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也比她美。”

  李元熏表情扭曲,心里开始大骂,你真他妈没风度。不过,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

  “你倒是给我随便抓个看看。”

  “这是大街么?这在学校!”郑泓睿真是怎么说怎么有理。

  B(看正la版章t节Ol上~酷)e匠。网

  李元熏脑中灵光一闪,知道为何听着这话这么熟悉了,这明明是高枫的说话风格,果然,蛇鼠一窝。不过,郑泓睿道行更深,以前高枫跟自己斗嘴,自己那是战无不胜啊。结果到了郑泓睿手上,功力不行啊,果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李元熏不说话了,乖巧地跟着郑泓睿走着。

  郑泓睿嘴角微微上扬,不自觉地放慢了步伐。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无聊。

  郑昊不经意转身,看到了少爷脸上如花的笑容,心中惊涛骇浪翻涌,少爷这是在笑么?多久没看到少爷这样的笑容了。这样想着,又不自觉多看了李元熏几眼。

  “元熏,你回来了?”不知是谁,跟李元熏打了招呼。

  “对啊对啊!”李元熏热情地跟同学打招呼,完全忽视前面走着的面色转黑的某人。

  当班里的同学转身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一脸严肃冷酷走在前面的郑泓睿,以及旁边跟着的好基友。后面还有一脸标准微笑跟别人打招呼的施元熏。

  郑泓睿的脸有多臭,施元熏就笑得多甜。以前施元熏也笑,不过笑得有点高傲,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现在施元熏的笑,让人看去眼前一亮,有种舒适感,感觉这笑容让她整个人都闪亮了起来。

  郑泓睿刚进门就长腿一迈,走到最后一排去了。施元熏则慢悠悠的扫视了周围一圈,走到了应该属于自己的那个位子去。

  他俩一来,班里就热开了锅,早就对施元熏很好奇了。听说她离家出走了。好像因为故意陷害林馨雪。

  当然,也有一拨人竟然站在了李元熏这边,说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这一拨人的出现也并非偶然。李元熏早就料到,林馨雪会以受伤者的身份,让自己多出更多的仇家过来。

  不过林馨雪忽略了一点,没有哪个人是圣母,她那么“优秀”,自然也会有一批嫉妒者,只不过平时人家没有几乎表现出来而已。自己稍微放了一点风声,自然而然会有人附和了。

  就在这时,林馨雪连忙走了过来,一脸关心地问:“元熏,你身体好些了么,今天早上——”

  “馨雪,你也太善良了吧。她这么陷害你,你反而这么关心她。”陈心柔听到林馨雪跟施元熏说话,第一个跑过来怕林馨雪又被欺负了。

  “心柔,谢谢你——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林馨雪嘴里虽然这么说,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副想说不敢说的样子,更加让人怜惜,以为是施元熏欺负了她,她反而维护施元熏。

  李元熏眼睛一眯,冷冷一笑,这该是林馨雪的惯用手法了吧。装得还真好。

  “当然不是那样。我们的感情多好啊,你一直为我出谋划策,为我好,我怎么忍心陷害你?别人误会也就算了,馨雪你自己可不能不懂我的心啊!”李元熏故意假装生气地跟林馨雪撒娇。

  林馨雪愣住了,这画风不对啊,她不是应该生气地跳脚,闹得越大越好。怎么反而回心转意了?但是李元熏这么说了,林馨雪当然也要表现出来好姐妹的样子:“我怎么会怪你,怎么会多想。我们是好姐妹啊。”

  “是啊,我们可是好姐妹。陈心柔,看到没,我们姐妹的感情好着呢,你没事插一杠干嘛!”李元熏故意带着点挑衅地斜视陈心柔。

  “哼!”陈心柔一跺脚气的离开了。林馨雪心里烦躁急了,这个李元熏是抽什么疯。自己好不容易把陈心柔收为己用,这样,害自己还要编一套谎话再去劝下那个愚蠢的。

  之后,有几个人凑着过来问李元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甚至直接问她是不是故意害林馨雪的,李元熏倒也不在意,笑眯眯地巧妙回复着。

  郑泓睿坐在最后一排,慵懒的眼神飘过来,看到突然间变得左右逢源的李元熏,嘴角抽了抽,蹦出了一个字:“假。”

  苏青扬眉,好奇得探过来问道:“哥,什么假?”

  郑泓睿想起刚刚李元熏对苏青的仰慕和赞不绝口,面无表情地白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

  苏青很委屈,摸摸鼻子,自己这又怎么得罪哥了?

  过了一会儿,班主任吴老师就走了进来。看到大家都围着施元熏,脸色僵硬,冷冷地问了一句:“元熏同学,身体好点了么?”

  李元熏几乎能确定,施元熏以前真的是一个学渣。不然,仗着她家那么有钱有地位,这个老师对自己也不该是这种态度啊。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老师难为啊,特别是当贵族老师,虽然感觉这个老师对自己万般不满意,却还得问句关心自己的话。忌惮的应该是自己背后的势力吧。

  唉。李元熏想到这儿,也不管她的脸色差,反而笑眯眯地回了一句:“谢谢老师关心,好多了。”这倒是让班主任有点受宠若惊。若以往,施元熏肯定白自己一眼,说声嗯,就已经很好了。这还感谢自己。难道真像是传言说得变得不一样了么?

  偏偏总有人却不想让自己好过。一个声音缓缓地响了起来:“老师,我们都很好奇施元熏的离家出走之旅,让她给我们做个即兴演讲吧。不然,我们太好奇,都没有心思上课了。”

  李元熏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又是陈心柔,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林馨雪跟她说了什么,现在陈心柔的眼里又带着浓浓的挑衅和幸灾乐祸。

  李元熏刚在思考,左边担忧的声音就穿了过来:“元熏,陈心柔太过分了,在你没在的时候,一直说你坏话。”

  李元熏顺着声音朝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左边的同桌,她叫方希儿,据施元熏所说,这应该是她的闺蜜之一,而且是她很好的“军事”,很多信息都来自她,比如怎么反抗林馨雪,以前施元熏的很多决定都是跟她商议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