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晟!”林玥红觉得儿子说得有些过分了,虽然这件事是女儿不对,但作为哥哥这么说,这么说,实在过分了一些。

  郑泓睿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的手机,仿佛没有听到这场家庭纷争,紧皱的眉头却泄露了他的情绪。

  “嘉晟,不怪元熏——是我——”林馨雪欲言又止,很是可怜。

  “馨雪,你就是太善良了——”施嘉晟一脸心疼。

  “啪啪啪!”李元熏不气反笑,拍着手,淡淡地嘀咕,“这出戏唱得可真好,真是感情深厚,青梅竹马,天伦之乐,这个家,唯独我是外人对吧。”

  %更,新\u最快7F上酷ZM匠#Z网

  听到李元熏这么说,家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是说我故意跟她过不去么?好,施嘉晟,是你逼我的,我就坐实了这个罪名。我生平最讨厌别人冤枉我。”话音刚落,林馨雪的惨叫声响起,李元熏把桌上滚烫的茶水尽数泼在了林馨雪手上。

  “这是还你让我手受伤的。”李元熏平淡地说着。

  施嘉晟刚想开口骂,林玥红就冲了过来,举起了李元熏的手:“小熏,你的手怎么肿成了这样!”

  直到这个时候,其他人才看到李元熏红肿的手,已经有一块恶心的秾瘤,翻滚的外皮看上去尤为恐怖。

  李元熏不着痕迹地从林玥红手中抽出了手。

  “施嘉晟!你刚刚口口声声说我不思悔改,行为恶劣,说得好。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亲哥哥为了一个外人这么说自己的亲妹妹的。你讲证据是不是,好,我就给你看什么是证据,你有种的就不要后悔。”李元熏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林馨雪直觉有什么不好,想要阻止,李元熏手机中的录音已经开始播放了,“哇塞,这个真的好漂亮,你是哪里来的?”

  “这是一个朋友送给我,我当然给我最爱的妹妹啦!”林馨雪的脸色刷白。

  另一段录音响起,“施元熏啊施元熏。不是我说你,你连生病都能给我添堵。郑泓睿刚刚好像生气了呢。怎么办,都怪你啊!不知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委屈么,身上这么多上肯定很疼吧。别怪姐姐不疼你啊。咱们生来就是仇敌,有你没我。我若是不使出一些手段,这个家哪有我的立足之地呢。你是堂堂大小姐,我却只是一个孤女,我不得不为自己谋算啊!还好,你的家人对我都不错,尤其是你哥哥,最得我心意。怪也怪你自己不争气,你哥也是傻,对我这个妹妹可比对你这个亲妹好多了。你也不用生气,我会对他们好的。但前提是你不再跟我添堵啊。那你要怎么不跟我添堵呢?不能怪姐姐下一剂猛药了。”

  两段音乐放完,林馨雪呆呆地坐在了椅子上。

  林玥红悔恨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施振青有些支撑不住。

  施嘉晟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李元熏用颤抖的声音悲戚地说道:“你们觉得你们配做我的家人么?配么?当我被别人害得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反而冷冷地指责我,认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委屈么?当我需要温暖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有的只是怒其不争。”

  “当我一个人学校孤苦伶仃没人接我回来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在这儿其乐融融,享受天伦之乐。我只想问一句,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不喜欢我,你们可以直接说,我未必一定要死皮赖脸呆在这个家里的。施嘉晟,你说你没有这个妹妹。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不是你不想要我这个妹妹,是我不想要你这个哥哥了。因为——”

  李元熏顿了顿,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配当我的哥哥。”

  后面有林玥红的哭喊声,有施振青的打骂声,有施嘉晟沙哑的喊叫,李元熏都顾不得了,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李元熏跑出来以后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天很黑,正如她的心情一样。今天那么做,她一点也不后悔,就是觉得有点可惜。自己布这步棋布了这么久,本来还想拉长线钓大鱼,结果今天就拿出来用了,要不是施嘉晟太不争气,什么哥哥嘛,太让人心寒了,自己气不过,也不会这么快亮牌,毕竟这是张王牌,用了一次,以后就不好用了。

  自己也不觉得林馨雪会因为这一次就改变什么。相反,她会更加有防备吧,那个时候要抓住她的把柄就比较难了,唉,太可惜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让施元熏的家人看到了林馨雪的本来面目,至少没那么亲近了。而自己的“恶毒”,也能澄清了。不用这么憋屈地过日子了。

  这么一想,李元熏不觉轻快地甩了一下手。

  “唉哟。”居然忽略了烫肿起来的手,真惨,下次不能再这么伤害自己的手,疼啊。

  “对付她,值得用这种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方法么?”郑泓睿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李元熏怎么觉得这声音里里面带着一丝生气。生气,他有什么好生气的?怪大家冷落他了么?奇怪。

  李元熏转身,看到黑夜中徐徐走过来的俊秀男子,犹如中世纪走出来的王子。

  “唉,习惯了。”李元熏忧桑地说了四个字。

  这四个字却重重地敲击在了郑泓睿的心湖,掀起了阵阵涟漪。是啊,他们都是同一类人,都已经习惯被误会,被放弃。

  “你知道么?一个人战斗的滋味其实很不好过。我曾经很害怕很害怕。渴望有一个人出现帮助自己,相信自己,可是根本没有这个人。即使有,也需要自己长大,去保护别人了。人生这条路很长很长,却需要自己一个人走完,酸甜苦辣自己细细品味。没人在意,才想要撒娇,得到更多被人的关注。结果,却得到了更多误解。突然好想长大,却又害怕长大。后来也想通了,我若不勇敢,谁替我坚强。”李元熏自顾自地说着,眼泪却不知何时已经流了下来。

  郑泓睿的眼眸愈发深邃,心却掀起了巨大的波浪,那句我若不勇敢,谁替我坚强,激起了他的共鸣。是啊,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得走自己的那一条路,自己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哪怕这条路难走,也要走到底。能说出这番话的人,还是那个娇生惯养、不知天高地厚的世家小姐么?或许自己该重新审视她了。她带给自己的震撼还真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