开始还是老套的开场致辞,而让李元熏惊讶的是,学生宣誓人竟然是郑泓睿,这厮看着还真养眼,而且声音也很好听。这大概是这场致辞最大的亮点了。

  无聊的开场致辞之后,各班退下半个小时,准备待会的开幕展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神秘,似是在攀比。

  前面几个班轮过之后终于轮到了李元熏这个班。前面的班级亮点不多,唯一最亮的一个班表演了一段街舞。李元熏喜欢看这个表演,但不代表领导喜欢看,毕竟,街舞还是有点太Hot了。

  李元熏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最显眼的某人,不料直直撞到了他刚好看过来的眼神。李元熏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回了头。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就是天生的衣架。这套军装好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穿在他身上,格外有气势。李元熏甚至能想象古代的一个将军在领军打仗的场景。唉,人太优质了。的确可以饱饱眼福。

  之前李元熏的创意口头说出来是一回事,今天真正表现出来又是另一番场景。

  整个班军装特别显眼,一站,气势就压过了别的班,偏偏还有个搞笑的米老鼠在招摇过市,到处显摆,让人啼笑皆非。当行进到主席台的时候,不知谁说了一句:“回去吧!”

  所有的白鸽扑腾着翅膀,在高空盘旋着,似是不舍,似是感谢,缠绕几圈后鸽子飞去。场面尤为壮观,下面的人都看呆了。连主席台上领导也一致站了起来,目送着鸽子兄弟们远去。

  今日李元熏的班里算是大出风头了,第一应该是稳稳当当的了,没有什么悬念。李元熏感觉班主任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李元熏本来以为下午会有些无聊,不料下午场地上里三圈外三圈挤满了人。打听过后才知道原来是那厮要跳高跳远。

  李元熏懒得去凑热闹,乖乖坐在休息地,拿起一本书,颇有兴致地品味着。即使自己不去,也会有人不停地给自己汇报进展。

  这不,谁又说郑泓睿进入决赛了,郑泓睿好帅啊之类的话。李元熏闭着眼睛都能想出他们在说些什么。真是,他们在瞎激动个毛,又不是他们在比赛。

  “元熏,元熏,他又拿了跳高第一,接下来就要跳远了!”方希儿一副有荣共焉的样子,“你这次怎么不去给他加油了,他真的好帅!”

  李元熏真是醉了,这人的脸皮能有这么厚么?前脚坑害了自己,后脚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真是有境界。

  “我去干嘛,我得准备明天的跑步啊!还真得感谢某人,给我这么大的机会。”李元熏一脸讽刺。

  是啊是啊!不知道是谁这么可恶。谁不知道元熏你最讨厌跑步了,到底是谁帮你报名了。”方希儿一脸愤怒,眼神当中的光芒却掩藏不了。

  “你怎么知道不是我自己报名的呢?或许是我自己真的很想跑呢?”李元熏追问了一句。

  “更‘新V@最.快g上7酷:◎匠=网

  “不可能,明明是——”方希儿刚要说出什么,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被绕进去了。

  “明明是什么?你倒是说啊!”李元熏也有些愤怒,不为别的,为了施元熏,当初施元熏那么相信她,她却背叛了她。李元熏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背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