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这不可能,明明是没有的——不可能“林馨雪捂着脸,泪水在眼中打转,不相信地冲进了房间,刚好李元熏还没把裤子完全穿上去,臀部有一块显眼的红色胎记。李元熏挑衅地看了看林馨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怎么样?跟我斗,你还太嫩了!李元熏惊呆了,这——不可能”

  李元熏出来以后,很委屈地靠着林玥红。

  “馨雪,道歉。”林玥红严肃地看着林馨雪。

  林馨雪还是傻乎乎的不敢置信:“妈,这个胎记肯定是假的,肯定是她找人画上去的。”

  “你给我闭嘴!我自己亲自检查过,我自己女儿难道我不知道么?你真是太过分了!”林玥红气红了眼。

  “馨雪,你这次的确太冲动了,是我们对不起小熏。下不为例,若是还有下次,我就要考虑让你去你阿姨家呆一阵子了。”施振青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酷a☆匠网2B首oh发E

  林馨雪的眼泪涌了出来,很委屈,很惹人怜,嘴里只能不甘地喃喃:“小熏,对不起。”

  “哼!假惺惺的道歉,虚伪!”李元熏很不屑,“妈,我今天晚上还要去乐嘉家里拿东西。晚点再回来可以的吧?”

  “好,乖女儿!路上小心点。”林玥红点点头,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爸,你不要把我送到阿姨家去。这次是我错了,我会改的。我也是被别人蛊惑才会怀疑小熏的,爸你原谅我好不?”林馨雪含着泪水,拉着施振青的袖子。

  施振青本来心存不忍,但看了一眼此刻听话的女儿,回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林馨雪:“以后多花点心思学习,不要老想着这些有的没得。丢人!”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何家的黑色轿车上,三个女子开怀大笑。

  “你们都没看到林馨雪吃瘪的样子,太爽了。这是我到现在为止干的最爽的一件事了。”施元熏拍着大腿,笑的好不快活。

  “还好你提醒。”李元熏拉着何乐嘉的手,真诚道谢。

  “对啊对啊!不然真的露馅了。那就完蛋了。不过今天,要是按照我以前的性子,非得闹得人仰马翻。那个贱人,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跟爸妈嚼舌根,想想也是可恶。不过,听元熏说得也有道理,忍一时,现在不是得到更多钱了。哈哈。林馨雪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施元熏拍着手,开心得很。

  “哈哈,好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你呀你。还是小孩子一个。到时回去小心一点!”李元熏无奈笑笑。

  “小的遵命!”

  笑声在车上方回荡……

  “对啦,元熏,明天晚上在我们家山上的别墅里篝火晚会,你过来吧?”何乐嘉拉了拉李元熏的袖子。

  “什么,篝火晚会,我想去玩,我好想去玩呀。在那边都没有晚会派对可以参加!”施元熏想到自己的“悲惨”生活,就差没有哇哇大叫起来了。

  “你想去,那你去呗。”李元熏甩甩手,故意一副请便的样子。

  “哼,坏银,明知道我不能去,我马上就要回家了,还去个毛呀!”施元熏嘟嘴不满。

  “去吧去吧,元熏,很好玩的呢!难道轮到我家举行篝火晚会,去玩嘛,里面有桌游、烧烤、卡拉OK……很热闹的呢!”何乐嘉摇着李元熏的手,诱惑着她,“去嘛去嘛,看在我的面子上去吧?”

  “郑泓睿去不去的?他不去我就去。”李元熏忽然想到了那个人,要是和他撞上,估计又没什么好事。

  “他肯定不去的咯,基本每次派对他都不会去的。”何乐嘉还没回答,施元熏就抢先说了。

  “对的,派对是其他家族联络感情的机会,他又不需要联络感情,还去干吗?”

  “好吧,那我就去玩玩。”李元熏最终还是应了。

  “耶,好样的!”

  其实,对于上流社会的富家子弟们,学习倒不是第一样的,无论是在高中也好,大学也罢,他们眼中最重要的是“交友”,换句话讲,也就是积攒人脉。要知道,出了社会以后,还不是得工作,大部分的富家子弟们,不会选择创业或者给别人打工,而是有一条更好的出路:继承家业。这可能就是先天优势吧,有些人辛辛苦苦努力一辈子,也得不到有些人天生的优势。所以对于富家子弟来说,交友,出入名流圈则是必然。

  而家族之间彼此互相竞争,也互相依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除非一家独大,否则都需要通过“联络”来巩固家族地位,这也是为何豪门家族们这么重视“门当户对”。“门当户对”还有一个近义词,叫做“强强联合”,通常,一家打拼,难免会有势单力薄的时候,相反,两家,甚至几家联合,局面就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在各家的产业不是竞争关系而是互补关系的情况下。

  在恒城,除了第一世家郑家不需要依赖任何人(通常情况下都是别人找上他们),其他家族都热络于举办派对晚会,既认识“新朋友”,也能物色物色以后的“良婿”。

  何家也是恒城世家之一,何乐嘉虽然偏冷傲,也抵挡不住家人的热情“安排”,于是这一次的篝火晚会,就设在何家另置在山上的一幢别墅里。

  李元熏是因为答应了何乐嘉要来参加,本来她是打死也不想参加这种名流派对的。一来,她不是真正的名流,一个冒牌货在一堆名流当中太危险,搞不好什么时候就被人识出一点破绽;二来,李元熏本人喜静,她宁愿一个人静静呆在角落里看会书,也不想到灯红酒绿的豪华场所吃喝玩乐。

  当然,李元熏最不喜欢的事却是林馨雪最热衷的事。她已经呆在房间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妆了,听说何家篝火晚会的时候,她惊喜无比。看到她那股欣喜的劲儿,李元熏只有一个念头:果然人与人之间是不一样的。她只适合宅在家里,做个安静的美女子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