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玥红看李元熏好像不是很开心,解释了一句:“你哥他们也等了你很久,不过馨雪去敲了你的门,你一直没开。她怕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就想让你多睡一会。”

  李元熏冷冷一笑,想让自己多睡一会?是想自己晚去成为众矢之的吧。唉。

  林玥红马上岔开话题:“让我看看你今日的装扮。嗯!不愧是我的女儿,长得真漂亮。摔了一次回来后,更加漂亮了,多了一丝淡然,多了一次柔弱,让人想保护,好样的。不愧深得我的遗传。”

  李元熏刚开始还听得有点疙瘩,听到后来就只剩下无语了,林玥红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不过仔细一看,自己这张脸还真的跟她的挺像的,不过,自己终归不是她的女儿。自己只想好好过好这段生活,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到时再潇潇洒洒回到自己窝里。想到这儿,李元熏又甜甜地笑了。

  李元熏有几日没看到施老爷子了,当初跟他达成协议后,他就飞回去和郑老头子下棋去了。今天却不知怎么又回来了。

  施老爷子今日兴致很好,说是因为孙女要去上学了,他特意赶着回来的。

  于是吵着要送孙女去学校。林玥红和李元熏都无奈地笑笑,施老爷子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其实李元熏不知道的是,施老爷子老早就教训过儿子媳妇了,觉得孙女吃了很多苦头,都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如何为人父母,让他们以后顺着女儿来,哪怕叛逆,哪怕学习不好,只要人在,一切都好。这倒是给李元熏省了心。

  拉风的兰博基尼,黑色的车身熠熠闪光,李元熏看到,先是嘴角抽了下。没想到老爷子有辆这么拉风的车。之后还是心里面肉疼了下,以前拼命想实现的,真的都实现了,可是,为什么自己没有那么开心。如果爸妈姐姐能一起坐就好了。老爷子再好,毕竟不是亲爷爷……也不知道,爸妈姐姐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李元熏回了回神,换上标准的笑颜。其实这标准笑颜也成了李元熏的习惯了,当一个人没有地位没有金钱支撑的时候,你只有比别人圆滑,比别人更懂得做人才能生存的更好。所以,你要么就做好人,你要么就像郑泓睿一样,让自己强大到无须讨好任何一个人。

  酷;2匠网p首/发j

  如果有一天,李元熏够强大,不再依靠任何人也能生存的时候,她就不会“讨好”任何人了,那时也就能像郑泓睿那样拽,想干嘛就干嘛了。

  要达到那个程度需要什么支撑?钱,肯定要有足够的钱,至少不愁吃不愁穿;人脉,至少生病了要有人能咨询,染上官司了有人能接应,出去旅游了有人能当导游吧。

  唉,但是这个小小的目标谈何容易。有的时候,有的人,或许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以后的境遇和平台吧。不过,后天努力也一定能弥补先天不足。不然,为何会有那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呢。自己后天努力努力,即使达不到郑泓睿那么潇洒,也能有十分之一的随性吧?靠靠,怎么又是郑泓睿?晕,现在李元熏越来越喜欢拿郑泓睿来对比了,真是中邪了!

  还是回到现实!至少到现在为止,李元熏做不到那么强大,那么就只能做好人了。

  坐在车里,稳稳当当过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学校。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李元熏还是被眼前的学校惊了一下。不愧是有钱人。

  镶金的恒远高中四个字像是在跟别人炫耀自己地位,入眼是一望无际的草坪,草坪后耸立着一幢豪华的大楼。

  旁边打造地富丽堂皇的是No.1食堂。李元熏咽下了一口水,心想自己不能再想以前那样鼠目寸光像是没有见过世面一样,必须得尽快适应这样的富家生活。反正现在出的钱都不是自己的,不用白不用。李元熏真心觉得自己是捡到大便宜了,怎么就给自己撞上这好运了呢,幸福果然来得太突然。

  想到这儿,李元熏贼贼地笑了。

  施老爷子一直在看着自己的孙女儿,刚开始,看到孙女越发深沉,他都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孙女了,难道摔一跤还这能把人给摔变了?要是这样,打死也不让他爹放她出去,自己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现在看到孙女脸上恢复了昔日的张扬狡黠的笑容,提起的心终于又放下了,还是那个元熏就好。

  也不枉自己特意跑回来给孙女壮势打气。

  李元熏眼睛转了转,转身对施老爷子一笑:“爷爷,你快回去吧,被人看到估计要笑我了,休息了这么久还让爷爷送来学校,我都快成年的人了!”

  施老爷子佯装生气:“我就愿意,看谁敢说!”

  李元熏手一伸拉住了施老爷子的手一脸崇拜:“好好好,爷爷最牛,那你把我送进教室,不然老师又要骂我了。”李元熏又假装委屈。

  施老爷子一下子有了当爷爷的骄傲感,孙女又跟自己撒娇了,这感觉真好,施老爷子大手一挥:“谁敢说我宝贝孙女?胆子这么大?哼,我这就送你过去!”

  其实,李元熏是有私心的,自己第一次来,哪里知道教室在哪里,总不好问保安吧,既然有个免费的导游,何不利用到底!

  李元熏正想偷笑,眼神一飘,却看到了一个最不想看到的人。准确地说是两个,某人和一个傲娇跟班,不过跟班就被李元熏直接忽略了。完美无瑕的俊脸上还是一贯的清冷,没有丝毫温度。偏偏就是这张脸,让无知少女们趋之若鹜。

  李元熏本来以为郑泓睿最不想看到的应该是自己,现在看到自己和老爷子在一起,该绕道而走,没想到他却径直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李元熏一愣,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一步,想拉着施老爷子就走。

  郑泓睿眼睛一沉,一丝不悦染上心头。他在躲着自己?本来自己是想从她身边经过而已,没想到她居然害怕自己,还像瘟疫一样嫌弃自己?嫌弃?郑泓睿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到这个词,这个令人讨厌的词语,一想到这个词他不乐意了。想他郑大少爷,要风有风,要雨有雨,要女人,那更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哪里会受到这种待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