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队?没想到施元熏这么奔放。竟然追一个人追到这个地步,唉!郑泓睿也是块石头,这样都不会心动。不过也是,追他的人多的去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纱么。怎么在自己和那个元熏身上,完全就变了样子了呢。

  不过现在郑泓睿的态度到底是怎样,说他热情吧,有时又挺冷淡的;说他冷淡吧,有时有意味不明。算了,不猜了不猜了,男人的心思不要猜,太难猜。

  看来这个学校对运动会真的是很重视,班主任进来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大家开场有什么创意。

  “开场还是跟以前一样么?”李元熏不知以往的开场时怎么样,但自己若是这么一说,方希儿势必会抢着跟自己解释一通。

  _酷kQ匠rl网唯|x一0正?W版,其I*他I都^d是p盗)*版

  “唉,还是老样子。记得去年,我们班是用气球,所有人走到主席台前以后统一放气球,场景到时很美,不过只拿到了第二,反倒是隔壁班,花样滑冰得了第一……想想还是气人。”从方希儿的话中,李元熏知道了一个大概。这跟自己以前学校的运动会不同,以前学校就只是比赛,没有这么多花样。恒城高中大概有钱,所以在开场上也弄得花样百出。据说,得到第一的还有一大笔资金奖励,到时可以去秋游团建。

  班里的同学也都很激情高涨,纷纷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什么脸上贴字,统一服装。陈心柔还提出了要跳一段辣舞的想法。李元熏没有憋住,低低地笑了出来,很难想象陈心柔穿着比基尼跳辣舞的感觉。

  李元熏第一个笑了出来,随后大家也就跟着肆无忌惮地笑了,甚至还有人把李元熏的心里话说了出来:“我很好奇你穿比基尼条辣舞的感觉!哈哈,这样吧,你明天就穿来,让我们先睹为快啊!”

  “哈哈哈,可以穿到里面,到了学校再脱,这个想法不错!”

  陈心柔有些羞愤,恨恨地看着李元熏:“施元熏,那你说,你有什么好的想法,难道跳拉拉舞不成?”

  “即使跳拉拉舞,你也是第一个冲在前面跳的,”李元熏不急不缓地说道,“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李元熏说了这句话,班里本来想笑的忽然安静了下来。不得不说,施元熏最近带给他们的冲击太大了。完全变了个人不说,成绩突飞猛进,现在已经从学渣晋升为学霸了。而且,她一开口,还有一种气场,让人不忍打断,想听听她有什么好的想法。

  “施元熏,你说。”班主任也是一脸期待地看着李元熏,在她眼中,李元熏已经是个优等生了。

  李元熏感叹,这才是真正老师看优等生的眼神啊!想到以前,唉,抹一把泪。

  “气球舞蹈什么已经比较俗套了。要弄,这次就要弄点不一样的。”李元熏开了个头。

  陈心柔就不忍插话:“谁不知道已经俗套了,但你倒是给个不俗套的啊!”

  “聒噪!”这次是郑泓睿没忍住,冷冷地给了两个字。班里完全安静下来了。

  李元熏感慨,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威信,还不如郑泓睿的两个字,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李元熏又接着讲:“人家走的是现代画风,既然统一服装,为何我们不大胆一点,干脆统一穿军装?那样不但体现爱国,还更有气势,穿着也帅气不是?”李元熏不知道这些公子哥是否真的爱国,但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喜欢与众不同和帅气。

  “军装倒是新颖。”大家似乎对这个想法挺感兴趣的,感觉挺新鲜。

  “这个建议不错。还有么?”班主任总觉得李元熏话还没说完。

  “嗯,光是军装还有点不够。既然讲到这个时代,和平还是永恒不变的主题。不如,四个角的人,或者第一排的人捧着和平鸽,到主席台前,统一放和平鸽吧?”这个建议一提,郑泓睿的眼睛也一亮了。要是说军装,他也想到过,曾经也有人尝试过,到没有那么新颖,但和平鸽,这个主意不错。这个小女人又一次带给了自己惊喜。

  “除此之外,还可以有一个人穿着米老鼠服饰,跟着我们的队伍跟周围的人打招呼,如果可以的话,再去抱抱领导。这样,也不会让我们的队伍显得太正式,有些俏皮感。”李元熏眨眨眼睛,有些俏皮地说道。

  这下还真热闹了,大家想到那个场景就想笑。好像很好玩的样子。郑泓睿宠溺地看着前面的小人儿,这想法,也只有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人儿能想出来,符合她的风格。

  陈心柔气呼呼地拍了拍桌子,真是气死了,非但没有给她挖个陷阱让她丢脸,又一次给了她出风头的机会。陈心柔忽然想到了什么,跟刚好转头过来的方希儿眼神一汇,低低地笑了:“先让你得意,我还就不信整不倒你。”

  下课后,何乐嘉急急忙忙地把李元熏拉到角落里,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么?”李元熏也有些奇怪。

  “那个,元熏。你又要小心方希儿了。”何乐嘉一边说一边看着李元熏的表情。

  李元熏一挑眉。

  “我刚刚上课一转头,看到方希儿和陈心柔很默契。我上次还看到她们两个人能鬼鬼祟祟地在角落里商量什么——陈心柔因为林馨雪的事情,跟你一直不对盘。我怕她们两个人……”说到这儿,李元熏爽朗的笑了,她们折腾才好呢,还怕她们不折腾呢。

  李元熏拉住了何乐嘉的手,真诚地说:“谢谢你。还好有你在身边!”

  何乐嘉朝着李元熏你微微一笑:“我一直在你身边支持你。”

  “其实,我也看到了。我倒是想看看,她们想玩什么花样。”李元熏一脸地意味深长。

  第二天,运动会报名项目贴了出来,杨泓毅第一个冲进来逮住李元熏:“你疯了么?竟然报了800米和3000米?你这么柔弱的人,以前又最讨厌跑步,这次怎么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