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熏感觉莫名其妙,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病。说走就走,太没有礼貌了。

  郑昊领着李元熏来到客房。李元熏朝着郑昊嘿嘿一笑:“郑昊啊!”

  郑昊心里有点发毛,面无表情地问:“你有什么吩咐。”

  “那个,你有没有婚配?”郑昊猛地一抬头,惊讶地瞪着李元熏,脸微烫,“你什么意思?”

  “别放在心上,就随便问问。看你长得这么帅,想问问还是不是黄金单身汉,好帮你介绍啊。”李元熏贼溜溜地看着郑昊。

  郑昊心里一疙瘩,这——有人才见面几面就问别人有没有婚配的吗?还帮自己介绍!有病啊!郑昊表示很无语,很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还有没有其他问题?没有我就走了。”

  “当然有啊,你确定不需要我帮你介绍对象?哈哈!对了,为什么刚刚我提起郑泓睿的爸妈,他那么生气啊,他爸妈呢?”

  郑昊深深地看了一眼李元熏:“这是少爷的伤疤。如果你不想招惹少爷的,最好不要过问。他爸在外地做生意,很少回来。他妈妈在美国。这些基本的你不是应该应该知道么?”

  李元熏惊了下,自己差点忘了自己是施元熏,最关注郑泓睿的人,竟然问了个这么傻的问题。

  “嗯。”李元熏应了一句,并没有接话。的确,现在的自己自顾不暇,郑泓睿只能说是一个盟友,不想有更多的干涉,既然不想有更深的关系,那就知道得越少越好,不然被人杀人灭口了可怎么办。

  “好的。我现在没有问题了。谢谢你啦。”李元熏一脸真诚得冲着郑昊笑笑。

  郑昊有些不自在,李元熏会说谢?自己听错了吧。她果然不一样了。

  郑泓睿的房间里,郑昊恭敬地汇报和李元熏的对话。

  “你说她问你有没有婚配?”郑泓睿眉毛一挑。问自己的父母是意料之中的,但是问婚配,难道她看上了郑昊?

  郑泓睿一副警惕的样子看着郑昊,让郑昊整个人心里毛了毛,连忙补充了一句:“她说想帮我介绍对象。”

  郑泓睿一脸鄙视:“她还真是空。给别人介绍对象?自己能找到对象再说吧!”

  郑昊连声应是,心里却在咕哝:要是施元熏真的有了对象,那才好玩。

  李元熏觉得郑泓睿家哪儿都气派,连一个客房都装扮的很精致,很上档次。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有五个未接来电了,刚刚一直设置成静音,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前面四个都是施振青林玥红和施嘉晟打过来的,李元熏冷冷一笑:现在打来有什么用。

  还有一个却是施元熏打过来,自己倒是忘记了了,这里有一段时间没有跟施元熏打电话了。想到这儿,李元熏连忙锁上了门,走到了厕所,确认安全后,回拨了施元熏的电话。

  铃声响了几秒后就传来了欢快的声音:“怎么,现在才接到电话呀,在干嘛?”

  “呃呃,就是那个时候郑泓睿也在,我跟他谈了一个条件,他收留我,我陪他参加一个晚会,摆脱那些缠着他的女人吧。”说完,李元熏静等着施元熏的反应,不知她是否还是那么在意郑泓睿。

  谁料,施元熏一拍大腿:“元熏,你行啊你。这么快就能登堂入室了。好样的,我给你这个权力拿下他,然后狠狠甩了他!”

  李元熏无语,要是自己甩了郑泓睿,以后的日子还用过下去麽?那不是天天要被追杀。

  “你想让我被他杀无赦是不是!”

  “嘿嘿——那也没那么夸张——虽然他厉害是厉害的。”

  “好了好了,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李元熏回归正题,不能跟这个小妮子扯,否则会越扯越远。

  “额,其实也没有什么事——”

  “没有,那我挂了——”李元熏假装要挂电话。

  “唉唉,等等。那个,我想问你下。林睿琦,他家是什么情况你知道么?”

  林睿琦?李元熏心颤了颤,随即马上恢复正常。

  “他是在我大概12岁左右的时候搬过来的,家世不错。他妈妈人也很好。只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爸爸,估计是外出做生意了吧。他整个人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

  “你知道他有可能并不是那么阳光。他很复杂。”施元熏打断了李元熏的话。

  “是么。”李元熏怔住了。

  “他家也很复杂。他爸根本就不是外出做生意,好像是在外面有了女人——”

  李元熏愣了,不会吧,这么大的新闻,亏得自己以前还以为林睿琦是一个很阳光的人。

  酷A》匠网首!发ZS

  “总之——没那么简单。我就是想跟你说下,提防一下林馨雪,她也没那么简单,身世什么好像还挺复杂的。”

  ……

  李元熏和施元熏再聊了一会儿就关了电话。

  李元熏感觉今天接收的信息量有点大。自嘲地笑笑,也罢,再怎样也要到明日再说。于是关了手机,进入了梦乡。明天还很忙。

  当李元熏睡下以后,施家却炸开了锅。

  施振青和林玥红都难以相信疼了十多年的另一个女儿竟然是陷害自己亲生女儿的人,自己还误会女儿那么久。毕竟那是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啊。自己真是不配为人父母。林馨雪也似乎傻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个劲地在哭,说她没有想要陷害施元熏,一切都是误会。

  施嘉晟忽然想起两个妹妹刚刚出生的那会儿,粉嘟嘟的两个小女孩很是漂亮,还一模一样,那时自己觉得太满足了,上天赐给了自己两个那个可爱的妹妹。自己暗暗发誓要做一个好哥哥,对自己的妹妹很好很好。

  结果那场大火,永远困住了小妹。

  那场大火,都是因为自己,要不是自己贪玩不小心把门锁上了,也不会——而施元熏,也是林馨雪的爸爸用命换回来的。自己那个时候其实是不愿意再看到施元熏的。因为每次一看到她,就会想起因为自己的错,让还有一个妹妹葬身在了火海。而且,林馨雪更加可怜,母亲难产而死,父亲为了救别人家的孩子而去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