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熏走到外面,让施振青和林玥红先和施嘉晟说会话。然后定定地看着眼前修长身躯,有着刀削刻斧般精致脸庞的男生,拉起他的手,对着他微微一笑。

  郑泓睿第一感觉是应该要甩开她的手,但柔软的触觉却让他不舍。好像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这种感觉很不好。而且施元熏的这个微笑也很难看,让他觉得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酷;d匠{网|0正#(版9首@{发7●

  “郑泓睿。你其实除了脾气差点,人自傲了一点,毛病多了一点,其他都挺好的。”

  郑泓睿眉毛一挑,什么鬼,她是骂人还是表扬人:“胆肥了,活腻了是不?”

  “是是是。郑大少爷。你能帮我一个忙么?帮我回去把我房间抽屉里的盒子拿过来,里面的东西都是哥哥以前送给我的。我想给他看看,感受下,知道——知道我并没有真的不要他这个哥哥,或许会醒过来。可以么?”

  郑泓睿下意识想拒绝。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信差了?李元熏祈求地拉了拉他的手。

  “嗯。”郑泓睿冷冷地应声,酷酷地转身离开。

  李元熏朝着郑泓睿的背影挥了挥手:“其实你人还是挺好的。不过,再见了。不,以后应该都不会再见了。”

  然后又深深地看了一眼病房。打了一通电话,朝着车站跑去。

  郑泓睿直觉有什么不对劲,却说不出来。让郑昊开着车到施家。然后又仔细回味着施元熏的那个微笑,总觉那个微笑很意味深长。郑泓睿的心一紧,感觉有什么东西会离自己远去。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郑昊,停车。你去施家取东西,施元熏房间抽屉里的一个盒子拿过来。我先自己打车回医院去。”

  说完,急急忙忙朝着医院赶过去。当郑泓睿到达医院,果然没有看见施元熏的身影。郑泓睿有一种莫名的害怕,连忙问病房里的施振青。施元熏告诉施振青去买饭了?郑泓睿坐在病房里等了很久她也没有回来。

  郑泓睿坐不住了,正准备拨通电话,让人查查施元熏的踪迹,却看见施元熏红着眼从楼梯口走了上来。

  郑泓睿连忙冲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施元熏。

  对方似是一愣,身体有些僵硬。

  郑泓睿感觉这抱着的感觉很平淡,没有了上午的那种激动,连忙放开了手:“你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你——你——你怎么——我刚刚回来,当然——”施元熏止住了要说的话,逃似地跑开了,“我先去看我哥哥了。”

  施元熏到了病房,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施嘉晟,放声大哭了起来。

  林玥红和施振青连忙安慰起了施元熏。

  郑泓睿的眼眸却愈发深邃。站在门口看着泪人一个的施元熏。施振青、林玥红和施元熏一刻不停地守着施嘉晟,施元熏的喉咙也哭哑了。

  郑昊把盒子递给了郑泓睿,郑泓睿深深地看了一眼施元熏,把盒子递给了她。

  “这是?”施元熏似是有些错愕,忽又想起了什么。不敢抬头看郑泓睿,颤巍巍地接过盒子,道了一声谢。

  郑泓睿感觉心里空空的,少了一块,不过却没有了那种牵挂的感觉。看来这才是正常的自己,之前还以为——果然是错觉。这样很好。

  施元熏不停地跟施嘉晟说着小时候的故事,眼眶却是一直是湿润的。

  “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哥哥了。你这个混蛋哥哥,施嘉晟,你快给我醒过来!”施元熏又大声哭了起来。眼泪滴在施嘉晟的手上,施嘉晟的手动了动。

  “小熏——”施嘉晟微弱地喊了一句,眼睛微微睁开。施元熏整个人扑在了施嘉晟的身上。

  “妈,妈,哥哥醒过来了。”

  林玥红睁大了眼睛,激动地抓紧了施振青的手。施振青终于放心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接下来几天,施元熏没有去上学,一直在病房陪着施嘉晟。兄妹开着玩笑,仿佛回到了最小的时候。林馨雪直接办了转学,施振青把她送回了阿姨家。

  这几天是施元熏最开心的时光了,跟哥哥的感情直线上升,爸妈对自己也出奇的好。就连郑泓睿也是不是来几次,只不过他来的次数越来越不频繁,呆的时间越来越短。不过施元熏也知足了。高枫也会时不时过来跟自己说会话。感觉跟高枫还是比较有话题可聊。他好像跟自己,不对,跟元熏挺熟悉的。只不过,自己总感觉高枫跟自己的对话带着一定的试探性。

  就比如现在:“施大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还人情啊!”

  “人情?”施元熏先是一愣,随后提高了嗓音,“是你欠我人情,又不是我欠你人情,当然是我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换啦!何况,我让你杀人放火,你也得应着。”

  “可是,当时你不是说过不能违背仁义道德的么?”高枫故意很委屈地咕哝。

  “我改变主意了不行啊。”施元熏懊恼,自己怎么知道有什么狗屁人情。

  “那你当初不是打算让我帮你揍一个人的么?怎么不打算揍了?”

  “当然要的。只不过不是现在嘛,等过一阵子。”

  ……

  高枫走后,施元熏呼了一口气,不行啊,自己完全跟不上节奏了。自己都怀念那边的生活了,何况,自己还没来得及跟那人打招呼呢。

  而高枫,目光深邃地看着施元熏离开的方向,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随后嘴角微微扬起。

  施元熏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找了块空地拨通了电话。

  “喂,元熏么?”对方的声音依旧淡然,却仿佛少了很多活力。

  “哥哥现在已经没事了。我——我要谢谢你!我从来没有怪过你。这不是你的错。相反,我要感谢你,因为你我才有现在这么美好的生活。哥哥跟我回到了小时候,爸妈像宠小公主一样的宠爱我。我感觉自己很幸福。他也来过很多次。虽然话不多——但都值得了。谢谢你!”

  “这样就好。”对方淡淡的声音中带着丝丝安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