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她不应该是孤儿的,她本来应该是有一个很完美的家庭的。自己一直觉得自己家对林馨雪很愧疚,所以想要补偿林馨雪。小时候,也是馨雪跟自己更加亲近,元熏骄横不讲理,反倒是馨雪更体贴懂事。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好像是每次跟元熏生气,都是馨雪来安慰自己,而每次安慰完,都会更加疼惜馨雪的懂事,生气元熏的不争气。久而久之也就更加淡远元熏了。

  后来,更是觉得馨雪才更像是自己的妹妹。所以每次馨雪和元熏发生争执,自己想也不想就觉得是元熏的错。呵——自己真的不配当一个哥哥。

  施嘉晟的眼中充满了血丝,忽然想到了什么,像疯了一样抓住了林玥红的手:“妈,我把元熏给弄丢了怎么办。妈,我错了!”

  随后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留下了一句话:“爸妈,我去把元熏找回来,我一定要把元熏找回来。”

  林玥红虽然觉得儿子很混蛋,但这么迟了,到哪儿却找元熏,而且感觉施嘉晟很不对劲啊,想要把施嘉晟喊回来,施嘉晟却早已没有了身影。

  施振青忽然想到了什么,打通了郑泓睿的电话:“泓睿,小熏在你那儿么?”

  郑泓睿用着不缓不急的语调应了一声。

  “这件事是我们不对,能劝小熏回来么?”施振青感觉自己真的老了,是非都分不出了。

  “她已经睡下了。至于回家,你自己跟她说,想走随时可以。”郑泓睿懒懒的声音没有丝毫温度。

  施振青有几分尴尬,想了想说道:“泓睿,小熏那你先帮忙照顾下,等明日我再给她打电话。”

  “嗯。”郑泓睿还是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

  施嘉晟跑在马路上发疯似的喊着元熏的名字,小时候元熏对他撒娇,朝着他微笑对他很崇拜的神情浮现在脑海里,施嘉晟的眼眶湿润了:“元熏,我的小熏,我怎么把你给弄丢了。你回来好不好,哥哥错了……哥哥已经把你弄丢过一次了,这次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施嘉晟仿佛看到前面小小的人儿蜷缩在角落里哭泣,委屈地抱怨着哥哥丢弃了她。“小熏,哥哥来了,哥哥在这儿,不怕——”忽然,一道亮光直直地刺了过来,刺耳的刹车音响起,一瞬间,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把施嘉晟撞飞了出去。

  施嘉晟嘴角含着血,低低地呼唤着:“小熏,小熏……”

  李元熏感觉是被人摇醒的,梦里做了一个噩梦,还梦到了施嘉晟那个混蛋,梦到他来找自己,说要带自己回家。哼——假么假义。

  李元熏睡眼朦胧地看着摇醒自己的罪魁祸首,郑泓睿深邃地看着自己,眼神里带着一种不明的情愫,似是同情似是安慰。

  /酷)1匠K网k永久V/免◎;费jT看E;小◇{说

  “怎么了。”李元熏揉揉眼睛。

  “穿上衣服跟我去医院,施嘉晟撞上车祸了。”李元熏懵了,车祸,怎么会——李元熏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好使了,像木偶一样跟着郑泓睿到了医院。

  当看到施振青仿佛老了十岁,林玥红在急诊室门口撕心裂肺地哭泣的时候,李元熏信了,果然是恶有恶报。可为何,自己丝毫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眼泪会控制不住地往下落呢。我不想哭的,可它为何要掉呢。

  郑泓睿紧紧地握住了李元熏的手。李元熏看不清眼前的情况,眼泪模糊了双眼。

  “这是恶有恶报么?为什么它不听我的要掉下来?明明是他们对不起我的,为什么我的心好疼。我只是不甘心,没想让他这样的。”李元熏说得语无伦次,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伤心,为什么?是因为自己觉得对不起施元熏?是自己的错吗。”

  郑泓睿疼惜地看着李元熏,忽然有一种想要紧紧把她搂入怀抱的感觉。

  林馨雪看到郑泓睿和李元熏紧握的手,疯狂的冲了上来:“都是你,施元熏,是你害了嘉晟哥。要不是你跑出去,哥也不会为了追你——更加不会出车祸。都是你,都是你——”

  面对林馨雪的指责,李元熏竟无言以对,怔怔得往后推了几步,落入了郑泓睿的怀抱。

  “啪——”清脆的声音在医院的过道上格外响亮。

  施振青走过来狠狠打了林馨雪一巴掌:“这么多年来——欠他的,还的也够了。一个女儿差点离开,现在儿子在里面生死未卜,你这么说,是想把小熏再赶走么?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林馨雪不敢相信地捂着自己红肿的脸。这不可能——明明是施元熏的错。为什么。

  “我会打电话给你阿姨,让她把你接走的。你先去她那儿住一段时间。我会给你办转学手续的。这样——对大家都好。”

  林玥红看到李元熏走了过来,冲了上来,紧紧地抱住了李元熏:“小熏,我的小熏。你不要再离开妈妈了好不好。妈妈好怕,妈妈错了,这一切都是妈妈的错。都是因为妈妈,你哥哥才会在里面。小熏,你不要走,不要离开妈妈,好不好?”

  李元熏伸手抱住了这个“妈妈”,眼泪流的更凶了:“他会没事的,对么?他那么坏,对自己妹妹那么差。坏人都是长命的,他也应该是的,肯定是的。”

  林馨雪像木偶一样往后退着,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被赶出这个家了。

  她跑到厕所,跑到厕所,哭着拨通了一个电话。

  对方尖锐的声音刺地林馨雪心有些疼:”愚蠢!先回来再说!“高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施元熏,似是他一个摇头就会让她崩溃,她该是坚强狡黠的,不该是这么无助的。

  “只要能度过今晚的危险期,他就没有生命危险。他一直叫着小熏,你进去跟他说说话吧。”

  李元熏怔了怔,又似是得到了保证,箭一样冲到了病房里。这一看,又让她的眼泪唰唰唰滚了下来。施嘉晟,身上插满了大大小小的管子。他再也不是那个张扬不可一世的世家公子了,苍白的脸色,嘴里还嘟囔着“小熏,小熏……”

  李元熏轻轻地抓起了他的手:“你要醒过来。你是坏人。你如果不醒来,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不会再叫你哥哥了,你不是要我回来么?只要你醒过来,我就让小熏回来。你要醒过来啊。你还要补偿小熏啊!”

  李元熏深深地看了几眼施嘉晟,似是做了什么决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