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次的排球经历,让元熏觉得学项技能在手中总是好事,小时候学了排球,现在就能用上了,要是小时候没有学过什么,现在估计就只能傻傻地站着了。

  这么一想,元熏似乎有了激情,觉得在施家的生活也不能浪费,要多学项什么技能在手中。

  而另一边,郑泓睿眼眸幽深地看着那辆车:“东南亚?凤凰锁?”

  -更&新最k快Y上#%酷匠q网…V

  “难道她是?”苏青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也许吧。不过,不是什么坏事。”郑泓睿的眼中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平淡无波。

  按照道理今天是郑泓睿给自己补课的第一天。

  李元熏祈求着老师或者郑泓睿忘记这件事,这样自己就可以溜之大吉了。

  偏偏班主任吴老师在放学前一秒,还特意点了李元熏的名字,让他跟着郑泓睿好好学习。女生都眼红地看着李元熏,李元熏嗤之以鼻,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

  “元熏,我陪你一起回去吧。”林馨雪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朝着李元熏缓缓地走过来。

  李元熏抬眸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

  “宋叔会来接我们,我跟老师说下,让她帮忙打电话回去,到时让宋叔迟点来接我们。万一补课补得迟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的。”林馨雪的声音很轻很柔。

  李元熏抬头望向郑泓睿的方向,他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电脑,好像什么也没听到,又似乎什么都不在意。

  “哦。”李元熏应了一声。

  “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们补课的,我就在旁边写作业。”说完,林馨雪深情地看了一眼郑泓睿,看到他面无表情,头也没抬,讪讪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李元熏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郑泓睿感受到了李元熏幸灾乐祸的深情。抬眸,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把一叠试卷扔在了李元熏的桌子上。

  李元熏抬头看看郑泓睿赏心悦目的脸庞,又看了看白花花的试卷,不解得问:“这些是?”

  “给你做的试卷。”

  郑泓睿言简意赅地解释了几句,就坐回了自己的位子,继续开始敲击起了键盘。郑泓睿也是个奇葩,高中就自带笔记本了,而且老师还不阻止。难道是优等生的特权?

  李元熏又把目光放回了桌上的试卷。稍稍一翻,吃了一惊。前面都是知识点的归类,很系统,后面的习题也是由浅入深。自己以为他也是为了应付老师,没想到还真的用了一些心思。这些试卷整理出来都要花很多时间,怪不得会自带笔记本。

  李元熏心中满满感动,对郑泓睿的好评“蹭蹭蹭”上升,谄媚地朝着后方傲娇敲击键盘的郑泓睿说道:“好人呐!没想到你这么上心,光是整理这些试卷就花了很长时间吧。”

  郑泓睿先是一愣,有那么一秒的僵硬,随后面无表情地说了两个字:“没有。”

  李元熏刚想说这就是好人呐,做好事不留名,还这么谦虚。不料郑泓睿后面一句话生生把她要说的一万字感动发言稿给憋了回去:“郑昊闲着无聊做的。”

  啧啧啧,李元熏刚刚在心中给郑泓睿树立的光辉形象轰然倒塌。

  果然,第一印象才是最重要的,亏得刚刚还以为这个人转性了,呸。李元熏在心中唾弃地骂了郑泓睿一句。

  郑泓睿看到李元熏唰得冷下来的脸,从一副狗腿的表情又恢复了冷淡,好像心里有点闷闷的,反正自己是不会承认自己特意让郑昊整理这些试卷的,那样说出去多没面子,不符合自己一贯的做事风格。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只能听见李元熏奋笔疾书的声音和郑泓睿敲击键盘的声响。

  林馨雪心里窃笑,李元熏也太自作多情了吧,郑泓睿是那种会花心思的人么,还以为特意为她准备的。随即有一些烦闷,即使是让郑昊准备的,也准备得有点过了,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上心过。元熏,我去上个厕所。”林馨雪跟李元熏打了个招呼。

  “哦。”李元熏仍在奋笔疾书,头都没有抬。

  林馨雪悄悄地走到了厕所后面的长廊上,那儿早有一个人在探头探尾地四处张望着。

  “你过来了,很不错。”林馨雪温柔一笑,拍了拍女子的肩膀。

  “那个——那个——我的确觉得现在的施元熏跟以前很不一样了。但是又好像一样。”女子似乎有些惊慌。

  “不要紧张。你是她同桌,肯定能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我只知道,她的字很不一样了,之前她写的字很难看。但现在很秀气,你看——”女子颤巍巍地把两份作业递给了林馨雪,一份是之前的,狗爬一样的字;一份则是现在的,虽然不算是好看,但是很清秀。

  “这字,的确很不一样呢。干得不错。”林馨雪若有所思。

  “她的行为习惯、作风、说法方式跟以前没有一点相同的。一个人病一场会有这么大的差别么?”女子听到了表扬,更有了信心,说话底气也足了不少。

  “是啊!会有那么大的变化么?”林馨雪望着前方的操场,眼中闪过一丝狠烈。

  “那我——”女子欲言又止。

  “你放心,以后我们就是一边了。有我就有你。你想要的,我一定竭尽所能帮你得到。”林馨雪朝着女子灿然一笑。

  “我知道施元熏屁股上有个胎记。小时候和她一起洗过澡,若是字不够,只要知道她有没有胎记就够了。”

  当林馨雪走后,厕所里走出了一个人,她看着远去的两个人,若有所思。

  “你今天怎么没有送水?”看到林馨雪走了出去,李元熏又是这么一副要学的样子,郑泓睿反倒不适应了,打开了话匣。自己不开口她是不是打算一直不说话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认真了?

  “啥?”李元熏一脸懵逼地抬起了头,那样子像头找不到北的小羊。

  看到李元熏这个难得迷糊的样子,郑泓睿低低地笑了,他脸上的笑容慢慢划开,像是一朵美丽的花,慢慢绽放,李元熏一下子看得呆掉了。

  “你以前不是都要给我送水的么?”郑泓睿重复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