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泓睿他们前脚一走,李元熏没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连忙跟在后面走了。李元熏一边走,还在一边回忆今天郑泓睿笑了几次,好像是三次吧?一次嘲笑一次讥笑一次大笑。管他呢,总归笑了,逼出了另一个表情,好,跟高枫下次见面又有谈资了,很好很优秀。

  几个女子则用杀人一样的眼神看着李元熏的离开。

  随后,陈心柔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馨雪,你说得真是没错,这个人还真是贱。到处勾引郑泓睿。你跟我说了,我开始还不信,堵在这儿,果然看到了她。现在她的确变了好多——更加不好对付了——郑泓睿好像对她有点感兴趣了怎么办?这个不要脸的,居然还勾引苏青,真是过分——”

  对方好像说了些什么话,给陈心柔下了一剂定心剂,陈心柔勾了勾嘴唇笑了。

  而另一边,李元熏反思了一下刚刚的行为,总结出来一个道理:男人都犯贱。不能宠,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不过这趋势不太对啊,本来不是要躲着郑泓睿的么?怎么反而绕不开他了?不行不行,这个人着实太危险了,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多远离这个人才行。

  李元熏一边走,一边思考。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条无人的偏僻街道。虽然天气有点转阴,但丝毫不影响李元熏的思考。

  李元熏正想着,轰隆隆的雷声传来。紧接着,“哗啦啦”地就下起了滂沱大雨,像铜钱大的雨点儿狠狠地打在了地上,发出“啪啪”的响声。李元熏想,不会这么倒霉吧,自己没带伞啊!宋叔还要一会才能到啊!

  李元熏拼命跑啊,雨模糊了自己的双眼,李元熏凭着感觉跑回时代广场。今日估计要淋成落汤鸡了。

  忽然,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飞驰而过,溅起了地上的水,李元熏躲闪不及,身上溅满了脏水。

  倒霉啊!刚想骂几句,就看见车窗缓缓而下,一件男装黑色时髦大衣从车里准确无误地丢到了李元熏身上。然后没来得及给李元熏说话的机会就扬长而去。李元熏真是无语啊,衣服上还残留着温度,感觉衣服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车里,气压很低。司机很惊讶少爷怎么做起了大善人,还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给丢了出去,要知道,少爷的每件衣服都是量身打造的限量版啊!

  恭敬地问了句:“少爷,您的衣服?”

  “不过是一件衣服罢了。”

  司机立马闭嘴。想了想,随后又发言:“那要不停下让她上车,雨下得这么大?”

  “不用。走吧。谁叫她张牙舞爪,活该。”这人声音低沉,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他自己也奇怪,刚刚明明对她很生气。为什么看到她在雨中奔跑狼狈的样子,会不忍心要留件衣服给她。大概是自己脑子抽了吧。这还是自己最喜欢的一件衣服。

  李元熏看着天降的男士衣服,有些懵逼。不管了,先躲雨再说。李元熏把衣服套在头上,继续朝着时代广场冲过去。

  当李元熏赶到时代广场,还好宋叔已经在那儿等了,连忙一股脑儿爬上了车。

  “小姐,不好意思,没有料到下这么大雨了。”宋叔一脸抱歉。

  “没事没事。”李元熏马上盖在头上已经拿下了湿透的衣服。

  “小姐,这衣服是?”宋叔有点奇怪,小姐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

  “哦。一个好人借给我的。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听到李元熏这么说,宋叔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了。

  施家。

  林玥红看到李元熏被雨淋成落汤鸡的样子,心疼不已,连忙给她递过毛巾。

  “这雨怎么说下就下了。小熏身上都淋湿了,快擦擦,免得感冒!”

  李元熏想了想,吩咐阿姨先把那件男式衣服拿去洗洗干净。感觉这衣服质地还不错。以后有机会再遇到这个人……

  林馨雪却一眼就看到了李元熏手上质地好的意大利手工大衣,脑中转过千百个念头,然后酸溜溜地问:“元熏,这衣服是谁的呀?我们元熏有了男朋友了么?”

  听到林馨雪这么问,林玥红也唰地转身,留意到了这件衣服。

  李元熏故意似笑非笑地说了句:“一个仰慕者而已,不好意思拒绝人家的好意。”

  然后朝着林玥红得意地说,“妈,你看你女儿多抢手,排队都排到门口了。”

  林玥红佯装生气,语气宠溺地说:“还知不知羞,一个女孩子好意思这么表扬自己。”

  李元熏哈哈地笑了,撒娇地拉住了林玥红的手,无比和睦。不知为何,虽然一开始对施家人有成见,但是李元熏有种冲动,很想融入这个家,很想把林玥红当成自己的妈妈,很想跟她撒娇——这是以前在家里没有过的亲昵。

  酷:7匠网f唯一F◎正)版I◇,6"其/O他》都《J是盗"C版;B

  林馨雪却气红了眼睛,仰慕者?好一个仰慕者,自己倒要看看是哪个仰慕者,追不到郑泓睿,李元熏也会将就了不成?

  折腾了一天,李元熏回到房间以后,决定还是要多花点时间好好看看书,毕竟除了需要得到更多信息资源,书还是不能拉下的。

  知识就是力量啊。被人可以从你身边拿走任何东西,唯有知识,是拿不走的。

  这样想着,就拿起手边的书啃了起来。明天,就要回学校了,回到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应该很奢华的高中,明天,该会很精彩吧!

  第二日起来竟然已经十点了,李元熏居然睡过头了。真是要死。昨晚难得得失眠了,所以今天一下子爬不起来。不过,怎么没有人叫醒自己呢?算了,反正自己也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去学校了,问题也不大。

  李元熏换上了恒远高中特质的校服,精美的小短裙,不愧是贵族高中,连校服也设计地别具匠心。林玥红看了终于穿好校服缓缓而下的女儿说道:“小熏终于醒过来啦。你哥已经送馨雪去学校了。”

  李元熏的眉头微微皱起,心中有一股小小的烦躁,果然不像是亲哥,不接送亲妹,反而送别人。还好自己不是他的亲妹妹。想着,也兴趣淡淡得应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