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元熏?好,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你在这所学校读书么?”女子眨巴眼睛,很是可爱。施元熏这才留意到这个女子整整矮了自己一个头,难道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难道你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么?”

  “当然不是啦。我只是过来玩的——”

  李元熏刚想继续问几句,何乐嘉就走过来了。

  何乐嘉漂亮的眉毛扬起,倒是很惊讶,以前总是看到李元熏围绕着郑泓睿转,所以体育课一般都是选择篮球,偏偏她的身高不高,投球技术又烂,给别人多了很多笑料。没想到她的排球技术这么好。

  “没看出来,你的排球打得这么好。”何乐嘉真诚地赞许。

  李元熏放下球,走过来和何乐嘉并肩,这个女子身上,有自己喜欢的淡然和真诚,自己莫名喜欢和她一起相处:“排球是我最喜欢的运动了。以前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反而放弃了自己拿手的东西。很是可惜。还好,现在觉悟还来得及。”

  “你想明白就好。他如果不改变,不是你的良配。”

  “是的,早想明白了。配不上他,他也不适合我,还不如早点放弃。”

  “你倒是觉悟了嘛!”

  “都是你教导得好!”

  “贫嘴!”

  阳光下,两个女子打闹嬉戏,有的时候,默契就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

  “我们一起玩球吧,你也加入。”李元熏拉着何乐嘉和殷飒飒一起玩起了排球,何乐嘉也是个排球高手,对球对她来说游刃有余。

  郑泓睿莫名随着李元熏的足迹走到了排球场。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阳光下,清秀淡然的女子像个孩子一样纯真地玩着球,又像个大人一样耐心指导着。

  开心了就大笑。仿佛这笑容,才是原本属于她这个年龄最真的笑容,而不是那种公式般的微笑,女子周身都散发着柔和而迷人的光芒。阳光下微笑的少女,这场景,似乎很美,一下子印到了他的心中。郑泓睿有点喜欢这个场景。

  苏青默默跟着郑泓睿,难得看到郑泓睿专注地看一样东西,随着她的眼光看去,也不由得看痴了。

  一直高挑冷淡的何乐嘉,放下了所有的心防,和娇小的李元熏玩得不亦乐乎,还有一个单纯的孩子,两个妙龄女子和一个孩子在阳光下,绽放着最美的笑容。

  苏青的心一动。有什么东西似乎萌芽了。

  回过神来,苏青大手一拍故意调侃:“在看什么呢?球都不打了!”郑泓睿猛一转身,眉头皱了起来,自己居然看得这么入神,连苏青偷偷跟着自己都没发现:“你跟着我干嘛?”苏青不甘地嚷了起来:“不跟着你,怎么看好戏?”

  郑泓睿笑了,像一朵花在嘴角慢慢绽放:“好看吗?欠抽了是吧?”

  苏青看到这厮的笑容,也呆了一下:“没事能别笑么,跟个祸水一样,怪吓人的!”

  郑泓睿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祸水么?这个词语不错。”

  苏青是真的被吓到了,以往郑泓睿听到这话,非得跳起来打自己一顿,今天非怒反笑,肯定有阴谋:“你今天生病了?!”

  郑泓睿听了这话,冷冷地白了他一眼。

  苏青释怀了,刚刚果然是错觉,这才是正常的郑泓睿。郑泓睿是谁,别人可能不知道,自己可是一清二楚的,他是郑家的接班人,也是掌握实权的人,郑家,跺个脚,别说在恒城,就是在整个中国都是要响三响的。

  最惊人的,是郑泓睿是整个恒城信息网的掌门人,只要他想知道,就没有不知道的。偏偏这个人从小就是个天才。那些对他死缠烂打的人,非死即伤,原因很简单,郑泓睿只要让手下的人放出点信息,这人,谁没有一点弱点,很快,仇家就上门了。

  自己愿意跟着他,也是因为以前一同在军队里训练过一年,当时就被他的才能而折服,偏偏跟他打了赌输了,甘愿跟着他一段时间。久而久之,就和他建立了兄弟般的情谊。

  这厮,表面看去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要是真生气起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自己的实力也不弱,跟他一比,还是差远了。

  记得有一次杨泓毅在他房间里放进了一个“美女粉丝”,第二天他就被一个仇家绑到了一家妓院,还好自己机智聪明,不然岂不是晚节不保。太可怕了。要说另一个另类,那就是施元熏了,估计要不是看在施老爷子的面子上,施元熏早被人绑了沉塘了。

  不过奇怪的是,自己总感觉施元熏变了,变得好像不仅仅是她一个人。还有她。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变化是好事,至少郑泓睿脸上的表情丰富了,可惜高枫出去办事了还没回来,要他能看到,估计死也瞑目了。

  李元熏今日也很开心,觉得这节体育课上的还是挺值得,要是没有之前的插曲,那就更加完美了。这次不但痛痛快快得打了排球,还结交了两个个好朋友。和她们畅谈,很开心。

  不知不觉体育课就结束了,李元熏注意到一辆豪华黑色轿车开到了篮球场旁边。按道理,私家车是不允许开到学校里面的,除非有特殊情况——或者这个人是个大人物。李元熏转身,看着娇小的殷飒飒,殷飒飒有些稚嫩的小脸上写着一万个不情愿,嘴嘟起。

  “好讨厌,要回去了呢!都不让人痛快地玩!”

  “你——”

  “施元熏,还有何乐嘉,我要走啦,有人来接我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找你们玩!今天很开心呐!以后有机会我还是会来找你们玩的!”

  “你把这个拿着,以后有需要可以找我!特别是到东南亚那边去玩哦,一定要来找我哦。”话落,殷飒飒冲上前抱了李元熏一下,然后把一块精致的金锁吊坠塞进了李元熏手中,然后蹦蹦跳跳得跑开了。

  李元熏顺着殷飒飒的角度看去,留意到一个冷酷的黑衣男子恭敬地为殷飒飒开了门,小人儿钻进车,还朝着自己挥手。

  “东南亚?离自己很遥远吧?”李元熏不解,随后展眉一笑,说不定哪天还真能再相遇呢。也朝着殷飒飒挥挥手离开。

  “元熏,她的身份好像不简单呢!”何乐嘉回过神来。

  ,S最n新;K章^节上:^酷匠D☆网

  “是呢。不过,总是朋友,对吧!”李元熏调皮地眨眨眼睛。

  “你呀!”两人相视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