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是个好“闺蜜”。李元熏淡淡一笑,“哦?她说了什么?”

  方希儿似乎受到了鼓舞,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陈心柔跟别人说是你心狠,容不下可怜的林馨雪,欺负她无父无母。”

  “若是真的欺负她,她还能在我家待下去么?”李元熏说得云淡风轻。

  “就是就是。不过她说得很过分,把你怎么缠着郑泓睿,怎么嫉妒,怎么推她下去描绘得绘声绘色。我们都以为是真的了?”

  “哦?”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她把每个细节都说得很清楚么?”李元熏眉头微蹙。

  “对啊,好像她就是当事人一样,说得特别清晰。”

  “当事人啊——”李元熏了然地一笑。

  方希儿又说了很多,没想到,方希儿的情报还真是多。天文地理,什么都知道。果然是一个好“军师”。

  班主任有些尴尬,自从陈心柔提出这个想法后,好几个同学都在附和,施元熏的性格她也知道,要她来演讲,那比登天还难,她不骂人就算好了……要是她发起火来,又要麻烦,她爷爷刚刚还打过电话给自己,也不好意思……

  李元熏看到紧皱眉头的班主任,反倒淡淡一笑:“老师,既然人家都想知道,我就分享分享,免得所有人都跑来问我,倒是感觉我像是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人围观。我这次的确收获挺多的。”

  “哈哈哈,动物园的猴子!”李元熏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转过去,这种嚣张的笑声,应该只有杨泓毅能发出。

  自己所在的班是高二一班,据施元熏所说,杨泓毅是在隔壁班二班,不过跟郑泓睿关系太好,所以老是串班,这不,自己说的话又被这个串班的人听到了。

  李元熏倒也没有在意什么,颇有风度地走到讲台上去。

  她先是微微一笑,然后不急不缓地说了起来:“这一次,我的确是想体验下离家出走的感觉。一直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无聊,缺少了自己有,想体验一种不同的生活,却为它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不过也获得了相应的收获。大家如果感兴趣,我就不妨说说,希望大家也能有所共鸣。”

  李元熏这么一开头,下面的兴趣马上被带动了起来,没想到还真有故事可以听唉。

  “快将快讲——”

  李元熏深情并茂地继续讲:“大家都知道,我们这样的家庭,衣食不缺;上学,上最好的贵族高中;穿衣,穿最好的名牌;吃饭,要到最好的餐馆;平时也经常进出舞会派对。”

  D酷~P匠@网首》?发6{

  “但是就是这样的安逸生活,会让这个年纪的我们想要挣脱这个舒服,去过一种更加自由的生活。我以前以为,变任性,人家学习各种礼仪的时候,我玩乐就是一种举世无双;我以为,追着我们学校的明星,最优秀的郑少爷,就是一种独一无二,却不料,失去了很多原本在意我,关心我的朋友们。”

  “可我还是一意孤行,当我的好姐妹馨雪不小心受伤,我很关心她,这种关心却被冠上别有居心,受到了不公平的指责的时候,我很委屈。难道就是因为我之前任性霸道,所以所有人都把所有的错都加到我身上么?”说到这儿,李元熏委屈地低下了头。

  “我不甘心。没人理解我,所以我宁愿离开那个金窝,到外面去寻找我的另一片天地,寻找我的自由。”

  “可是你们知道么,我这次出去,最大的触动,是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我希望离得越远越好,就到了一个偏远的山区,结果在路上,遭遇了混混的追踪抢劫。”

  “那时我很害怕,很想有个人来帮自己,却一直没有,只有穷追不舍的追杀。我想尽办法运用我学到的知识逃跑,希望能安全地逃离。”

  “在我以前的世界中,从没有人教会我怎么防身。我甚至被追赶掉落了悬崖——”说到这儿,李元熏顿了顿,下面的人的心也提了上来。

  李元熏把目光投向了陈心柔和林馨雪的方向。林馨雪眼眶红肿,似乎被自己说得感动到了,有潸然泪下的冲动。而陈心柔的脸色阴沉,眼神乱瞟却唯独不敢看着自己,头上似乎有汗滴垂落。

  “不过,到了山区,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不仅仅是我们的世界。还有另一个世界,那是一个你们无法想象的世界。”

  “那儿的人吃不饱,穿不暖。他们没有名牌,能穿上一双几十块钱的鞋子,就是最大的幸福了。他们没有山珍海味,只求三餐温饱。他们没有高楼大厦,只有简陋的小屋。他们没有物质上的富裕。”

  “那他们有的是什么?他们有情。他们团结,小屋虽简陋却温暖;没有山珍海味却是自己亲手做成的三餐;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却从不懒惰。”

  “他们的日子很清贫,却过得很踏实。他们对所有人都很友好,包括我这个外来人。”

  李元熏的脸上露出了知足的神情。

  “反思我们。我们有什么呢?我们的一切,都是父母给的。我们拿着父母的钱财,理所当然地挥霍。还自以为是地勾心斗角。我们有那么多的资源,我们有他们在梦中渴望得到了,结果呢,到我们手上,却是一种浪费。”

  “虽然,我掉落悬崖,差点摔死。但这一摔,却真真把我给摔醒了。我不想再做那个任性妄为的施元熏。我想要改变了,要好好学习,珍惜身边人,珍惜身边的资源,希望大家原来我以前的任性,也不要揪着元熏的以前不放。这就是我这次获得的。希望大家也能有所收获。”说完,李元熏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气度仪然地走了下去。

  说完后,班里一阵沉默,随后不知是谁先开始,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陈心柔怔怔地看着施元熏的背影,眉头紧皱。林馨雪泪眼朦胧地在陈心柔耳边说了什么,陈心柔立即反应过来,恨得咬咬牙,狠狠地瞪着李元熏。

  林馨雪心中很是气恼,没想到她这么一说,倒把所有的错放到自己身上了,还落了一个浪子回头的好名声。李元熏这一招出的好啊!自己以前真的是小看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